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曹家地村的大樱桃熟了——旅顺口区曹家地村第一书记曹艳鹏的樱桃情缘

2020-08-21 14:30

人物简介:曹艳鹏,女,1984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法学硕士,大连市旅顺口区人民法院科员。2018年委派至旅顺口区曹家地村任第一书记,2020年,获评大连市2019年度“十佳驻村第一书记”。

曹家地村的大樱桃熟了。曹家地村的“大樱桃书记”曹艳鹏更忙了。现在,她的口头禅是:“我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早点天亮,早点干活。”

曹艳鹏是旅顺口区曹家地村的“第一书记”,驻村已经两年了。说起她的“大樱桃”情结和故事,那可真是“情有独钟”啊。她有个心愿,就是可以在农民们辛苦种植的大樱桃上刻上曹家地自己的名字。“曹家地”不仅是村的地域品牌,也是凝聚村民信念,重燃希望的旗帜。

“曹家地”品牌让果农们辛苦种植的樱桃刻上了名字,再苦再累也值了

故事:我是旅顺口区长城街道曹家地村第一书记曹艳鹏,我所在的曹家地村是远近闻名的樱桃村。说起曹家地村与大樱桃的渊源,村里的老人说,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末。这里的大樱桃是全国最著名的樱桃育种专家、咱旅顺口人王逢寿教授亲手研发培育的稀有品种呢。当年,就是王逢寿教授在这块家乡的土地上,精心培育出了全国第一个大樱桃品种,享誉国内外。几十年来,曹家地村凭借特有的“千层板”土质配合深井地下水,优选优育,产出的大樱桃色泽艳丽、红如玛瑙、黄如凝脂、营养丰富,已有美早、佳红、萨米托、大将军、红灯等几十个樱桃品种。现在,这里的大樱桃种植面积占全村耕地90%以上,是远近闻名的樱桃村。美早、红灯大樱桃曾获大连市金奖,佳红大樱桃曾获大连市银奖。

有句话说,“全国最好的樱桃在大连,大连最好的樱桃在旅顺,旅顺最好的樱桃在曹家地”,可见樱桃市场对它的认可。在这里,我遇到了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樱桃。当时,我很奇怪,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曹家地”呢?

不久后我知道了答案。有一天我到农户果园走访,看到一个脸生的大姐正在让果农们把刚下的大樱桃码入一套套精致的包装中,我随手拿起包装盒,确实漂亮,让人眼前一亮,可这产地和果园怎么印的都不是我们曹家地?甚至都不是大连!原来大姐是专门做网店的,曹家地的樱桃好,拿的住回头客儿,所以年年都来果园批樱桃直接装箱发走,28元一斤进,网上55一斤卖,生意好的不得了。

我笑着问农户:“大叔,现在这有网店老板现场教学,你也学学怎么注册商标、怎么做高端果品、怎么做销售,多赚一些啊。”

农户大叔说:“我念书少,啥商标啥网店的也不会,我只管种樱桃,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多省事啊。”

我说:“大叔,那么多人年年都在找你家的樱桃吃,但没有人知道你的果园,你辛辛苦苦种出的好樱桃不是在给别人做嫁衣吗?”

农户朴实的说:“那咋办,樱桃上也不刻字儿,谁也不知道是我种的,谁让我不会呢,踏踏实实种地吧。”

这句话扎进了我的心。曹家地村是旅顺最早种植大樱桃村庄之一,农户几十年来的种植经验打造了优质的果品,在水果贩子中口碑很高,水果贩子要买“盖帽”的樱桃都会来曹家地,可消费者对“曹家地”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他们口耳相传的某某品牌、某某网红店的大樱桃都在来自这个默默付出、却置若罔闻的小乡村。

从那以后,我一直在想,难道樱桃上真的不能刻字吗?我偏不信这个邪,我一定要闯一闯。

说干就干。经过一番筹划,2019年初,我和村两委一起开始张罗建立“曹家地”农产品牌,设计品牌形象并在国家版权局顺利登记。

为了让“曹家地”走出去,我们开始了艰难的品牌建设之路。

曹家地村集体负债几千万,村集体又没有经营性收入,村两委数年欠薪,是个典型的“空壳村”。论经济困难,旅顺口区比我们难的村还真不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做什么事情都很难。这样的条件怎样经营品牌?

