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热点

翼装飞行:极限运动的极限

2020-05-25 03:01 大连晚报

  刘力和伞友们在翼装飞行时摆出不同的造型。

  刘力和伞友们在翼装飞行时摆出不同的造型。

  5月12日,大四女生安安(化名)的最后一次翼装飞行,没能飞越天门山。

  一位年轻女孩在她生命中的最后一跳,也让翼装飞行进入更多人视野。

  翼装飞行是跳伞衍生出的高阶玩法之一。飞行员身着翼装,通过调整身体姿态来完成包括加速、减速、转弯等空中动作。当达到一定安全高度后,再打开降落伞减速降落到地面。翼装飞行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疯狂的极限运动,堪称极限运动的极限。

  圈内人士统计,在中国,目前有跳伞证的不到两千人,其中玩翼装飞行的不会超过50人,是“小众里的小众”。

  国内知名翼装飞行员张树鹏告诉记者,“有更多人参与到突破自我、超越自我的运动中来,这是一件好事。与此同时,也要对危险性充分预估,各方面准备要十分充分。热爱极限运动的同时,更要对生命和规则抱有敬畏之心。”

  A 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

  5月12日上午11时许,安安从距地面2500米高的直升机起跳,伴飞队友蒋全携带摄像机随后跳出,两人平稳飞行19秒,朝天门山主山体方向飞行时,安安左向偏离规划飞行路线,与蒋全距离拉开后,飞行高度突然急剧下降数百米,消失在拍摄画面中。

  此前安安已经完成了500多次独立跳伞,其中翼装飞行超过了300次,获得了美国跳伞协会C类跳伞执照。

  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属于砂岩地貌,地势起伏大,理论上高、低空翼装飞行均能在这里实现,“但一旦出现偏差,比如空中自旋或掉了一些高度,立刻可能变成一个低空航线,陷入山谷里飞不出去。”资深翼装飞行人士严立恒认为,安安的水平属于刚刚脱离了翼装新手状态,偏离航线后,她飞去了一个陌生的低空路线,由于没有低空飞行的经验,出现紧急情况,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5月18日,安安失联第7天,搜救队伍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一处密林内发现她的遗体,此处海拔高度约900米,与起跳点相对落差1600米。天门山景区官方通报称,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

  张家界警方正介入调查事故原因。严立恒告诉记者,国际上出现这类致死事故,需要一位具备资质的第三方伞类装配工程师参与调查, “检查装备有没有问题,是否存在一些人为因素导致无法开伞。”

  B “这不是一项有勇气跳下去就行的运动”

  2017年春节,27岁的何凡调了两周假期,去美国跳伞基地学跳伞。何凡说,他心中一直有“跳伞”的种子,梦想着在天空翱翔。

  真正站到跳伞基地时,他发现,“这不是一项有勇气跳下去就行的运动,而是一项非常严谨,技术含量非常高的运动,它有一套完整的培训体系。”相较于他参与过的滑雪或潜水,“跳伞从难度系数和学习费用来讲,都更高一些,但没有传言说得那么离谱”。

  前三天是基地开设的地面课程,需要认识降落伞是什么,练习在跳伞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每一种突发情况,应该怎么处理。“教练让我们想清楚,为什么来学跳伞?是真心喜欢还是想发一次朋友圈?”

  何凡说,教练会带着一起出舱进行8次单人跳伞课程,自己则需要练习出舱和降落技术,并且在高空自由落体时保持身体平衡,从离地13000英尺的飞机上跳下,教练拉住身体两侧,保持平衡,“前几次跳全身很紧绷,回想在地面学过的动作,使劲往前顶肚子,成一个香蕉的形状,慢慢可以自然舒展地做自由落体。”

  何凡完成了美国跳伞协会跳伞A类执照需要的25跳和其他科目,他可以去美国跳伞协会认证的任何基地独立跳伞。美国跳伞协会是国际上认可度最高的、营利性的跳伞组织,其签发的跳伞执照几乎能被全世界所有跳伞基地认可。跳伞次数增加后,何凡可以依次往上申请B类、C类和D类跳伞执照的课程考试,D类执照至少需要达到500跳以上,之后便可申请教练级别相应的考试。

  同样是在2017年,24岁的刘力也迷上了跳伞。刘力在美国上大学期间,正好住在了一个跳伞基地附近,三年前旅游时一次双人跳伞的刺激体验,让他念念不忘。之后他几乎天天去跳伞,到5月份就刷到了200跳,可以开始学习翼装飞行。

  对于儿子玩这么“危险”的运动,刘力的父母当时也是极力反对。“我跟他们讲解了很多关于跳伞和翼装的知识,拿到A证后告诉他们持证跳伞是一个比较安全的事情,他们知道我从小就是这种性格,劝不动,拦也拦不住。”

  刘力算了一下所需的开销,考跳伞证花费3000多美元,单次跳伞费用30美元左右,全新的高空伞包需要8000美元,翼装得量身定制,一套价格在1400至1800美元,翼装教练的价格一天600美元左右。“有人学习进度快,有人进度慢,估算总花费在15万人民币左右。”

