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

人需要给自己重新开始的勇气和机会

2020-06-30 00:20 大连晚报

  那天,晚,我接妻下班。坐在车里扒拉手机,忽有男子敲车窗,问:“要不要乌梅?”见我错愕,他很抱歉地说“打扰了”,而后离去。

  我呆坐在车里,反味刚才那一刻。明亮的路灯下,男子拖着一个行李车,装了两个大纸箱,在马路上踯躅前行。有路人经过,他主动搭腔:“要乌梅吗?”一对情侣很慌张,急忙跑开。两个青年从饭店里出来,男子又迎上去:“要乌梅吗?”青年粗暴挥手:“滚!”

  男子悻悻离开,又问了几个路人,终究没有人买他的东西。见他折回,我终于于心不忍,叫住他:“乌梅多少钱一斤?”“28元。”我说来一点,随口问他,为何在半夜卖东西?他回,从工厂下岗后打短工,疫情发生后工作难找,只能卖点东西找找出路,“不干不行,要养家”。

  他抓了一点乌梅,我让他别称了,给了他100元。这回轮到他错愕,非要多给我一些,我逃开,他在身后大声说:“谢谢,谢谢!”

  跟妻说起这个人,她慨叹生活不易。我倒觉得,知不易而努力,更为难得。无论贫穷与富有,生活中总有各种羁绊与问题,没有谁是真正活得轻松加愉快的。即便如那些我们曾认为光鲜亮丽的女明星们,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中,也会因遇到各种问题和困难焦虑甚至落泪。

  面对问题,如何纾解,真的是一门学问。何勇在《钟鼓楼》里唱道:“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生活就是这样,问题很多,但也有很多正确答案可解。痛心的是,前几日看到疫情期间常读的一个公众号,一文叙述,一个青年因为疫情失去了工作,心理压力过大,抑郁难解,选择自杀避世,留下年迈父母伤心苟活。

  作为曾经的抑郁症患者,我理解逝者抑郁的压抑,但也遗憾这青年缺乏生活的勇气。其生于优渥,长于富裕,成年因家道中落而生活较难,心理落差可想而知。想靠努力来为父母创造更好的生活,却处处碰壁,最后走上不归之路。但是世上道路千万条,总有一条走得通吧?我曾见过白领送快递的,曾见过青春女子送餐的,曾见过以前的大老板现在干滴滴的……每个人都在努力的生活,人需要给自己重新开始的勇气和机会。

  就如我夜晚遇到的卖乌梅的男子,他不难吗?他也难,但是他没放弃。他鼓足勇气走上街头,在给自己一个机会。有谁敢说,每一个微小的机会,未来不会创造出一个新的巅峰?

城市活动More

  • NEW
  • 2020年计划新建一条槐花大道,一处槐园广场,并在有条件的区域栽植、补植刺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