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社会

大连女孩的苦乐32天

2020-03-19 00:13 大连晚报

  严丽彬在隔离点做医学志愿者。

  严丽彬在隔离点做医学志愿者。

  文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赵卓 图由受访者提供

  “从隔离点医院出来已经是凌晨3点了,医院的门口有一辆大巴在等着我们,一路上司机师傅都在给我们讲武汉的历史和种种……抵达驻地,车子缓缓停下来,师傅转身给我们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谢谢你们来医汉支援……’”今日,是大连市民严丽彬以志愿者的身份支援武汉的第32天,昼夜颠倒,忙碌不堪的生活终于有所缓解,翻开这一个多月来随手记下的日记,小严还是会热泪盈眶。虽然抗疫还未结束,但是已经让大家看到了希望,小严说,这次抗疫过后,大家会看到他们这些90后已经长大了,有爱心,有责任,有担当!为祖国尽了绵薄之力,他们很快乐!

  主动申请去武汉做志愿者

  小严今年21岁,疫情暴发后,她通过微信看到武汉正在招募医学志愿者。小严曾考取过应急救援证书,学过犯罪心理学,2月13日,她主动向居住地所在的社区以及街道递交了请战书,2月16日,就踏上了前往武汉的征程。

  从2月17日进入武汉至今,已经是过去32天了。“很疲惫,很忙乱,直到近段时间,才感觉适应了这里的工作节奏。”小严说,请战来武汉时,曾经当过兵的父亲是非常支持的,母亲却一直非常担心。因为工作太忙,进入武汉的初期,她很少和家里联系,也是怕父母担心,直到最近几天,工作少了,空闲时间多了,她才增加了每天和父母联系的次数,跟他们讲述这段时间的经历。

  小严进入武汉后,被分配到了武汉光谷如家隔离点,最初,这个隔离点里的患者都是确诊病历,直到最近一周左右,所有隔离的患者才变为疑似病历。小严和其他来自全国各地的6名志愿者被分配为一组,一个月下来,她共服务过百余名患者。随着情况有所好转,隔离点的患者已经减少至二十多人。几天前,小严再次被分配任务,她要去雷神山做后勤工作。

  一开始每天工作超15个小时

  小严说,去武汉前,就知道武汉当地的防护用品紧缺,她的一个朋友是做防护物资的,听说她要去一线,给她送了一些防护用品。可直到到武汉后,小严才意识到,防护物资紧缺到什么程度。“我们最开始戴着尿不湿穿防护服工作,后来,尿不湿没有了,我们就不喝水,减少上卫生间的频率。”小严说,如今,她已经能做到工作七八个小时不喝水、不上卫生间,身体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状态。

  在武汉一个月,工作是固定且重复的,最开始人员紧缺,小严一天都要工作15个小时以上。如果早上8时上班,她早6时40分就要下楼开始穿防护服,里三层外三层,口罩、护目镜等等,一样都不能少。之后,她再步行到隔离点外,等着送餐人员将医护以及患者的早餐送到隔离点外的马路正中间。等送餐人员离开了,她和伙伴们再去拿,带着早餐进入隔离点,一套下来就已经是上午8时了。她所在的小组负责给所有的患者量体温、测血压、做核酸检测、分发每日餐食、做心理疏导,接着,给隔离点的每一个角落消毒……日复一日,就这样过了32天。从最开始的忙乱到如今,小严和医护人员的配合已经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了。

  希望不要错过考研复试

  采访中,小严说,去武汉前,她给自己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至于害不害怕,因为工作忙,她根本无暇考虑那么多。每天在隔离点,她就是按照要求,给自己做好足够的防护,剩下就是尽自己的能力,做好志愿工作,回到酒店,洗漱完倒头就睡,也因为年轻,一觉醒来,感觉自己就满血复活了。小严表示,在武汉这段时间,给她印象最深的就是武汉人民的热情。看到来自全国的医护以及志愿者前来支援,患者都会很感动。他们平时照顾患者时,患者都会隔外小心,就怕自己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虽然大家每天穿着隔离服,这些患者并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的声音早已被患者熟识。

  随着情况越来越好,连支援湖北的全国各地医生也开始陆续撤离,小严有些着急了。在疫情暴发前,她参加了研究生考试,报考辽宁师范大学的体育教育学,并顺利地通过了初试,现在,她正等着通知准备复试。“以目前的情况看,我短时间内还无法撤离,而且,撤离前也要做至少14天隔离,我很担心没办法按期赶上复试。”

城市活动More

  • NEW
  • 与家属或监护人共同出行的老人、儿童,可由家属或监护人出示“个人健康码”后出行,无陪伴老人、儿童,可持“疫情期间通行证”出行。
  • HOT“22条举措”有力确保春耕生产
  • 市农业农村局印发《大连市春耕生产工作指南》,从七大方面,以22条具体举措,全力指导全市不失时机抓好春季农业生产工作。
  • 冬至·年有所归
  • 冬至是经天文学认证的冬天的起始,也是古老而重要的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