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民生

别再害怕——三大改变,期待养老市场春天到来!

2019-05-16 01:31 大连日报

1

1

2

2

3

3

4

4

6

6

5

5

7

7

    核心

    提示

    老有所依,无疾而终是每一个人的期望。但是,数据统计显示:失能失智老人一般会占老年人比例的1.5%~3%,而90%的人在生命的最后时期会有3年左右的失能失智期,即需要借助他人护理才能完成日常生活的阶段,失能失智是我们无法回避的话题。随着80后父母逐渐步入老年群体,当一个年轻人要照顾2个、4个甚至更多老人时,一个失能失智老人往往会成为压垮一个家庭的稻草,将这个家庭拖入无边的疲惫之中。失能失智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成为我们必须直面的“惨淡”现实。

    老去最可怕的是什么?问100个人,90个人的答案都会是:“怕有一天不能动,怕没有了生命的尊严,也怕成为别人的负担。”

    失能失智老人成为了当今大连养老的关键词。

    几经摸索,道路曲折,前路却依然有光芒。

    仿佛走过荆棘,前方豁然开朗。因为我们将目光聚焦于养老的痛点人群,沉寂多年的养老服务市场也找到了可持续发展的模式,社会资本进入,专业机构进入,带动从业人员年轻化。一次对的聚焦带来了一连串的正面效应,养老业的多米诺骨牌开始启动。

    改变一:

    从只有自己扛

    到家门口可找到专业服务

    “家住大连市中山区桂林街道的王阿姨和4个兄弟姐妹照顾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妈妈5年了。她说:‘老妈刚倒下的时候,兄妹中只有我一个人退休,我长期住在这里照顾老妈,家就扔给老公了,周末回去一次。老妈这样,5个孩子谁也别想出去旅游,有时间就来照顾老妈。最开始的时候真是觉得日子没有亮,现在已经习惯了。累还好说,就是怕我们年龄也一天天大了,有一天老爸也倒下,那才是真难呢。’”

    “中山区人民路街道一位70多岁的阿姨患了老年痴呆症,只有一个女儿,工作很忙,基本都是老伴照顾,但是一直作为家中生活与精神支柱的阿姨突然患病让老伴很不适应,不仅要自己做饭买菜,还要应付妻子的反复无常。几个月后,老人实在坚持不住,由女儿每月花4000元雇了保姆照顾妈妈,老人自己去了养老院。不到三年,两位老人相继离世”……

    这样的镜头刊载于2014年的《大连日报》。5年前,当记者聚焦失能失智老人时,失能失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依然是一个陌生的词语。从政府到社会,对养老的理解还停留在关注全部老年人的安养生活,而失能失智老人只是占比不足3%的小部分群体,同时,失能失智老人照料上的困难又让他们成为大多数机构无力顾及且有意回避的群体。大多数失能失智老人找不到合适的养老机构,想要得到助浴、康复等专业服务更是难上加难。

    时间流转过5年,很多改变悄然发生。进入2019年,与回到工作中的儿女一样,67岁因脑出血后遗症而生活不能自理的老苏也回归到了自己的日常生活,来到了距离自家一步之遥的甘井子区辛寨子街道魅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示范中心。在这里,他有自己的床位,从窗户望出去就能看到自家的窗户,每天早上,老伴会从家里过来陪伴他,白天,他俩就在这里吃饭聊天;晚上,身体康健的老伴回到自己家中,而老苏留在中心,在这里他享受专业的护理、助浴、康复等照料服务,每天由专业护理人员带他做康复活动,每周不少于两次在专业设施齐全的洗浴室中得到助浴服务。每天放学的时间是老苏最期盼的时候,因为就在小区上幼儿园的孙女会过来陪他聊聊天,坐在他旁边写写画画,看看电视。他说:“能够在家门口养老是最好的,这样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的窗户,能看到儿子、孙女就知足了,而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提供的服务又让我不给儿女添负担。”

    每天下午2时,76岁的刘阿姨都会准时参加会议,尽管很多时候她都在打瞌睡,但是她都会在会议结束的时候进行点评。患有认知症的刘阿姨入住中山区海军广场街道春海社区居家和养老服务示范中心后,工作人员通过近一个月的时间观察,发现刘阿姨在每天下午2时这个时间最容易闹着回家,而让她参加会议对于做过教师工作的刘阿姨是个缓解。春海社区居家和养老服务示范中心是我市首家针对认知症老人的照护中心。在这里,认知症老人会受到专业的单元式护理。记者看到,每天都有专业护理人员配合她,与她沟通,并根据她个人情况制定活动方案,护理人员陪同洗浴、上卫生间,每周老人还会有手工制作等活动。现在,失能失智老人已经能够在家门口得到专业的护理、助餐、助浴、看护等服务。而专门针对失智老人照护机构的出现也说明了市场细分的开始。

