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热点

家暴之后:一个县城女人的伤痛与选择

2020-11-26
00:07
大连晚报
0

  杨宁从二楼窗户跳下后的画面。视频截图

  杨宁从二楼窗户跳下后的画面。视频截图

  25岁的杨宁在等待一场与前夫有关的宣判。

  470天前,她以近乎决绝的方式结束了正在进行中的家庭暴力:在前夫轮番落下的耳光和拳头之中,她选择从二楼的窗户跳下逃生。

  在不过百万人口的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即便顶着熟人关系的社会压力,杨宁也不愿成为家暴中沉默的妻子。于是,她主动撕开婚姻的伤口,将监控拍下的家暴视频公之于众,并坚持离婚,“只要拿到判决书,我心里就会把这件事放下,就当是生了一场病。”

  如今,“那个场景下唯一的逃生选择”,仍给她的身体带来巨大痛苦。但比起难愈的伤痛,得以从家庭暴力的黑洞中逃离,她唯一感到后悔的是——没能更早做出正确的决定。

  一年零三个月以来,杨宁几乎没有睡过整觉。

  那场家暴之后,救护车把她送到医院时,她全身骨折7处。她时常在半夜醒来,被那种混杂着电击、灼烧和针扎的感觉折磨着,有时持续十来分钟,有时长达几小时。她形容这种绵长的痛苦,“不是发生在某个瞬间,是日复一日、每时每刻,夜晚最明显。”

  除了药物,唯一有效的对抗方式是转移注意力。2017年大学毕业后她从郑州回到柘城,靠着自己经营的一家女装店,过着没有太多经济压力的日子。“那件事”之后,她把原本的店铺转了出去,和朋友栗子一起把新店搬到房租更低的一条巷子里。

  房门内的暴力

  前夫王立凯皮肤白净,个头超过1米8。留给朋友们的印象大多是“客客气气”“笑起来蛮阳光”“挺老实,还有点有趣”。但关起房门,在外人看不见的地方,暴力不止一次降临在这段并不算长的婚姻关系里。

  杨宁说,第一次动手发生在孩子四个多月时。晚上喝酒回家的王立凯与她发生激烈争吵。当着公婆的面,杨宁被打头、摔在地上,王立凯毕业于体育相关的专业,家人根本拦不住;第二次动手是2019年7月,她被扇耳光、手臂捶至淤青,这一次王立凯没有喝酒。

  这对夫妻相差一岁,毕业于同一所高中,与杨宁认识超过8年的朋友张希悦,看着王立凯从高中开始追杨宁,“王立凯是她的初恋,唯一的男友。”

  2017年5月3日,两人举办婚礼。同年10月,儿子出生,两人2018年12月登记。婚后的王立凯一直没工作,开销多由杨宁支付。时间久了,杨宁对于丈夫不出去工作的状态感到厌烦,“他老向我要零用钱我不是很喜欢。” 后来,丈夫回家越来越晚,他大把时间花在打麻将、玩纸牌上。

  王立凯对妻子的询问也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但他对于杨宁的外出却多有控制,杨宁去跟朋友吃饭,他会问清楚是跟谁,有没有男性。杨宁去美容院做护理,他会拨视频电话过来,确认环境和人员。

  直到2018年,追债的人拿着欠条找上门,杨宁才知道王立凯欠下了几十万的赌债。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能查询到王立凯与多人存在民间借贷纠纷的民事判决书,涉及金额从2万到10万元不等。

  11月中旬,记者与王立凯母亲庞敏有过两次交谈。她否认儿子赌博、指责杨宁自编瞎话。提到杨宁遭家暴,她说,“被打是有原因的。”她还说,“(儿子)要是有罪,就治罪。”

  对于杨宁来说,这不是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答复。她认为,那些“泼脏水”的话,是王立凯家人在给他找理由。早在杨宁第一次被打后,家人就支持她离婚,但事后王立凯悔过,杨宁觉得孩子小,不想放弃婚姻。

  直到第二次暴力,杨宁才坚定离婚的念头,还考虑把店铺转出去,但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便等来第三次更严重的家暴。

  选择逃生

  事后回想,杨宁觉得2019年8月13日丈夫对她的施暴,早有预兆。

  事发六天前,她与丈夫王立凯在电话里有一次争吵。那天下午,杨宁的婆婆希望从儿媳这里得知儿子去处,当她在一个牌局上找到儿子后,当着打牌的人面骂了王立凯。王立凯觉得妻子“泄露了他的行踪”,当即回拨给杨宁的电话中大发雷霆,并表示“要收拾她”。

