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文化

大连作曲家郑冰用音乐形象震撼上海

2020-09-14
04:26
大连晚报
0

  《嫦娥之月亮传说》剧照。受访者提供

  《嫦娥之月亮传说》剧照。受访者提供

  郑冰(左)与出品人亲切交谈。摄影

  郑冰(左)与出品人亲切交谈。摄影 张明春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张明春

  本报讯 9月11日、12日,上海歌剧院舞剧团原创舞剧《嫦娥之月亮传说》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精彩亮相,青年舞者们以优美的舞姿、超高的完成度为数千名观众演绎了那段传说。对于演出市场高度活跃的沪上来说,这也是复工复产之后的文化盛事。而对于舞剧来说,一剧之本不仅仅是文字脚本,更是首先为舞者树立起艺术形象的音乐;这部剧的音乐并不出自沪上音乐家之手,操刀者是来自大连的作曲家郑冰。

  当然这也并不是郑冰第一次为上海歌剧院担纲作曲,10年前,该院推出的舞剧《周璇》的音乐就是郑冰的作品——那部海派舞剧的曲作者,居然也不是上海作曲家。或许打破地域局限性,吸纳各地最优秀的人力,才是成就艺术佳作的正确思路。

  此次首演,记者有幸受剧组邀约,随同郑冰一同躬逢其盛,见证了一部艺术佳作的破壳而出。

  A

  如此演绎

  奔月传说

  “嫦娥奔月”的传说流传久远,版本多样。上海歌剧院舞剧团这次的《嫦娥之月亮传说》,经过反复推敲和考证,以“情急无奈版”作为蓝本,对故事有了现代解读,同时加重反面人物逄蒙以及他的“心魔”,来增加舞剧的戏剧冲突。

  嫦娥与后羿相亲相爱,幸福生活。天上突然出现了十个太阳,万民难耐其苦。后羿艰苦奋战,射下九日,民得其生。西王母为表彰后羿,赐以不死灵药。后羿副手逄蒙嫉妒后羿,贪恋嫦娥美色,杀羿不成,又受心魔的驱使,窃取灵药;嫦娥为保护灵药,千钧一发之际误吞下肚,霎时飞上月宫。月宫高寒,嫦娥时刻思念后羿和人间的温情,便化作皎洁的月光照耀人间,护佑有情人终成眷属。

  记者观剧时发现,于勇武的后羿和圣洁的嫦娥之外,暗黑的逄蒙及他的“心魔”对剧情确有强大推动力,而由一身黑衣女子扮演的“心魔”,舞姿尤为妖冶抓人,比之《天鹅湖》中的黑天鹅有过之而无不及。

  B

  梦幻团队

  打造艺术佳作

  舞剧是综合艺术,此次《嫦娥之月亮传说》的创作团队可谓梦幻。编导马涛,上海歌剧院舞剧团编导,国家一级导演,作品多,获奖多,还曾两度受邀担任辽宁卫视春晚舞蹈总监。联合编导金美花,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团编导,国家二级编剧。编剧曹路生,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作品横跨话剧、歌剧、昆曲、越剧、音乐剧、杂技剧等各个门类。作曲郑冰,作曲家,指挥家,作品多样,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创作团队成员,南京世界青奥会开幕式音乐总监。视觉总监及舞美灯光设计高广健,国家大剧院舞美总监,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灯光设计唐铭,国家大剧院舞美制作中心灯光设计。

  还在这部舞剧的音乐录制阶段,合唱团的声乐演员感慨于音乐的上口动听,问郑冰:“郑老师,您是哪个院团的,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吗?”郑冰谦逊地回答:“我是大连的。”其中知情者圆场说:“郑老师属于中国。”

  几天的采访中,令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各部门的紧密配合。该剧的出品人范建萍,是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的领导,而该艺术中心由上海大剧院、上海音乐厅、上海文化广场剧院三家剧场,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歌剧院、上海民族乐团等三家文艺院团共同组成,这样一位集团的管理者,在《嫦娥之月亮传说》首演前的一段时间里,每天亲临现场,事必躬亲,见出对这部原创作品的高度重视。

  C

  经典传说的

  完美呈现

  受疫情影响,原计划于今年3月首演的《嫦娥之月亮传说》,于9月始与人们见面。上海文化广场主剧场气势不凡,是高标准的剧场,满场1949座,防疫需要,隔座观赏。9月11日晚的观众,多半是各门类专家、艺术工作者,见多识广,眼光挑剔;嫦娥的故事人人会讲,大家都在期待这个团队如何呈现。

  高科技舞台技术辅以声光化电,美轮美奂。全剧调度之巧妙,用光之淡雅,色调之沉着内敛,彰显了创作团队审美上的高品位。男演员之伟岸,女演员之高挑,完成度之高,样样透露着大团风范。

  音乐是紧密编排的,但观众依然于后羿射日那一刹那,不禁爆发出掌声。人员众多,谢幕环节新颖而繁琐,但观众掌声久久相伴。郑冰手举手机,环拍众位演员,对他们的付出表示感谢。

  散场后,送行相关领导的主创面露胜利的喜悦。出品人范建萍说:“工程量蛮大的,年轻人干劲蛮高的。”

  D

  音乐本身

  已具鲜明形象

  一部90分钟的舞剧,无一秒不在音乐中。音乐本身就是个大工程。

  观众在欣赏舞蹈的同时,也深深陶醉在优美的音乐之中。手段多样,风格统一又多变,优美处缠绵,恢弘处磅礴,突变处振聋发聩。

  演出后,记者问编导马涛,对音乐作何评价。这位舞蹈家说:“创作之初,我们对郑冰老师提了许多不近人情的要求,音乐要既远古,又现代;既东方,又世界;既唯美,又仙气十足。郑冰老师都达到了。”

  郑冰告诉记者,由于颈椎痛,他创作时需要每隔一小时就起身运动一会儿,但乐思却须臾不能离开自己的情绪。舞蹈音乐需要配合具体的动作,此处加个几小节,彼处删个几秒钟是常有的事,疫情期间,音乐小样就在上海、大连、北京三地云传输。马涛说,有一段音乐却是一字未改的,那就是嫦娥在月宫思念人间那场。郑冰笑说:“那是因为我在交稿之前已经自我否定了十稿。”

  如今,该剧正陆续接到全国各场院的邀约,如郑冰在谢幕时对演员们所说:“准备接受全国观众的掌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