  何凡介绍,很多中国人会到美国学跳伞,除了确实有钱有闲的富人和中产,很多是攒钱实现梦想的普通人。

  等执照等级高了后,他们可以考教练相关的各项证书,当兼职教练,带游客双人跳伞。刘力考到了跳伞D证和教练证书,把爱好变成了职业的方向,他用兼职当教练赚的钱,用于自己翼装飞行训练,为参加竞赛做准备,“更像是大家一起玩,一起学习。”

  C “学跳伞的中国人都很拼”

  2018年被多位圈内人称作国内翼装飞行发展的元年。

  2017年底,中国人于音完成翼装飞越喜马拉雅山的挑战,2017年9月,在张家界天门山举办的翼装飞行世锦赛上,张树鹏在移动穿靶项目获得亚军,创造了亚洲人在此项赛事中的最佳成绩。“之前觉得是电影里特技演员才能做的事情,没想到这项运动离我们这么近,我们或许也能完成。”严立恒回忆,从2018年起,学翼装飞行的人多了起来。

  何凡记得,最初在一个跳伞基地只能见到几个中国人,到2018年能明显看到人数增加了,在迪拜的跳伞基地,有一半是中国人,不少人开始学翼装飞行。“中国跳伞人”的群满了500人,大家又建起新群,到现在四五个群里加了近两千人。

  而在这两千人中,有资质玩翼装飞行的却只有几十人,“小众里的小众”。

  2018年冬天,安安在迪拜的跳伞基地完成了200跳独立高空跳伞,这是美国跳伞协会规定的学习翼装飞行前必须完成的独立跳伞数量,这意味着,她可以找教练学习翼装跳伞了。

  美国跳伞协会和跳伞基地不提供翼装飞行培训业务,翼装教练多是由技术不错的跳伞教练担任。“能教翼装的跳伞教练并不多,都是圈里的朋友介绍,翼装飞行经验足够多,获过一些赛事奖项,要看口碑,教学方式怎么样。”刘力介绍,翼装教练和学员会双向选择,教练通常会了解学员的跳伞次数和真实水平。

  何凡和安安就在同一个跳伞基地学翼装飞行。他们一起赶最早的一架跳伞飞机训练,到日落时,叠伞、登机、飞行一个又一个循环,何凡累得一动不想动,就见安安又背着降落伞上去了,最多的一天她跳了10次,“她对跳伞是真的热爱。”

  学生翼装规格最小,只是比普通衣服在手臂内和腿间连一小块布,但在空气动力学原理下,下降同时能向前滑行一段距离,4000米起跳在空中能飞一两分钟,绕着基地飞一圈,“像老鹰展翅一样真正飞起来”。

  在练习75跳后,何凡的装备换成中翼装,150跳后他可以穿大翼装飞行,这时每下降一米能前进2至3米,他需要进阶学习如何控制翼装的速度与方向,翼装越大,越难驾驭。

  “因为翼装飞行没有一套单独的考核标准和评价体系,水平怎么样需要自己来判定,可以请私教进阶练习,也可以和其他队友对比,动作做得是否标准,速度怎么样,能不能达到驾驭新翼装的水平。”刘力说,这都是圈里口口相传的规范。

  独立翼装飞行需要自己规划好路线,需要对自己的极限能力有精确的了解,计算高度、飞行角度,测量路线。“学跳伞的中国人都很拼,和很多热爱运动的人一样,从早训练到晚上,抓紧一切时间去挑战,很痴迷,达成一个目标就特别兴奋,很简单的开心。”何凡说。

  安安遇难事件,也使网友们更多地关注到了翼装飞行的危险性。据跳伞数据网站BFL统计,从1981年开始,截至2020年1月,全世界玩低空跳伞和翼装飞行不幸遇难人数为383人。

  刘力和伞友们在社交平台发布的翼装飞行视频下,网友总会问“这么危险的事,你们还要去做?”也有网友讥讽他们:不作不死。起初,刘力看到后一条条回复反驳,“这项运动没有那么危险,总会有意外发生。”类似的评论越来越多,刘力也很无奈, “玩到几百上千跳的人,都是真心热爱这项运动,没有人会拿生命去冒险。我们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每一跳的安全系数提高,不出意外事故。”文图据《新京报》

城市活动More

  • NEW
  • 5月8日,记者从大连市气象台获悉,当天凌晨开始大连地区陆续出现降雨。截至当天15时,市区大部分地区和旅顺局部出现大雨,其它地区小到中雨。
  • HOT致敬最美的你
  • 西岗区日新街道更新社区开展了“致敬最美的你”主题活动。
  • 大连自贸片区挂牌3周年
  • 2017年4月10日,大连自贸片区正式挂牌。三年来,大连自贸片区先行先试,率先全面完成《中国(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中涉及大连的119项改革试点任务,完成率100%。
  • 首趟武汉来连列车,到达!
  • 经过近30个小时的长途跋涉,4月9日清晨6:07,T370次列车缓缓驶入大连站6号站台,22名从湖北境内上车的旅客,跟随其他400多名旅客一起走下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