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文化

外国文学嫁接中国评书水土服不服?

2019-04-01 00:06 大连晚报

  刘兰芳、田连元、连丽如。

  刘兰芳、田连元、连丽如。

  外国文学成了拓展书目的重要来源。

  外国文学成了拓展书目的重要来源。

  最近几年,袁阔成、刘立福、单田芳等评书表演艺术家相继辞世。人们集体回忆着评书为伴的时光,同时一次次追问,在当今社会的文化格局与传播环境下,评书这门古老的艺术将何去何从?

  事实上,相比很多曲艺曲种,评书的生存境况尚不算恶劣。至少现在很多人开始在手机上追听书,而在北京,尽管面临诸多困难,评书以书馆现场演出的形式,正稳步走向复苏。连丽如、马岐两位年近耄耋的评书名家坚持每周登台,演说传统书目,将深厚家学尽情挥洒;王玥波守正创新,注重将相声元素运用到评书表演,渐成中生代评书演员之中流砥柱;更为年轻的武启深、郭鹤鸣等演员也通过持续的书馆表演和网络播放,拥有了固定的观众群体。

  

  外国文学成拓展书目的重要来源

  继承传统之余,在这批年轻演员的舞台实践中,外国文学成为他们拓展书目的重要来源。郑思杰的《白夜行》,叶蓬的《霍比特人》,郭鹤鸣的《哈利·波特》系列,武启深的《十字军骑士》《犬神家族》《冰与火之歌》系列……如此大规模地把不同类型的外国文学改编为评书作品,在评书艺术发展史上绝对是破天荒的。有些书目由于种种原因半途中断,而有些长篇大书仍在更新之中。郭鹤鸣从2012年开书《哈利·波特》,辗转几个书馆,时至今日已说至第五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新书目带来新挑战,催生着评书艺术的新技巧

  评书在外国文学中找到一方新的栖身之所,把外国文学改编成评书,题材上先占了便宜。可这便宜只是一时的,评书作为口语艺术自然不同于文学写作,如果不能按照评书艺术规律重新架构故事情节,并辅之以丰富的表演手段,新鲜恐怕会变成隔阂。

  新书目带来新挑战,自然也催生着评书艺术的新技巧。传统评书开书,或要“先声夺人”,或要“开门见山”。拿《封神演义》来说,传统开法有三:哪吒闹海、黄飞虎反五关、姜子牙下山。前二者即是“先声夺人”,要个热闹劲,以此来拴住书座。后者属“开门见山”,让书胆姜子牙早早出场,叙事清晰明了。

  随着评书艺术的与时俱进,评书演员早已不拘泥于传统的开书方法,但对于《冰与火之歌》这样的鸿篇巨制,如何开书仍是个麻烦事。乔治·马丁笔下的已知世界庞杂宏大、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开书时不能不对书中的种种设定进行必要的说明,否则情节无从展开。

  在叙事技巧上,小说《冰与火之歌》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轮流交换视点的叙事方式。《冰与火之歌》每章均以一个人物命名,此人就是该章的视点人物。小说通过不停的视点转换推进故事进展,交织出不同的人物命运。传统评书多以书胆为主要视点架构全书,将轮流交换视点沿用到评书表演,是对评书叙事技巧的补充与发展。

  

  中国当代文学是曲艺行业可深度挖掘的宝库

  新中国成立以来,戏曲曲艺等传统艺术或长或短、或多或少面临着生存危机。一个核心原因在于,那些传统的艺术语汇对于表现新生活、塑造新人物力不从心。为老作品注入新元素不失为补救手段。新一代评书演员借由改编外国文学实现评书语汇的“升级换代”,尽管还存在一些不成熟,但他们的视野之开阔、创新之大胆、对评书艺术之热爱与坚守,无疑值得赞赏和钦敬。

  唯一遗憾的是,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当代文学处于缺席状态。相比影视、戏剧从《红高粱》《活着》《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等文学经典的获益,曲艺从当代文学中汲取的营养实在太少了。这些作品中的情感表达与思想内涵,同样是曲艺行业可深度挖掘的宝库。文图据北青报

城市活动More

  • NEW
  • 3月29日,大连市中山区东港第一小学举行第三届“科技梦想秀”实践型课程。
  • 有差距,更是追赶的动力
  • 带着巨大的期待,48919名球迷涌入了昨天下午的大连市体育中心体育场,并营造出了火爆的现场气氛,但可惜的是,90分钟战罢,主场作战的大连一方0:1告负,没能像上赛季那样,在广州恒大身上实现联赛首胜。
  • 5个骗子刚来连就被抓
  • 3月1日,西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基础中队接到天津市河东区公安分局协查通报称:有一伙诈骗嫌疑人于2月27日驾车集体逃往大连,请求予以配合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