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文化

你了解这个来自遥远太空的 “天地信使”吗

2020-07-24 01:43 大连日报

孙斌和他带来的陨石科普盛宴。

孙斌和他带来的陨石科普盛宴。

展览收获了不少喜欢仰望星空的观众。

展览收获了不少喜欢仰望星空的观众。

橄榄石铁陨石

橄榄石铁陨石

定向石陨石

定向石陨石

巴西铁陨石

巴西铁陨石

    / 文·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彭杭 图·孙斌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彭杭 /

    陨石来自遥远而古老的太空,记录着50亿年来太阳系演变的过程。古往今来,陨石被认为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有“天外来客”之称,它们带给人类大量有价值的信息,称得上是人类了解宇宙奥秘的“天地信使”。

    在历史的发展进程中,人类对这个“天地信使”始终保有浓厚的兴趣,陨石也被附加了宗教、科技、人文等多方面的神秘色彩。近些年来,我国很多影视作品也常常以陨石作为题材,引发大众好奇,陨石收藏热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也越来越受到关注。也因此,由大连自然博物馆与大连陨石收藏家孙斌合作推出、于今年国际博物馆日开展的“天地信使——陨石的故事”展览收获了一大批喜欢仰望星空的观众。

    你了解陨石吗?知道何为“猎陨”吗?陨石打假又是怎么回事?就陨石文化的这些相关话题,记者近日采访了陨石收藏家孙斌,他的亲身经历和细致解读定能为读者指点迷津。

    一次陨石科普盛宴

    孙斌刚刚30岁出头,收藏陨石却已有8年多的时间,作为陨石鉴别师的经历也有6年多。2019年3月,孙斌去上海参加一个陨石科普讲座。在讲座中,他见到了心中的航天偶像——中国探月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被誉为“嫦娥之父”的欧阳自远院士。看到80多岁的老一辈科学家还在为陨石科普做宣传,孙斌心中很是感动,觉得自己也应该向老院士学习,为家乡大连的陨石科普做点什么。回到大连后,他找到大连自然博物馆商谈合作,终于在2020年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那天推出了“天地信使——陨石的故事”展。

    孙斌介绍说,陨石大多数来自木星和火星之间的小行星带。大多数陨石根据内部的铁镍元素的多少可分为石陨石(铁镍含量小于等于30%)、铁陨石(铁镍含量大于等于95%)和石铁陨石(铁镍含量30%~65%)。本次展览展出的陨石藏品涵盖了这三大种类,是从孙斌藏品中遴选出来的来自世界各地的63件精品,展览可谓是一次让观众大开眼界的陨石科普盛宴。

    谈及藏品的故事,孙斌特别介绍了一块来自巴西的铁陨石。2016年时,孙斌看到这块陨石时就一见钟情,陨石上面布满的经典气印造型让他非常喜欢,但那时候资金很紧张,价格谈不妥。过了一段时间,当有了资金的时候,陨石却被别的买家买走了,这让孙斌深感遗憾。转眼来到2018年,这块巴西铁陨石突然在孙斌的朋友圈中出现并出售,价格较两年前翻了数倍。孙斌不希望再次和它错过,最终花高价把这块惦念许久的精品铁陨石收入囊中。孙斌说:“我们陨石圈内人经常说陨石收藏讲究缘分,通过这块铁陨石,我见证了并相信了。”

    10次“猎陨”9次空

    2013年对国内陨石圈是很重要的一年。那年2月15日,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市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陨石坠落事件,造成数千人受伤,数万块陨石碎片坠落到地面。从这一年开始,国内的陨石玩家陆续增多,从一开始不足百人到现在已经有数万人。而在国内,真正能称得上陨石收藏家的寥寥无几。

    提到“猎陨”,孙斌介绍说,一般是指在野外寻找陨石时可根据质地、融壳、比重、磁性、气印来进行综合判断。当发现一块陨石的时候要经过GPS定位、拍照和拍视频,再向科研单位捐献一定重量的标本进行研究,最后确认是否为陨石和陨石的具体分类,然后再向国际陨石学会(IMCA)申报国际命名。通常来说,陨石国际命名会以发现陨石的地名来进行命名。