“贫穷激发了我们的想象力”,我们开始了“低成本营销”, 我们要能自己学会的绝不花钱。设计花钱,我们自己做;布展花钱,我们自己搭;没有市场资源,我们一家家跑。

2019年,我们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跑完了几十场活动和展会。东北财经大学、大连外国语大学、青泥洼、星海会展中心、奥林匹克广场、三寰牧场、顶佳批发市场、第五郡年货大集、第一书记的店、大连商场、大商新玛特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

我们始终相信,“越努力、越幸运”;“干活干活,干才能活;干活干活,越干越活”。渐渐地,电台、电视台、报纸、直播、抖音、展会上有了曹家地大樱桃的名字。今年,大连市购物节开幕时,曹家地大樱桃代表大连特色农产品首次出现在新闻大连直播间,可口可乐扶助农村项目落地曹家地并在曹家地樱桃园开直播……

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曹家地村终于渐渐走出了“名不见经传”的发展窘境,在大樱桃上刻下了我们自己的名字。目前,可以说是电台有声、电视有影、报上有名。虽然我们的路还很长,我们的困难还有很多,但至少我们走出了第一步-----摆脱“为人做嫁衣”的底层生产链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农产品品牌,我为此感到很振奋,再苦再累也值了。

●采访手记:“看不惯”别人低价收果,稍稍通过营销就卖出高价;“受不了”没有品牌意识,只能为他人做嫁衣的憋屈。曹艳鹏依靠决心和韧劲,让果农们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大樱桃上刻下的“曹家地”三个字。“扎心”变决心,努力得回报,曹家地大樱桃终于获得了新生。

“只有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只有村民们的自有品牌出了名,咱曹家地村的品牌才更有名。”

曹家地大樱桃出名以后,村里家家户户生意越来越火,门槛都快踏破了。我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作为村里的第一书记,有什么能比让乡亲们致富更高兴的事情呢?

活路多了,人的心思也活了。各种各样的展会、直播、电商纷纷向曹家地村抛出橄榄枝,曹家地有些新农人也到村里毛遂自荐,想通过村里对接更多的机会。

品牌竞争也在曹家地村内部悄悄地打起了“竞争战”。村委会有工作人员反映,现在,曹家地大樱桃品牌越来越值钱,大家的品牌意识也越来越强烈,村民、合作社的品牌与“曹家地”品牌形成了互相竞争的局面。

有的认为,这是在分流客户,会给集体经济带来损失,必须制止。

还有的认为,要用些损招治治这些农户,他们想对接宣传和销售资源的话,必须以曹家地品牌的名义出现。要不我们村委会就当起二道贩子,赚取中间差价,补充集体经济。

更有脑瓜活络的工作人员,主张借着现在曹家地品牌的小有名气,发一笔小财,把村委会独有设计的包装箱印几万个卖给村民,每个赚5毛钱,有收入可以村里办公用,实现集体经济。

我觉得,尽管存在品牌竞争的问题,但绝不能以此为借口伤害村民利益,不能阻碍了大家致富奔小康的心气,更不能在我们内部搞“竞争消耗战”,伤了感情,丢了品牌。要保住这个品牌,就要把道理给大家讲清楚。于是,我主持召开了村委会,专题研究了大樱桃品牌问题。在这次会议上,我讲了三句话:

第一、我们村委会所打造的是“曹家地”地域品牌,是全村每个大樱桃农户们的老家,也是自有品牌背后的故事和产地信誉的保障。曹家地品牌有了今天的名气,根本目的仍然是为了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设立品牌不是为了与村民争利分流客户,而是要提供助力。我们不但要支持他们分家单干,更希望乡亲们都能够打出自有品牌的名气和优势。只有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只有村民们的自有品牌出了名,咱曹家地村的品牌才更有名。因此,曹家地地域品牌和农户们自有品牌间应该是相互依存,相互成就,决不能看成竞争关系,我们仍然是一家人。

第二、品牌建设的关键是品质,村委会不能因为有了自有品牌就放任自流。我们毕竟是一个根上的大樱桃树,再开枝散叶也是一家人,所以村委会仍然要监管好各家各户的大樱桃品牌质量,绝不能以次充好,自毁信誉,坏了咱曹家地大樱桃的好名声。曹家地大樱桃品牌是我们大家的,是全村村民共同奋斗赢得的,这个品牌流淌着我们的汗水和心血,是我们全村村民今后发展的生命线,我们绝不能把刚刚竖起来的品牌再给糟蹋了。

