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社会

“上海小姑娘”在连的幸福人生

2019-04-23 00:09 大连晚报

  1972年,唐宁(中)和姑姑(左)妹妹(右)在民运街34号阳台合影。

  1972年,唐宁(中)和姑姑(左)妹妹(右)在民运街34号阳台合影。

  1

  1   1967年,唐宁(右)与同学在老虎滩合影。   2   上世纪50年代中期,全家在民运街34号门前合影。爷爷(后排左一)奶奶(后排右二)爸爸(后排右一)妈妈(后排左二),姑姑(前排左一),妈妈怀抱妹妹,那时候弟弟还未出生。  3   1967年,唐宁(左一)一家在大连动物园合影。如今老动物园旧址已经建成了裕景。

  在2019年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重要时刻,我们向大连市民征集70本家庭相册。我们期待通过平凡人的讲述,通过1949年-2019年的家庭照片,述说个人和家庭在70年光阴中的成长变迁,呈现出普通大连人与我们国家共同发展、血肉相连、休戚与共的故事。

  文 本报记者徐瑾 图 本报记者高强翻拍

  出生于1949年4月20日的唐宁,是共和国同龄人。

  记者采访时,正巧她还有两天就要过生日,89岁的老母亲从美国打来视频电话——“你过生日想要什么礼物?自己选一个好了,买礼物的钱就从我的工资里扣吧。”“妈妈,前两天我的学生们还给我过生日呢。也不用买什么礼物了……”

  此时,上午的阳光正透过客厅的窗纱照进来,一片光晕洒落在记者面前的旧照片上。照片拍摄于唐宁一岁左右。懵懂无知的她在妈妈怀抱中依偎着,彼时的母亲不过20岁年纪,青春正好,笑靥如花……

  听这对母女对话让人感慨,70岁的年纪依旧可以向妈妈撒娇,是何等幸福!而看着旧照,又让人恍然生出时光交错之感,仿佛70年的岁月流逝,在这一刻被压缩重叠,一切不过是时光轻轻翻过的一页书罢了。

  壹

  民运街34号,记录半个世纪欢喜忧伤的家

  唐宁的旧相册里,有很多拍摄于大连市老体育场附近一片日式房的照片,“那是我3岁来大连就生活的家,住了快50年了。民运街34号。”唐宁说,她在那里长大、结婚、生子,民运街34号陪伴她度过了最无忧无虑的童年,见证了熬夜备课学习的奋斗历程,当然铭刻了亲人离世的悲伤记忆……我们的交谈就从“民运街34号”开始。

  1952年,唐宁的爷爷奶奶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北方建设。“我父亲当时在武汉读军医大学,母亲在南京读师范,我从出生就跟爷爷奶奶在上海生活。”唐宁说,因此爷爷奶奶到大连工作的时候,就将她带到了这里,住进民运街34号。“那时候我年纪小,对上海没什么印象,其实在我心里,大连就是故乡了。”唐宁说,她记得很清楚,当时的房子有一个院子,爷爷奶奶种了很多菜,有南瓜、豆角,还有苹果树。“那时候老体育场外边就是铁栏杆,我们这群淘气的小孩,经常钻栏杆进去玩。有一次我在体育场大树下坐着吃姑鸟,突然树上掉下一个大青虫,正好掉在我头上,给我吓得嗷嗷哭。体育场外场那时候又大又平,我的自行车就是在那学会的。有一次我跟邻居小哥哥去斯大林广场(现人民广场)玩,结果我走丢了,被送到水仙派出所。等家里人找到我,我已经在派出所睡着了,被大人一顿揍。”……这些童年回忆,让即将70岁的唐宁仿佛又变成了那个淘气的小姑娘。很多时候说着说着,自己也忍不住捧腹大笑。  

  贰

  从姑姑身上,学会自强和认真

  “其实当时跟我和爷爷奶奶一起搬到民运街34号的,还有我的小姑姑,她身体有残疾,驼背,非常矮小。”唐宁说,小姑姑比她大16岁,虽然身体残疾,但却是个自强、认真的人。“我记得那时候我们一起学骑自行车,我虽然嘴上没说,心里直嘀咕:她能学会吗?”后来,小姑姑不但学会了,还骑得非常好,背后自然是下了无数的苦功夫。

  1954年,唐宁的父母大学毕业,听爷爷奶奶说,大连是个好地方,于是也来到大连工作。父亲在傅家庄的空军疗养院做医生,母亲在12中做音乐老师,一家人在民运街34号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可很快,妹妹和弟弟相继出生,住处显得拥挤。加上父母工作忙,他们又搬家离开,只有年纪稍长的唐宁继续和爷爷奶奶、姑姑一起生活。

  1964年,唐宁考入旅大师范学校。读书期间,她也遭受了人生的重大变故——爷爷奶奶相继离世,父母因为种种原因回南方老家务农。一直陪伴在唐宁身边的,只有她的小姑姑。“姑姑在老五院做化验技师,她责任心强、技术好。”唐宁说,虽然姑姑身体有残疾,但因为工作出色,在医院口碑很好。姑姑的勤学和肯干,她的为人和人生观,深深影响了自己。让她不断学习,在事业和工作中全情投入。

