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社会

不害怕是假的,但没有人退缩

2020-02-15 00:55 大连晚报

  记者写稿时,正值一个所谓的节日,很多人在送花、送巧克力,拥抱甜蜜。这时,我却想起了那10名仍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里值守的民警,从1月28日进入封闭执勤以来,这么长时间,他们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妻子、孩子、家人。采访他们的过程,对于我来说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隔离的是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他们中极可能有人携带病毒,只是尚未发作。接到采访任务时,一开始我是懵懂的,对于即将面临什么没多少概念。直到站在隔离点大门外,紧张、兴奋,掺杂着一些恐惧开始慢慢地从心里滋长出来,仔细地戴上一次性防护手套,护目镜勒得人头皮发麻,眼前的人和物变得模糊不清……可以想象,那些在这里执勤的医护人员和民警每天都要戴着这些装备长达数小时,得有多难受。

  虽然眼前模糊,但一进门,我就辨认出身边的民警,他叫丛毅。这么多年,他做了很多好事,没少被报道。在社区呆的时间长了,做的都是些家长里短、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每次采访,他都会说,自己家境贫寒,是组织和身边的百姓帮助了他,所以他就想着为大家也多做点事。平时听到这句话,多数人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受,在这样的情况下,才知道,丛毅打心眼儿里就是这么想的。父亲刚做完手术,他本可以不来,但他还是主动请缨上一线。

  其实,在观察点里,很多的民警都面临着这样那样的困难,但他们都主动报名,没有人退缩。丛毅说,给我的兄弟们多拍点镜头,让他们家人能看见他们平平安安的。然而,面对记者的镜头,有几名民警却不太愿意脱下自己隔离服,也不愿摘下护目镜。原来,他们有的担心自己疲惫的样子让家人看见,有的则是压根没敢告诉家人自己在隔离点执勤。这里很危险,但这里是一线中的一线,这些情况,民警们都心知肚明,每天测体温,他们自己也很担心,“我要是确诊了,你也是密切接触者了。”民警对记者说,语气虽然半开玩笑,但所有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说的是事实。

  10名民警,从隔离点建立第一天就和隔离人员一起被封闭在这里,直到隔离点被取消,他们很可能都无法离开,谁也不知道这会有多久,他们唯希望以己之力让这个时间短一点,再短一点。他们住的房间并不在隔离区,但他们还是不想让记者去看看,因为“那里离隔离区太近”,心知危险,也有畏惧,但他们还是选择坚守在这里。

  走出隔离点,看看身边的碧海蓝天,不知道这些被“隔离”的民警们什么时候才能好好享受轻松与自由。紧接着,记者对自己全身消毒,酒精喷了一遍又一遍,连鞋底和车门把手都没放过。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觉得不妥,停下车,又给自己和摸过的每一个地方消了一遍毒,给老婆打电话,告诉她晚回家一个小时,准备去海边吹吹风,让自己彻底“放放毒”。

  面对灾难和疾病,人不可能没有恐惧,有的是直面恐惧仍能前行的勇气。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一直认为,作为警察都应该有一点侠气,为正义、为责任、为担当。有那么多医警之家,把孩子送给老人,互道平安后各自奔赴岗位,相见而不能相拥;有那么多警察,把守在城市的交通要道,一天二十四小时,以车当床,不眠不休;有那么多警察,在火车站、在机场、在码头,严阵以待,只能跟家人隔窗挥手,道声保重。

文/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安文元

城市活动More

  • NEW
  • 大连海鲜,中国一个优势独居的海洋食材。
  • 冬至·年有所归
  • 冬至是经天文学认证的冬天的起始,也是古老而重要的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