  威胁电话打来时,是下午四五点,杨宁接完电话心中不安,便和母亲一起回了娘家。夜里,她先后收到婆婆发给她的两条微信,一条是带着提醒意味的“关门快走”,另一条的大意是“委屈你了,让他好好反省”。

  之后几天,杨宁和王立凯没有任何联系,8月13日,杨宁在家中吃过午饭后到了店里。没过多久,王立凯推门进来。

  杨宁记得,见面后两人在言语上没有发生剧烈冲突,都是一些琐碎的、找不到重点的对话,比如为什么最近没有联系。

  服装店内外各安装一个监控,这个原本为了防盗的摄像头,意外记录下短短20分钟内,王立凯施暴的全过程及杨宁坠楼的一瞬。

  13时19分,王立凯突然抓住站在一旁的杨宁双肩,猛地往地上一推,杨宁朝后重重倒下。一分钟后,王立凯高抬的右手朝仍躺着的妻子一记耳光。接下来的时间,他双手扯着杨宁的长发在瓷砖上拖行,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耳光、拳头。有时,他还两手叉腰站着观察对方的反应……13时24分,王立凯走到门口,把玻璃橱窗两侧的窗帘通通拉上。一把黑色的钥匙在他手上甩动。

  王立凯收走杨宁的手机,导致她无法求助。13时20分,杨宁找到一个机会,快速跑到门口想逃出去,当手刚刚拉开一侧的玻璃门时,王立凯瞬间抓到了她。她用力拽着把手不放,却被丈夫锁住脖子,扭翻到地,撞到了店里一辆粉色的小推车。

  13时33分,一楼监控捕捉到最后的画面:杨宁为了躲开拉扯蹲在沙发前,被王立凯从背后架住抬起。男人一边打开通向二楼的白色小门,一边将妻子拖了上去。五分钟后,穿着黄色短裙的杨宁从二楼窗户跳下,光脚落地。

  杨宁坠落时,栗子正站在服装店的一楼门外朝里张望,栗子的老公随后拨打120。在那之前,栗子听到了旁边传出的哭打声,她特意过来敲门询问里面的情况,并让王立凯打开门。王立凯隔着玻璃告诉她,“我们在吵架,一会儿就开门。”说话时,王立凯挡住了屋内大部分的视线,脸上没有异样的表情。

  杨宁说她真正感到害怕的时刻,始于丈夫对她左眼的重重一拳,“当时左眼看不见了,脑子嗡嗡响,我才开始崩溃。”

  许多人后来问过杨宁,为何一定要选择跳楼。她一遍遍解释,在那个被收走唯一的通讯工具、无法逃出求助的场景下,面对拖上二楼后的未知,跳楼不是为了寻死,而是求生。

  穿过地狱,光明才缓缓降临

  跳楼逃生一年后,杨宁才算真正意义上与这段给自己带来伤害的婚姻解除了法律意义上的关系。

  初夏之前的六月,她的身体恢复到可以坐上轮椅,便在家人陪伴下前往当地法院递交了申请离婚的民事起诉书,她的要求只有一个:孩子的抚养权。

  但7月14日的那次开庭,王立凯不同意离婚,并表示家暴是意外,夫妻感情并未破裂。一个月后,一审法院依法判决准予离婚。王立凯再次上诉。9月18日,商丘市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于那些正处于家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马上离开、还在默默忍受的妻子或女友们,她有更多的同理心。“毕竟他第一次打我的时候,我也是选择了原谅。我们只能用事后的眼光去评判当时的选择是错误的。”

  她能理解那种不知所措的迷茫,“我没有资格去否定,说这种是一种什么愚蠢的想法。跟我第一次遭受家暴一样,毕竟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当时只是抱着一种‘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不会再重复’的想法。”

  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一条仅自己可见的微博中,她这样写道:接近死亡反而更无惧死亡,既然活下来了,就该让伤害我的人得到起码公平的惩罚。

  七月份的夏日,她收到一束朋友送来的鲜花,白色、粉色和浅紫色玫瑰搭配着康乃馨、小雏菊、洋桔梗和尤加利叶。淡粉色的包装纸围绕着星星纱网,一片温柔。卡片上只有短短的两句话:穿行过地狱之后,光明才缓缓降临。

  (文中人物为化名)

  文图 据《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