  叁

  参加成人高考,从教37年桃李满天下

  1967年,18岁的唐宁毕业后到育红小学做了一名小学老师。从教师到工会主席,再到教导主任,唐宁在育红小学度过了整整18年时光。“那时候我们的育红小学文艺宣传队,可有名了。我就是参与主办宣传队的老师,每天带着学生排练。”唐宁说,宣传队经常参加市里面的外宣演出,那是育红的骄傲,也是她和学生们的骄傲和回忆。

  进入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全社会更注重教育了。在小姑姑的激励下,唐宁也一直没有放松学习,她参加了成人高考,并顺利考上,从此开始边工作边学习。她先后在育红小学、西岗区教委、大同小学、长春路小学、杏园小学、新石路小学和香一小学工作,从普通教师到校长、书记,甚至一手筹办建立了杏园小学。

  37年来,她桃李满天下。“我的很多学生至今跟我保持联系,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去赏花呢。”唐宁说,很多时候她觉得看着学生们长大,但跟他们相处的时候,又好像朋友一般,这种感觉很奇妙。作为老师,看着学生们如今事业有成,她也深深感慨,她的“孩子们”赶上了祖国飞速发展的好时代。“学生们大多求学工作在改革开放后,有了更好的学习环境,也更有见识。”唐宁说,个人的发展和时代分不开,正是更好的时代,让他们有了更灿烂的人生。

  肆

  终身未婚的姑姑,她像我的第二个母亲

  “小时候,因为姑姑有残疾,胡同里的调皮孩子经常追着她扔石头,都是我保护姑姑。”唐宁说,那个时候她总是不顾一切地追上去,阻止对方,甚至为此和一些男孩扭打在一起。“但后来我觉得,姑姑像我的第二个妈妈。”唐宁说,爷爷奶奶去世后,她的生活都是姑姑照顾,姑姑终身未婚,她们也一直生活在一起,直到2005年,姑姑72岁去世。

  “那时候我找对象,第一条就要求对我姑姑好。”唐宁说,曾经有条件不错的小伙子,嫌弃姑姑是残疾人,提出婚后不能生活在一起。“对这样的人,我绝不考虑。”唐宁的丈夫当时在电机厂做技术员,虽然家乡在偏远的江西农村,但为人厚道、诚恳。“我姑姑一见他就喜欢。”

  婚后儿子出生,唐宁又要工作又要读成人高考,正是最忙的时候。“小姑姑对我真好,那时候很多家里的事情,都是她在替我打理。”唐宁回忆起那些日子,对小姑姑满心感激。也正是因为有了小姑姑的支持,唐宁才能在事业上全情投入。

  唐宁说,小姑姑是个特别睿智的人。比如说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有时候唐宁揍儿子,小姑姑从不当面责备,而是过后做她的思想工作,提出更好的教育方法。再比如针对义务献血的问题,“我姑姑做医疗工作,她懂得知识,讲给我听,我就去做学校老师的思想工作。”

  2005年,72岁的小姑姑因为肾功能衰竭去世。唐宁用她的抚恤金买了一架钢琴,摆在家中,就好像小姑姑没有离开一样。

  伍

  搬离民运街34号,

  却离不开大连这座城市

  上个世纪90年代,唐宁的父母到美国访学并定居,提出让孩子们跟他们去美国。“但我觉得,我的根在中国,我的事业、朋友、学生、亲人都在这里,无法离开。”唐宁说,其实中国的发展并不比哪个国家差,最重要的一点,是她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事业,有快乐。“当然父母也是非常开明的人,他们尊重孩子的选择。”唐宁说。

  如今,唐宁和老伴都已经退休。两个人学画画、学舞蹈,唐宁空闲时间写写回忆录,还考了驾照,生活充实而丰富。儿子和儿媳工作上也稳步提升,小孙子刚上小学。跟大多数人一样,这是个幸福的四代之家。只不过并不是形式上的住在一起,而是情感上的紧密相连。唐宁说,这些年,有时候她去美国,有时候父母回来,每次聚会家人都会拍照。“从父母年轻的时候,到现在每一次的全家福,我都好好保存。”

  记者注意到,唐宁的家庭相册的确整理得特别细致,家人的、学生的、工作中的、生活上的,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当然其中最多的,就是关于民运街34号的。阳台上、屋子里、大门前……不同年龄阶段的她和家人,冲着镜头微笑着。那笑容穿越时光,诉说着光阴的故事。

  2001年,唐宁最终搬离了民运街34号。“房子太老旧了,没有暖气,还漏水,已经没法维修。”唐宁说,现在那栋房子依旧没有拆迁,有时候她还回去看看。“前两天我的学生路过,还拍了照片发给我。终究很难忘,住了快50年,那是我在大连的第一个家。”唐宁说,当初一家人选择长居大连,是这的气候条件和环境更好,如今她在这里生活了67年,这里早已是她心中最美的故乡了。

城市活动More

  • NEW
  • 中荷球根花卉博览会在大连英歌石植物园启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