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日子近了心中有些淡淡的惆怅……

  大医附属二院的医护人员最后一个夜班,在隔离服上签名留念。

  大医附属二院的医护人员最后一个夜班,在隔离服上签名留念。

  医护人员在隔离服上写下:再见!武汉!

  医护人员在隔离服上写下:再见!武汉!

  文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万恒

  图 受访者提供

  3月27日下午,上雷神山的最后一个夜班之前,林岚来到宿舍旁的山坡上,拍下了一张鲜花的照片。

  52天前,这些花还没开。现在的武汉,这些鲜花已经随处可见。从2月8日到3月30日,林岚和大连援汉医疗队的500多名医护人员已经在远离家乡的武汉坚守整整52天。他们经历了长江畔的冬雪、见证了黄鹤楼头的春雷,亲眼看着宿舍旁的山坡从一片荒草变得姹紫嫣红。他们整体接管的雷神山医院,病人越来越少了。

  现在,到了回家的时候。

  他们说,有点不舍。

  A

  最后一个夜班

  一笔一画地在隔离服上写下名字和所属单位时,林岚说自己的心情“很复杂”。

  这是这位来自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ICU的护士长最后一次在雷神山医院穿脱隔离服。她还记得,52天里,自己曾经一次次穿脱这套服装,其中包括给其他队友的示范。厚重憋闷的隔离服一穿就是至少八小时。“穿的时候很辛苦,但想想以后可能没机会再穿了,心里还有点不舍。”林岚说。

  同时在坚守“最后一个夜班”的,还有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生董华承。“还记得我们入住雷神山时,病区刚开放半小时就收满病人。经过一个多月的奋战,现在病房里已经只剩几个病人了,一历历一幕幕,刻骨难忘。”董华承说,虽然到了撤离回家的时候,但是他仍然时刻准备着“如有战,召必回”。

  开往雷神山的最后一趟夜班班车,仍然坐满了来自大连的医护人员,他们还将坚守到最后一刻。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的护士刘赫说,一想到很快就能回家,看到等了自己50多天的爷爷奶奶和父母,她很开心。但看着窗外已经变得熟悉的武汉景色,她又有点惆怅。“我们在这里救过人,和病毒‘打过仗’,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和家人再回到这里,看看我们战斗过的地方。”

  B

  还有“放不下的人”

  要回家了,但很多医护人员说自己还有“放不下的人”。

  17年前,来自大连市中心医院的护士吴梅梅曾经参加过抗击非典的战役,17年后,她又奔赴武汉再次“抗疫”。回家之前,她看着自己负责的3床病房,不知心情是“喜悦还是失落”。

  这张病床,此前曾收治了一位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年患者。“他神志不清,一直和我们在较劲儿。”吴梅梅回忆说,老人会把饭菜倒在胸前,会在隔离病房里来回转悠不肯睡觉……“包括我在内,病区的护士会一点点给他扒好鸡蛋,摆好小菜,去掉地瓜皮,像照看孩子一样看着他一点点把饭菜吃光……”

  如今老人已经康复出院,吴梅梅也要和队友们回家了。但她发现,自己还很惦记着这位“老顽童”。“不知道他出院后会被安置在哪里,会不会想起我们这些远在异乡的‘孩子们’。”

  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90后男护士任闽敏则在惦记着那个爱画爱笑的可爱女孩王晨曦。他的手机里还保存着自己和小王的合影。面对镜头,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摆出“比心心”的姿势。虽然都戴着口罩,两人之间还隔着病房的隔离窗,但能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出笑意——小王在入住雷神山医院后,得到了任闽敏和其他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为了表达感谢,小王用平板电脑创作了一幅武汉长江大桥和大连星海湾大桥的“连心桥”画作,感动了很多大连网友。

  出院时,小王给任闽敏和其他大连医护人员写下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感谢信:“你们每个人都是逆行英雄,我只能在窗口对你们比心,向你们竖起大拇指,在心中期盼你们一切平安,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希望你们能顺顺利利地回家!”

  而在顺利回家之前,任闽敏也想对这个可爱的女孩说:不知道你会不会来给我们送行,无论在大连还是在武汉,希望能有再见的一天。

  归期渐近,林岚计划着在出发前再去给那些不知名的鲜花拍几张照片。她说,在武汉待了50多天,她还没有好好看过这座城市,也不知道自己钟爱的这种小草花到底叫什么名字。“但我觉得这些花就像这座城市,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或许会经历荒芜和风雪,但春天到来时,花会开得更浓烈更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