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文化

考古揭秘 上海千年古港的前世今生

2020-10-17
00:25
大连日报
0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7

    / 文·图 特约考古专家刘俊勇 /

    由大连市公共文化服务中心和上海博物馆主办、大连博物馆承办的《千年古港——上海青龙镇遗址考古展》自开幕以来,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观众络绎不绝。上海是一个以港兴市的国际大都市,上海港口贸易始于何时?港口的前身在哪里?位于今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即唐宋时期青龙镇的考古发掘,为我们揭开了这层神秘的面纱。

    以聚落考古方法

    指导发掘

    唐宋时期的青龙镇,因其北临吴淞江,东濒大海,地处江海要冲,逐渐发展成为上海地区最早的贸易港口,甚至日本、新罗、安南等地的海船每年都要到此进行贸易。南宋时期,还在青龙镇专设机构管理对外贸易。贸易发展促进了青龙镇的繁荣。北宋诗人梅尧臣曾记载青龙镇有“三亭、七塔、十三寺、三十二桥、三十六坊”,是“东南巨镇”。

    2010年-2016年,上海博物馆考古部对青龙镇遗址进行了长期的考古调查和发掘,他们以聚落考古方法为指导,划分为150个大区进行管理,实施考古勘探和部分区域的考古发掘,发掘出唐宋时期的房址、手工业作坊、砖砌炉灶、水井、塔基、墓葬等遗迹和大量的唐宋瓷器等。出土的瓷器堆积非常密集,大多没有使用痕迹,应是货物运输途中丢弃的破损瓷器。

    采用聚落考古的方法,可以全面地揭露出青龙镇的各种遗迹,能够复原一个完整的青龙镇古港,再现当年古港青龙镇的繁华景象。目前,青龙镇的考古只是揭开了古港历史的一角,未来还有许多未解之谜有待新的发现。

    出土唐宋瓷器

    见证海上丝绸之路

    青龙镇遗址出土了大量的唐宋时期瓷器,早期以唐长沙窑、越窑、德清窑瓷器为主,到两宋时期则以福建、浙江、江西的瓷器为大宗。福建瓷器以闽江流域义窑、东张窑、磁灶窑、同安窑、建窑、浦口窑、遇林亭窑、怀安窑等窑口为主;浙江瓷器有龙泉窑、瓯窑等;江西瓷器有景德镇窑、吉州窑等。上述出土瓷器既可与文献相印证,又与韩国马岛沉船、日本福冈博多遗址出水、出土的瓷器组合相似,从而证明青龙镇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贸易港口的重要地位。

    展出的唐长沙窑青釉褐彩雄狮纹执壶,一面流下模印贴片蹲踞的雄狮,双系下模印贴片椰枣装饰。长沙窑又称铜官窑,模印贴片装饰是外销的高级产品。这件执壶具有明显的西域特点,应为来样定烧产品,艺术风格独特,有别于内销产品,是长沙窑的精品,主要销往东南亚、阿拉伯及东非地区。青釉褐绿彩莲瓣纹碗内施褐彩和绿彩,为花卉图案。这种图案具有鲜明的域外色彩,在印度尼西亚海域打捞的“黑石号”沉船中出水的长沙窑瓷器中,有部分类似装饰的碗。褐釉腰鼓,长58厘米,束腰,以拉坯成型,分两段制作对接而成,釉面肥厚、光洁。这种瓷腰鼓见于敦煌壁画。演奏时,一种是击鼓人在乐队前面,腰鼓放在腿上双手击鼓,作为乐队指挥;另一种是乐伎将腰鼓挂于胸前,边舞边击。

