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文化

《陨城》:从爱一个人到爱一座城

2020-07-24 01:43 大连日报

    / 王金杰 /

    《民国财神》完成之后,我仍然意犹未尽。除了主人公王永江盖棺论定,一些次要人物尚处于未完成时,因此还有写下去的必要。王永江是1927年过世的,他的影响力犹如夏夜星空一样存在。如果把着眼点与落脚点放在古城金州的话,这座大舞台还有若干人物上演着若干故事。比如,王永江的后人如何?文化精英、乡绅乡贤如何?铁杆汉奸、伪满大臣如何?日本人统御、俄国人觊觎、国共之间掰腕又如何……所有这些,构成了《陨城》这部小说的框架与主脉,有些史实故事,尚属首次披露。

    较之创作《民国财神》的时间跨度,这部小说在时间上大大缩短。因为这些史实我基本了然于胸,功课早已提前做了。占有详实资料是必须的,事实上恐非尽如人意,因为有些资料没有摆放在台面上,而是私藏在罅隙里。好在正值壮年,劳其筋骨也是一种历练。记得为了洞悉伪满大臣在抚顺监狱的状况,在供职于抚顺政法机关的姑姑的陪伴下,我不但荣幸地参观了抚顺监狱,还查阅到伪满大臣的档案肖像。王永江的次子王贤(小说中的王泽唐),一双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倔强的嘴角,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是绝无仅有的发现,对于塑造人物提供了生理依据。所谓相由心生,人的心性、心境都写在脸上。为了挖掘爱川村日本农民的生存素材,金州博物馆张馆长专门为我出了介绍信,我通过大魏家街道找到一位历经沧桑的老农。在临街的小饭馆,我请老农吃饭喝酒,老农零星片段的追忆讲述使我受益匪浅。唠完酒嗑之后,老农引领我察看了几座日式老建筑,我随即一一拍照留存参考。小说中几次出现爱川村的场景,包括清水一家的生活以及命运。

    不能不提到文史专家孙玉老先生,其令尊大人孙宝田是大连文史名家,而他本人又是王永江的长子王贤泌(小说中的王泽汉)的儿女亲家。我先后几次登门造访,和蔼谦逊的孙老有求必应、知无不言,不但慷慨拿出宝贵的文史资料,而且自费复印、工整清晰地摘抄。我想,成人之美、与人分享是君子高德,对于这位德才兼具的老先生,我由衷地感念和敬佩。我始终信奉这样的信条: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从爱一个人到爱一座城,这句话好像是针对我说的。从爱王永江到爱古城金州,我对荡然无存的千年古城怀有愈久弥深的恋情。这里不但是沧桑历史的见证,极易植入身临其境的现场感,也是传统文化、民风习俗、人文精神的集萃宝地。曾经,一座巍峨的古城一夜之间被拦腰斩断,仅仅留下灵魂的创痕与碎片的记忆。书中大拆大卸古城的桥段,我赋予了动情恣肆的描写。一座立体的城,一段时间纵轴的流向史。一群人的生存遭际,透射着一个民族的命运。那头顶上忽闪飘坠的星光,难道不是一座城的精魂?是的,城涵盖、阐释了一切。我以为,一味地大加赞颂是浅薄的,历史往往交织着冷峻、残酷。只有客观真实地还原真相,才能对得起历史和后人,才能对得起一个作家的良知。至于这部小说的写作特征,大约介乎传统与现代之间,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演绎发挥,不过,小说的文学可读性还是蛮强的。

城市活动More

  • NEW
  • 一些市民和游客以“家庭团”形式来到近郊和乡村,与大自然进行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