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

瓜园里的 大脖子老爹

2020-07-25 05:24 大连晚报

  图为资料片。

  图为资料片。

  文 陈星

  小时候的三伏天,最惬意的莫过于在瓜园里看瓜消夏的美好时光了。

  俗话说,瓜田李下,也就是说,但凡种瓜,就免不了被一些想入非非的人惦记着。每当孩子放了暑假,就被理所当然安排去瓜园看瓜,十多岁的孩子就成了最好的看瓜人。我们快活地在瓜地里捉蛐蛐、逮蚂蚱,趴在清爽简陋的吊脚楼一样的瓜棚里写作业,抢着看小人书,甭提多快活了。

  想吃香瓜了,满园里又敲又闻,仔细挑个大熟透了的,放在刚打上来的井水里拔一拔,等到凉透了再吃,咔嚓咬一口,味道又甜又脆,爽!

  忘不了,相邻的瓜园里,有一个大脖子老爹,他与众不同的粗脖子,听说是小时候得甲亢落下的后遗症。他为人憨厚实诚,一年四季几乎都住在园子里。说起来,他可是十里八乡种瓜的高手,尤其是“白糖罐”和“六月香”这瓜中贵族,就他敢种。这两种瓜,就像女孩中的“白富美”,不好侍弄。说白了就是,看着瓜秧长得很茂密,操心费力一样不少,可就是不丰产。一年、两年,后来,瓜农干脆就不种它了。而大脖子老爹却偏偏擅长给瓜秧打顶,所以,他家的“白糖罐”总是名声在外。“六月香”的外皮呈黄绿相间的条纹状,瓜瓤是橘红色的。每当脆生生地拍开一个,那蜜糖般的浓烈甜味就丝丝缕缕地弥散开来,满溢一种摄人心魄的甜。之所以叫“六月香”,就是说在瓜果集中的六月,它足以独霸街市,是无可匹敌的主角。“白糖罐”呢,吃一口,具有一种细细的砂质的回甘,简直赛过白糖。所以,那些精明透顶的小贩,每回来收瓜,都是乐滋滋地直奔老爹的瓜田而来。他的瓜好卖,价钱还高,卖起来过瘾。这也许正应了那句话,品质就是硬道理啊!

  香瓜熟透了,瓜园上空自然而然氤氲一股挡也挡不住的甜香。为了防备贪嘴的鸟雀来偷吃,老爹扎几个披红挂绿的稻草人,矗立在瓜田中央。成群结队的鸟雀不辨真假,只能在半空中盘旋鸣叫。

  每当他煎了蚂蚱下酒,总给我们一人一只解解馋。有时,一茬瓜收走了,老爹心里高兴,就把无所事事的小鬼们喊过去,“来,咱们吃‘白糖罐’了!”一听这话,大家乐颠颠地蜂拥而至。老爹把几个卖相不好的大瓜一拳捶开,分给大家吃。而他自己,只在那里吧嗒吧嗒地抽他的旱烟袋。

  除了把瓜园侍弄的青葱碧绿,闲不住的他还在田间地头种了一簇簇指甲草花。到了开花季,红的、粉的,五颜六色,如云似霞,吸引的蝴蝶蜜蜂嗡嗡嘤嘤纷至沓来。老爹在瓜田一侧栽了几棵葫芦,你看吧,那虬曲的藤蔓下,盘旋环绕着一大棚蓊郁的葫芦架,每当轻风拂过,大大小小的葫芦就那么东倒西歪地荡秋千。嗬,还挺有田园诗意的呢。

  乡邻们下地干活,口渴了,就到瓜棚里讨杯凉茶喝,陪老爹说会儿话。每一回,热情好客的老爹都给来客挑个好瓜,乐呵呵地招待他们……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很多年过去了。今天,每当在小区里看到赶着驴车叫卖的瓜农,都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已经作古的大脖子老爹,想起幸福快乐的瓜园盛夏。

城市活动More

  • NEW
  • 一些市民和游客以“家庭团”形式来到近郊和乡村,与大自然进行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