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画一幅画 作别雷神山
文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霍然 图 市友谊医院提供

  ▲孙畅走前把自己的小漫画留在了雷神山。

  ▲孙畅走前把自己的小漫画留在了雷神山。

  昨天,武汉雷神山医院A2病区患者全部出院,这里将要清零,准备封舱,来自大连市友谊医院一行十五人的小队也将要离开。在这里奋斗了50多天的大连医疗队队员、大连市友谊医院孙畅,在医院走廊的墙壁上画上最后一幅画,与战斗过的雷神山医院告别。即将撤离武汉回家,心中的不舍却开始迅速蔓延。“共同奋斗的战友们,我们治愈出院的患者们,亲手一起建立起来的雷神山医院,武汉热情的市民们,无论哪一样都让我特别不舍。”

  孙畅说:“回想在这里的五十多个日日夜夜,我其实不止一次想要早日离开,但今天最后一次走到这个舱里,看见这些曾经亲手画过的壁画,一次次进出的舱门,我回想起刚刚开始建设医院的时候,亲手搬动过的那些物品,想起这些日子亲手治愈的一个个病人从这里走出,我就止不住眼泪。”

  孙畅在走廊的墙上画的最后一幅画,是她很珍惜的一幅漫画。漫画的原创作者是市友谊医院的杨欢,她曾把孙畅在雷神山医院大门口的一张照片画成了漫画,送给孙畅做纪念。孙畅说:“我很珍惜,今天,我想把这幅画留在这里,画中穿着隔离服的医生是我,背景中的雷神山大门,每次上下班都从这里走过,每次出院的病人都从这里与我挥手告别,这里我永远不会忘记。”

  在雷神山的这些日子,孙畅不仅给予患者特别细心地治疗与照顾,她还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帮助合并了糖尿病的患者进行调药。记得一名患者入院时血糖特别高,孙畅帮他调整药物,到患者康复出院时,甚至都不用注射胰岛素了,服用口服药即可,患者对孙畅连声感谢。

  “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来到这里,再来到这里雷神山还在不在,我亲手画的壁画还在不在。但是我知道对我来说,这可能是我人生难以忘怀的记忆,它告诉我,我是中国几万个来到武汉支援的医疗大军中的一员,我在这里哭过,在这里笑过,来的时候,我是恐惧的,懦弱的,离开这里时,我是勇敢的,坚强的。”孙畅坚定地说:“这是我一生中最为骄傲的一刻,因为,我在雷神山战斗过。”

  即将启程返回大连,孙畅道出了深埋心底的三个朴实的心愿。“疫情结束隔离之后,我首先想看看我的家人,亲亲、抱抱我的孩子,看望一下我的父亲、母亲。第二呢,吃一些日思夜想的地道的大连小吃。第三,我也非常想念我的同事们,想早日回到工作岗位,和他们一起并肩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