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

老爸老妈我欠你们一个拥抱

2019-01-25 00:10 大连晚报

  《歌手2019》,音乐串讲人吴青峰的“娘娘腔”解说让我几乎炸裂,难不成芒果台就是想省一票解说费不成?但是,上周,作为歌手的吴青峰却唱出了令人心动的感觉。绵密细长的声线演绎的一曲《我们》,让人一时间忘却了原唱陈奕迅,也让吴青峰自己落泪。

  “我的遗憾,就是你的遗憾与我有关。”

  吴青峰在用歌声怀念父亲,“没有办法再跟离开的爸爸说一句爱他的话了。”

  曾经,父子深爱彼此,却各自执拗。

  这,几乎就是一类亲情,很典型,挺普遍。

  几天前,老母亲电话过来,“我明天上午去医院复查心脏起搏器,你要是有时间,过去一趟,看看......”年过七旬的父母与我同城居住,却坚守独立,“不到万不得已,不麻烦孩子”,是他们的口头禅。这通电话,算是不多见的“半求援”了。

  我来自一个教师之家。也许是父母见多了身边的优秀,所以一直平庸无奇的我在他们眼里是失望的代名词,“你看人家小刚小红”就清晰地活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小学时我偷偷给自己批了100分的70分语文卷,以及高二上来28分的数学成绩,让他们几乎失去对我的基本期待。

  彼时,报志愿还是在高考前。我填了父母的母校,他们只说了“不行”,改成了“提前录取”。结果我却一鸣惊人晃晕众人。

  我以高分上了父母为我选择的学校,大学期间,每逢假期回家,从上火车起,我都在攒足情绪酝酿,回家头件事就是拥抱下爸爸妈妈。可惜,每次家门打开,都是气场不充分,情绪不对等——没有热烈欢迎,何来热烈拥抱?

  现在想来,也许,构思拥抱的我,最期望的还是他们以自己为傲。

  无论我们长到多老,内心里,最弥足珍贵的,还是来自父母的肯定和欣赏。

  工作以后,取得小成绩、得到可观的月薪,我都在第一时间与父母分享。母亲面对我领导时说的是“这孩子脾气不好”,父亲则紧皱眉头对我的还房贷压力表示“啧啧”。

  在我为人父之前,感觉父亲很少喊我的名字,但就在前年,一次打开房门后,老爷子轻声对我说“呦!是东东来了!”

  当时,父亲满脸笑意,不再严厉冷毅。

  不久前,又看了遍《龙猫》。一个附属链接说:作为艺术巨匠,宫崎骏治愈了全世界,却唯独遗忘了自己的儿子宫崎吾朗。无论吾朗如何优秀,父亲都不满意,吾朗甚至评价宫崎骏是个0分父亲。

  这时候,我突然坚信:宫崎骏的内心深处,一定以吾朗为荣!

  陪着母亲从医院出来,斑马线上,我下意识地变换着左右手,为她“屏蔽”左右来车。我的视线下,母亲一头银发,柔软闪亮。倔强独立一生的她,自然享受着儿子这并非360度环绕的拥抱。

  我们直抒胸臆的“爱”更多的在用文字抑或心意表达,而真挚细密的情就渗透在彼此的每一个生活互动,哪怕是司空见惯的嗔怪和互怼中。

城市活动More

  • NEW
  • 连续一周的强冷空气,并没有冷却大家对我是亚洲天使暨第14届瑞丽模特大赛的热情。
  • HOT郑怀宝篆刻《心经》展
  • 怀宝先生的篆刻作品,不仅表达了他的艺术追求,也从某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