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文化

腊月说“年”

2019-01-30 00:04 大连日报

良渚文化玉琮上的兽面纹

良渚文化玉琮上的兽面纹

商周青铜器上的饕餮纹

商周青铜器上的饕餮纹

内蒙古大甸子出土彩绘(变体饕餮纹)陶鬲

内蒙古大甸子出土彩绘(变体饕餮纹)陶鬲

    王嗣洲

    每逢腊月人们谈论最多的是年,准备最多的也是为了年,那么“年”是什么呢?

    一

    在中国上古时代的传说中,“年”是一物,是作恶于人间的怪兽。

    “年”头长触角,异常凶猛,长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爬上岸,夜闯村寨,吞食牲畜,作践人间。因此,到了除夕这一天,人们或早早地逃往深山,或闭户家中,以躲避“年”的伤害。尤其是闭户在家中者,为了这天提早储备好丰盛的“年夜饭”。也为了防备“年”的随时侵扰,人们夜不入睡,名曰“熬年”和“守岁”。闭户在家里的人们,避寒取暖,火塘里砰砰啪啪地炸响,如同爆竹冒着红红的火光,始终不断。未承想,“年”被这闪耀的火光和炸响声吓得大惊失色,狼狈逃蹿。从此人们每逢除夕,家家贴红色对联,燃放爆竹,户户烛光通明,守更待岁,以躲避邪恶“年”兽。

    所以爆竹、桃符以及一切代表喜庆的红色,追溯至初始,皆为驱邪镇恶。先民之所以将“年”想象为一头怪兽,其实质是关乎万物有神观念下的力量崇拜,即图腾崇拜,以此护佑人间。

    今天,我们已经无法再从“年”字的笔触里寻觅到凶神恶煞的蛛丝马迹。诚然,民间中所言的“过年”“年关”“年头”“年月”,皆有着对“年”敬畏的多重含义。此间深邃的隐意,或许与远古狰狞的“年”有着一定的关联。而考古学良渚文化玉琮上神秘莫测的兽面纹,商周青铜器上青面獠牙的饕餮纹,或许是与其相关抽象与具象的载体所见。

    二

    中国传统文化里,每逢腊月三十,是诸神降临的日子,呼应着震荡山河的爆竹声连绵不断,震慑着一切侵蚀人间的妖魔鬼怪,以此昭示避邪的威力。

    至子时,意蕴着新的一年降临。横向与纵向,历史与现实,此时神灵般的庄重交织。弥漫在伊始的一仪一典,拜祭祖先,祈福人丁兴旺;与列祖列宗灵魂对话,一言一语,保佑子孙后代。这一切繁杂而有序,似乎成为一种(家族)传统模式,历经沧桑,薪火相传。

    在我的记忆里,此时一切清空与先祖相呼应。一桌热气腾腾的年夜饭,承载着传承与厚望。有饺子、有鱼、有肉、有青菜、有酒……盛满未来一年美好的愿望与期盼,均在这里对应着深深的寓意。

    今天看来,一张圆桌,仿佛就是历史的年轮,永不停息。一桌饭菜,依然有着挥之不去的思念与乡愁。一副春联,总是充满着喜庆的希望与未来。年复一年。

    三

    依学术的考量,从历史学上古时代的传说、民俗学的印证、考古学的物证,及纵观历史的艰辛与传承,仅在“年”的演变轨迹中,我们深刻地体验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精深博大。她是在诸多文化因素深邃的“个案”中叠加与堆积起来的,形成中华民族永不湮灭的强大文化基因,生生不息。

    (作者系旅顺博物馆研究员)

城市活动More

  • NEW
  • 连续一周的强冷空气,并没有冷却大家对我是亚洲天使暨第14届瑞丽模特大赛的热情。
  • HOT郑怀宝篆刻《心经》展
  • 怀宝先生的篆刻作品,不仅表达了他的艺术追求,也从某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