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社会

30岁“老消防”能干多久干多久

2018-12-28 01:17 大连晚报

  12月8日,一张被称为“冰与火之歌”的照片刷屏了无数人的手机:在大连中山区民主广场附近,已经有近百年历史的吉庆街30号老楼突发大火。在火场奋战数小时后,一名消防员全身结了冰,他顾不上拍掉冰块,神情专注地处理着火情。烈火炙烤,冰甲披身。网友说,这是寒冬里最温暖的一张照片。

  照片的主角,是今年30岁的大连消防中山大队青泥洼中队执勤中队长助理岳永峰。消防队员冲进火场后,由于天气寒冷,灭火时沾在身上的水冻成冰。火的炙烤、冰的刺骨,谱写了现实版的“冰与火之歌”。有人拍下了岳永峰和队友的照片和视频,随后在网络上热传。

  新闻背景

  2018年10月9日10时,一支为共和国、为人民群众赴汤蹈火、浴血奋战的英雄队伍集体退役了——公安消防部队正式移交应急管理部。继武警水电部队,武警森林部队后,武警消防部队53年的现役成为历史,不再列入武警部队序列。在转到地方后,消防部队的现役编制全部转为行政编制,成建制划归应急管理部。

  无论是武警部队编制还是行政编制,大连消防都一直在守护这座城市。仅以2018年为例,全市消防共接警出动6330起,其中火灾1790起、抢险救援4502起,出动车辆10697辆、警员59445人,营救被困人员1006人。无数像岳永峰一样的年轻人,始终奋战在第一线,抒写着灭火前线的“冰与火之歌”。

  “天津街附近有居民家起火,青泥洼中队全队出动增援!”伴随着急促的警铃声,大连消防青泥洼中队30岁的“老消防”岳永峰和全队兄弟们一起奔向已经发动起来的消防车。时针指向中午12点,这些精壮小伙子的身后,扔下满桌刚吃了几口的午饭。

  一个小时后,当一身烟火味儿的消防员们返回饭桌前时,饭早就凉透了。不少人的衣服上,都结了一层“冰甲”。小伙子们顾不上换衣服,先匆匆吞下桌上“迟到的午餐”——一旦下一场火情“连上了串儿”,再吃饭就不知是啥时候了。

  这一年里,类似的场景对于岳永峰和大连1127名消防员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

  全身结冰的不止我一个

  时隔半个月,岳永峰说自己早忘了“网红”的光环。谈起因“身披冰甲”成为“网红”的经历,岳永峰憨厚地说,“全身结冰的不止我一个,身边不少同事的身上都挂着冰碴和冰凌。”岳永峰说,9年的消防生涯,类似的火场他进过很多次。

  火场,对于每个消防员而言都是再熟悉不过的“战斗场所”。这一年时间里,岳永峰就无数次面临“冰与火”的考验——今年7月30日17时48分许,位于甘井子区虹港路上的大商集团果蔬批发市场1号厅突起大火,包括岳永峰在内的229名消防员在烈火浓烟中,高温炙烤下,奋战了数小时,大火扑灭了,岳永峰等多名消防员却中暑瘫倒在地;2010年10月24日下午,大连新港码头油库“716”爆炸事故现场拆除着火油罐时,引燃罐体内残留原油,再次发生火情。参与救援的岳永峰站在罐体上灭火,“罐体温度特别高,让我想到了‘铁板烧’,感觉脚都快融化了。”

  2018年是岳永峰当消防员的第十个年头,出火场上千次。回顾十年消防员经历,他说12月8日的这场火并不是战斗难度最强的一场火。“就像身披冰甲这样的经历,每个在冬季出过火场的消防员都有过!”他说。

  要过年了 他说自己很想家

  岳永峰的老家在山东临沂兰陵县,家里有三兄弟,岳永峰排行老二。2008年,岳永峰入伍加入大连消防队伍,“我们一家人都支持我,尤其是我父亲,他因为种种原因,当年没有当上兵,这么多年都很遗憾。”岳永峰说,受他影响,弟弟也入伍了,“我们兄弟当兵不仅实现从小想参军的愿望,也圆了父亲的‘当兵梦’。” 但是这些年来,岳永峰一直不敢跟家人和父母讲述自己的工作环境。这次意外成为“网红”,他最担心的是父母在网上看到自己身披冰甲的这一幕——每次打电话回家,他总是报喜不报忧。“怕家人担心!”他说。 又是一年岁末,眼看春节越来越近,30岁的岳永峰也挺想家。入伍十年,每一个春节他都在岗位上度过。春节,也是每一个消防员最忙碌的时候。小岳说,敲响新春钟声的时候如果没出火警,他一定会给家里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年迈的父母,当然也要听听他们的唠叨:啥时候成家?还不给自己找个媳妇?

  “找媳妇?哪有时间啊!”小岳苦笑。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他想“出去看看”

  火警只是消防员处理的很多警情中的一种,他们平时还会经常处理类似跳楼、开锁、掏马蜂窝等等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每天的日子都在忙碌中度过。在每一次警铃响起的间隙,这些年轻的小伙子会抓紧每一分钟时间训练健身、打扫卫生检查车辆。空闲时间很有限。虽然岳永峰所在的青泥洼中队坐落在大连最繁华的市中心,但岳永峰很难有时间出去走走,和战友们一起逛一逛,看一看。

  四层高的红色消防小楼,加上不大的一块操场,是小伙子们活动的全部区域。记者采访的间隙,灭火时一脸严峻的小岳终于放松下来,能和队友们轻松地玩上一场篮球,就是他最大的消遣了。

  但当消防警铃响起时,他则要立刻穿上战斗服开上消防车,奔赴消防员的战场。

  记者有话说

  在大连消防中山大队青泥洼中队,30岁的岳永峰已经是队里的“老同志”了。其他队员大多是20刚出头、满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小伙子。

  但与我们固有印象里的90后00后完全不同的是,这些消防队员身上有股子沉甸甸的成熟劲儿。这可能和他们的日常工作环境有关——无论前方是时刻可能爆炸的起火油罐,还是“步步惊心”的火场,他们都得端起几十斤重的高压水龙,直面高温热浪,直面生死考验,绝不回头。

  每次发生天灾火险,他们都是人群中的逆行者。他们的背影也是人群中的“最美背影”。

  和这些年轻人在一起呆久了,你会发现他们也并不是“机械战警铁血战士”,年轻的他们也有小心思,也有青春期独有的烦恼。驻守在青泥洼桥这个大连最繁华的地方,小伙子们却几乎没有时间出门转转,去看看这花花世界。站在楼顶看向远处的高楼大厦,小伙子们最常议论的,总是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尽自己的最大努力,能干多久就干多久。”这是岳永峰的答案。

  文/首席记者万恒 /图/本报记者张瑜

城市活动More

  • NEW
  • 连续一周的强冷空气,并没有冷却大家对我是亚洲天使暨第14届瑞丽模特大赛的热情。
  • HOT郑怀宝篆刻《心经》展
  • 怀宝先生的篆刻作品,不仅表达了他的艺术追求,也从某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