    改变二:

    从只是看看到1亿多元社会资本进入

    春海社区居家和养老服务示范中心是由日本最大养老服务公司日医学馆独立运营的,也是日医学馆自2012年进入中国市场后的首个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中心总投资500多万元,38张床位,具有日托、短托、康复理疗、上门服务、理疗等功能,老人与照护人员比例达到1:2.5。王玲娟院长从日医学馆进入中国就一直在做养老相关工作,做培训,做市场调研。2018年,她正式开始进入养老服务。她说:“因为日医感觉到养老市场的春天来了,感觉进入市场的时机成熟了。”王玲娟告诉记者,东北老龄化严重,所以养老市场前景广阔,尤其随着独生子女父母渐渐老去,养老市场的需求已经形成,2018年,大连市政府出台的社区养老服务政策,给予企业的扶持与补贴让企业感觉方向是对的,而且心里很踏实,我们能感觉到政府对于养老服务专业性技术与标准化管理的重视与需求,开业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有很多机构来参观学习了。从社区养老中心开始,我们会拓展上门服务业务,逐渐到建立专业的养老机构,尽管在短期内盈利有困难,但是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在大连的养老市场做得越来越好。

    庞大的老年人群体却始终不能支撑起一个成熟的养老市场,是一直以来困扰养老业发展的一个问题。就在几年前,大连还每年接待多地考察团几十次,大家都看好大连庞大的老年群体,但是对于发展前景却不够乐观,真正来做产业的机构寥寥无几。去年,这一现象悄然改变了。大连市50个新建示范中心社会投资超过1亿元,50个示范中心将全部由社会力量运营。金普新区马桥子街道引入的FB集团建设的养老服务中心,建成开业仅半年就达到了收支平衡;进一步开放的居家养老服务市场,也激发了社会资本参与居家养老服务的动力,市中心地带、“寸土寸金”的老城区中山区,一直被社区养老服务设施选址难所困,现在却被各类养老服务企业、组织挤破了门槛,出现了一个建设指标众多社会力量竞争的场面,另外,开放的市场也培育了一批带动力强的居家养老服务龙头企业和知名度高的服务品牌,FB、日医集团、维斯福祉、元气村、万佳宜康等国内外养老服务企业纷纷落户大连,参与建设运营社区养老服务设施。

    改变三:

    从外地中年打工者独霸天下到有90后从业者加入

    5年前,记者采访过一位91岁的老爷子,他能依靠的只有家里生活了六七年的保姆陶大姐。当时,陶大姐说:“一个月3000多元在同行中不算高,家里孩子大了,多少次来电话催我回家。主要是这么多年和这家人都有感情了,老爷子很依赖我,我要是回家休假,老爷子药都吃乱了。现在我自己也很矛盾。”护理人员难找是家庭和机构面临的共同难题,而且当时护理人员基本都是来自外地的中年打工者,可以做到基本生活护理但离专业护理还有一定距离。

    去年,新建的50家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示范中心护理人员平均年龄基本都在30岁~40岁之间,专业化程度明显提高,很多中心出现了90后护理人员。曲擎华今年33岁,在日本学习从事9年老人介护服务,去年回到大连,目前在春海社区居家和养老服务示范中心从事老人专业护理工作。她说:“以前想回来却没有合适自己的平台,现在建立了很多专业机构,让我和身边几个小伙伴觉得有施展的空间了。回来以后确实感觉困难重重,从老人的观念到整个社会的认知程度都对养老服务知道得很少,可是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我们这样的人去努力让大家对这一领域有更多的了解。现在,我经常和一同回来的小伙伴们互相鼓励,决心一直做下去。”

    1.老人们在活动大厅内进行健身活动。

    2.护工们的悉心照料让老人们笑口常开。

    3.多功能娱乐健身活动让老人们身心愉悦。

    4.老人在给一名护工读盲文著作。

    5.在专业养老机构里,即使失能也不再可怕。

    6.年轻从业者的加入,提升了养老专业护理水准。

    7.护工们在陪着老人玩益智游戏。

    本报记者王华 摄

本报记者刘湘竹

城市活动More

  • NEW
  • “舞起民族风唱响团结情”首届大连市朝鲜族广场舞展演活动,4月27日上午在黑石礁公园欢乐举办。
  • HOT30岁赏槐会下月底绽放
  • 今年是大连赏槐会的30岁生日,本届赏槐会计划于5月25日至5月31日举行。今年赏槐会将会有啥有趣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