第三、村委会是为村民们做事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带领乡亲们致富奔小康,是我们的初心和使命。我们绝不能丧失党性原则和做人的良心,利用手中的权力,从乡亲们身上赚取好处。我是法官出身,今后,谁说这样的话,就要负法律责任,因为这是在对人民犯罪。

自此以后,所谓“品牌竞争”的说法像一阵风似的刮走了,全村呈现出大樱桃品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热火景象。我们村委会积极对接走访村内新农人,挖掘推介好的产品,村内的城利大将军、志友真果樱桃酒等特色品牌在村委会的助推下,不断走入大家的视线。而大樱桃种植户们也“吃水不忘打井人”,在对外宣传、参加展会、推介产品时,都主动统一插上了“曹家地”地域品牌的大旗,地域品牌和农户自有品牌间实现了良性互动。

●采访手记:“只有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只有村民们的自有品牌出了名,咱曹家地村的品牌才更有名。”这句话说的多好!作为曹家地村第一书记的曹艳鹏,在处理重大问题时,始终保持政治上的高站位、情怀上的真感情,诠释了大樱桃品牌的真正价值,把初心和使命化作了一面鲜红的党旗。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的工作是要带给农户新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新的工作方式”

故事:曹家地大樱桃产业热火朝天的兴起之后,我的关注点开始放在了智慧农业上。主要是挖掘农村新动能,乡村引导农户当电商、做网红。因为我觉得,现在农村产品的销售渠道仍然是比较传统的“面对面”销售方式,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发展空间。特别是今年初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逼迫大家改变了许多生活方式,“网购”已经成为销售的主渠道,更坚定了我的决心。

为了让农户们有自己的品牌和网络营销技能,我开始组织曹家地村村民参加电商培训,引导大家在抖音上开账号卖樱桃,鼓励大家当“网红”直播带货农产品。尤其在抖音上打造的网红商品“曹家地爆汁大樱桃”,很受年轻人的喜欢,产品供不应求。我们趁热打铁,一边继续宣传“爆汁大樱桃”品牌,把市场做大做强,吸引更多的商家与我们合作,实现产供销一条龙;一边让品牌走进驻地高校,进一步为加快现代农业、精品农业、特色农业开辟研发新路。村里与东北财经大学管科学院签定了电商共联共建协议,成为电商大学生的实习和新品种研发基地;为了提高农产质量,我们还根据果品专家的建议,在全市农村率先引入富硒技术,建立了富硒试验田。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一直认为帮助农户赚取到多少利润不是我们最终的工作目的,我们的工作是要带给农户新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新的工作方式。

比如很早以前农户需要推小车到市场卖樱桃,而近十年是樱桃贩子入村包棚按吨结算,这是工作方法和交易模式的变化,它的优势是现金结算、无物流成本和售后风险,当然也存在中间商赚差价的问题。

现在要发展电商、发展农产品直送的模式,我们的关注点不应该简单的从贩子价格和电商价格对比间判断农民增收,贩子批价和电商售价中不是真空,里面有物流成本、资金占用成本(电商账期)、人力成本、售后成本、客服成本、推介成本以及最重要的果品货架期风险等,我们要想实现电商、农民与消费者间的对接,不是加上包装加上品牌卖的贵了农民增收的逻辑,而是要解决农户与电商之间的交易模式、风险承担等一系列问题,解决了这些问题,才有可能真正实现农产品电商经济,让网红带来经济价值。

如今,咱们村里的大樱桃种植户家家都有了电商平台,营销模式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村民们的致富奔小康劲头更足了。特别是一批年轻的新农人群体正在成为电商的主力军,曹家地大樱桃已经走上了大发展的快车道。可以预期,不久的将来,曹家地大樱桃一定会名满天下。

●采访手记:于变局中开新局,在发展中拓新路。这是曹家地村第一书记曹艳鹏的大视野、大情怀。面对新的市场形态、营销模式、竞争环境,不仅要把准脉、领对路,更肩负着培育新农人、挖掘新动能的使命。“头雁”任重,前方路远,但秉持初心、锐意进取,未来一定可期!

城市活动More

  • NEW
  • 一些市民和游客以“家庭团”形式来到近郊和乡村,与大自然进行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