    圈内有个专业名字叫做“陨石猎人”。这个职业很不容易,因为虽然每天全世界各地都会有陨石坠落,但是大多数陨石都会掉进无人区或者海洋当中,能被找到的陨石屈指可数。孙斌说,适合人类生活的区域很难寻找到陨石,大多数坠落的陨石是石陨石,石陨石在普通自然条件下几十年基本就被风化没了,而要寻找陨石必须要深入沙漠戈壁地区,那里气候干燥适合保存陨石,可以保存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这一条就让很多人没法去寻找陨石,因为大多数人没有进入沙漠无人区的经验,有些“陨石猎人”甚至会把生命断送在沙漠无人区。

    孙斌说,他只参与国内的目击陨石的寻找。目击陨石就是能够看到坠落的陨石,例如2018年的西双版纳目击陨石、2019年的吉林松原目击陨石。孙斌参与过2019年吉林松原的“猎陨”,那次经历让他终生难忘。孙斌回忆说,当时全国各地共有上百人参与了搜寻陨石的工作,包括吉林陨石馆的工作人员,分了好几个寻找小组围绕着目击范围调取各区域监控来判断陨石坠落的运行轨迹,以及推算陨石坠落的空爆点。“在寻找陨石的过程中每个人的分析意见都不统一,如果没法判断陨石坠落的轨迹就没法寻找陨石的陨落带和陨石主体,会大大增加寻找陨石的难度。”

    在这次搜寻陨石的过程中,孙斌每天需徒步10到20公里,一共找了7天,毫无收获。最后一天,他大胆决定脱离寻找小组,去他认为的陨落范围内去寻找。松原属于平原地区,在他搜寻的范围内,每隔一两百米便会有个2米宽、2米深的大深沟,他一共翻越了30多个这样的深沟,走了足足20多公里。那一天是他走过最远的路,一望无际的平原荒无人烟,人又饿又累,走到中午的时候很绝望,最后还是根据手机地图一点点找到了有人的村庄。虽然这次寻找陨石毫无收获,但这次经历却深深地刻在了孙斌的脑海当中。他感慨地说:“10次‘猎陨’9次空,陨石确实太难寻找了,陨石玩家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必须重视陨石打假

    从一开始不懂陨石到现在陨石收藏数量达到了数百块,藏品分别来自于几十个国家。因常年接触不同品种的真陨石,孙斌练就了识别陨石真假的本领。孙斌说,99%的陨石他本人可以通过图片和实物进行真假判断,但是具体分类或者稀有的陨石品种必须上仪器检测。

    孙斌常年为普通陨石爱好者鉴定陨石,鉴定人数已有数千人,疑似陨石也有数万块。在鉴定陨石的过程中,孙斌发现了很多问题——有些陨石爱好者能听进去建议并虚心请教,而有些人听不进去鉴定结果;从真假的数量上来看,真陨石的概率微乎其微,大多数人捡到的疑似陨石最终被确认是真陨石的数量很少,不足千分之一,而通过网络购买的疑似陨石也只有百分之一是真陨石,虽然概率能高些,但是很多陨石爱好者并不是花小钱购买的;很多人被贩卖假陨石的商家欺骗,被骗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都有,可买到假陨石维权又很难,当地执法部门不懂陨石辨别,而贩卖假陨石的商家他们又有一整套骗术,还成立了假陨石鉴定公司,只要交数百元,他们就会给你出陨石鉴定证书。

    这些都让很多新的陨石爱好者深陷其中,被骗子组织不断洗脑,什么硅化铁陨石、黄金钻石陨石、天宝石陨石等,他们利用一些可以治病的宣传手段来实施诈骗行为。“可恶之处还远远不止如此,这帮骗子他们竟然还成立起了假陨石科普馆,对中小学生进行假陨石的科普宣传,这对天真的孩子们不公平。看到孩子们一个个抱着假陨石合影拍照,我很难过,本身贩卖假陨石已经构成犯罪,骗子们还突破陨石科普这道底线,不可容忍。”

    孙斌最后说:“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高度重视陨石打假这个问题,也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喜欢上陨石这个神秘天外来客,让真陨石文化在中国生根发芽,而不是那些所谓的假陨石文化。我个人也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我就可以走进学校和社区科普陨石知识了。”

城市活动More

  • NEW
  • 一些市民和游客以“家庭团”形式来到近郊和乡村,与大自然进行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