    展出的唐邢窑白釉碗,釉面温润如玉,陆羽《茶经》谓之“邢瓷类雪”。同样属于北方窑的巩义窑的白瓷碗在青龙镇也有出土,但数量极少。

    展出的青龙镇遗址出土的北宋时期建窑黑釉盏深受各阶层人们喜爱,尤以兔毫斑、鹧鸪斑、曜变最为名贵。以往考古发现的建窑盏数量很少,而青龙镇出土了20余件,很是难得。宋朝“斗茶”之风盛行,以茶汤乳花纯白鲜明、着盏无水痕或咬盏持久、水痕晚现为胜,全凭视觉感官来定,故而茶盏就要以易于观察茶色、水痕为宜。黑釉盏是最适合的“斗茶之器”。

    青龙镇遗址出土有数量较多的龙泉窑瓷器,青釉刻划花碟、青釉莲双层莲瓣纹盂,均为宋龙泉窑瓷器精品。出土的景德镇窑瓷器,多为其创烧的青白瓷,高圈足青白釉盏、六瓣花口碗、炉等,件件皆精。黑釉鹧鸪斑盏更是极为珍贵的吉州产品。

    上述瓷器多为南方窑口烧制,少数为邢窑、巩义窑等北方窑口烧制。既有用于海外贸易的商品,也有销往国内的商品,再现了青龙镇港口当年舳舻相接、帆樯如林的盛景。

    古井、古塔揭示社会生活一角

    青龙镇遗址发现了许多唐宋时期的水井,以21号唐朝水井保存最好。其井壁由小青砖错缝而砌,对接之处用榫卯套合,部分砖上有模印手纹,井内出有3面鹦鹉衔枝绶带纹铜镜和鉄釜、铁提梁鼎、银簪、青釉罐、木雕饰件等。结合20世纪80年代当地水井中所出唐长沙窑执壶等,不禁使人们好奇当年这些精美的器物是出于什么原因被遗弃到井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件?这结至今仍是不解之谜。

    2015年,青龙镇考古发现的建于北宋天圣年间(1023年-1032年)的隆平寺塔地宫出土了铅贴金阿育王塔、铜阿育王塔、木贴金卧佛像、线雕佛像铜镜、装有舍利的铜瓶,以及万余枚铜钱等。五重套函中最里一重银棺盖顶錾刻“秀州嘉兴县五福乡今寄华亭县青龙西浦居住弟子徐函贵妻唐八娘为在堂母亲十四娘子舍”铭文。展览中,两块出土于隆平寺塔基的青砖也引来观众驻足,其中一块侧面模印“陆仁安并妻孟十娘舍八万四千片”,另一块一面朱书“郁四娘舍一片永充塔下用”。在隆平寺塔基出土的捐砖中,数量较大者均模印阴文或阳文,数量较少者则直接书写。在营建隆平寺塔过程中,百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据专家考证,这座隆平寺塔直径远超现存的青龙塔。更重要的是作为青龙镇的“北寺”——隆平寺,与现存的“南寺”可以复原青龙镇南北两个关键性地标。隆平寺塔除了佛教因素之外,还兼具为过往商船导航的功能。

    历史离不开考古学,考古遗迹和历史文物是历史的见证。青龙镇遗址的发掘,从考古实证上确认了青龙镇是唐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贸易港口,为现代化上海的崛起找到了一个重要的历史起点。

    青龙镇遗址考古使用了高科技手段提取文物,为后期的文物保护提供了条件。就瓷器修复来说,做到了精益求精,严格区分出原物和修复部分界限。这些都是文物保护的范例。诚然,作为遗址出土文物不可能像墓葬、沉船出土、出水文物那样完整,但遗址考古能够起到全面揭示当时社会方方面面的作用,是墓葬、沉船等所不能企及的。可以说,《千年古港——上海青龙镇遗址考古展》为市民们带来了一场文化盛宴。

    1.唐长沙窑褐釉腰鼓。

    2.唐长沙窑青釉褐绿彩莲花纹碗。

    3.宋龙泉窑青釉刻划花碟。

    4.宋吉州窑鹧鸪斑纹盏。

    5.唐鹦鹉衔枝绶带纹铜镜。

    6.宋铅贴金阿育王塔。

    7.唐长沙窑青釉褐彩雄狮纹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