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金融

中国“加盟连锁”的起点是大连用7张桌子两个包间拼出来的

2018-11-30 04:58 新商报

  宫玺坤

  中国全聚德集团大连烤鸭店董事长。生于1946年,7岁时来到大连。1981年,宫玺坤被西岗区政府委派成立企业安置待业青年,先后创立和经营了多家集体企业。1986年,与全聚德合作,在大连开出了全聚德在全国异地经营的第一家店,至今已经有32年的历史,成为大连餐饮业的一棵“常青树”。

  新开路14号,全聚德烤鸭店已经在这里静静地伫立了32年。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这是闻名全世界的“全聚德”在全国异地经营的第一家店,而在它落户大连的1986年,“加盟”、“连锁”这样的字眼,在中国餐饮业,还并没有出现。

  如果不出差,72岁的中国全聚德集团大连烤鸭店董事长宫玺坤每天都会在上午9时到办公室上班,几十年来,从不耽误。从7岁时来到大连,这位勤奋的山东人就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一部分。

  向80名

  待业青年

  借了16万

  他走进了东关街

  1946年,宫玺坤出生在烟台一个商人世家,父亲早年毕业于山东省立商业专科学校。1953年,7岁的宫玺坤来到大连,跟姨夫一家生活在一起。姨夫家当时住在大同街,经营着一家叫做新大酱园的食品制作厂,经营着香油、咸菜、糕点等等,前面开店,后面是自己的家。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宫玺坤开始接触了“做生意”。在学校,他是好学生,三年半就读完了小学,初中也跳级完成,在家里,他帮忙照看姨夫家的买卖,小小的年纪就已经参与开发票、交房产税这些生意上的事情……“后来公私合营,再后来到工厂当学徒,做汽车修理,学习汽车电气,……”宫玺坤说,少年时的经历,让他比一般人都更有点“商业头脑”。所以当他有机会调入机关做企业管理工作,他立刻就显示出了这方面的天赋,接连创办了多个集体企业。他觉得,自己是个“做买卖有瘾”的人。

  上世纪80年代,大量知青回城,改革开放的大潮也让大连城市经济发展也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1981年,宫玺坤被西岗区政府委派成立企业安置待业青年。“房无一间、地无一亩”的宫玺坤,带着200名待业青年,开始了艰苦的创业。1983年,瞅准了一个机会,宫玺坤带领当时的一家集体企业与大连的一家国营企业联营建设了现在全聚德位于新开路的那座大楼。没有资金,他凭着当时国家对于待业青年每人5000元的安置政策,向80人借款16万。那时的16万元是一笔不可想象的数字,但在他看来,背靠着繁华的东关街,又有改革开放的大势,经济发展指日可待。

  三赴全聚德

  拿回第一个

  异地经营权

  “当时,西岗区政府下发了一条通知,要建设新开路商业街,要求所有临街一楼都要改造成商业网点,不能改造成的,需要缴纳网点建设费。”宫玺坤说,东关街历来就有商业聚集区的基础,这也是政府当时要打造新开路商业街的重要原因之一,而这让他觉得,机会来了。他把目标锁定了国内最“有名”的餐饮老字号—全聚德。

  宫玺坤去了全聚德三次,前两次都吃了闭门羹。直到第三次去北京,全聚德的负责人才肯见他。“在全聚德门外叩门的人中,我不是最有钱的,也没什么背景,就是靠着自己的诚意。”宫玺坤说,当时双方商定,以联营的方式在大连经营全聚德烤鸭。1986年,全聚德的牌子在大连东关街附近的新开路14号挂起,几乎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因为,这是创立于1864年全聚德这家百年老字号在北京之外开出的第一家店面。而宫玺坤也成为获得全聚德烤鸭异地经营权的第一人。当年,这里只有7张桌子,两个包间。一套烤鸭,28元。

  刚开业的全聚德,成了大连的新闻点,很多从小到大都没走出过大连的老百姓都争着来看看,传说中的全聚德烤鸭到底怎么个好吃法。“包间就不用说了,大厅的散台吃饭都要排队,连一些贵宾来吃饭,都经常要在大厅里排队等。”宫玺坤记得当年全聚德新开路店门庭若市的盛况,尽管上世纪80年代大连人的工资都只有几十元钱,但是全聚德一天的营业额却可以达到数千元。

  一个名字

  背后的

  体制变迁

  1986年第一家店在大连开业的时候,这家店的全称叫做“北京全聚德烤鸭店大连分店”。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就是这个名字的审批,在当时却煞费周折。“当时的工商企业法规定注册企业名称必须得有当地名字,也就是“大连市”的字样。”宫玺坤回忆说,地方工商局只有审批挂地方名头企业的资格,仅凭与北京全聚德的这个合同,这个名字就无法审批通过。“街道、区、市的多级政府为了这么一个简单的名字多次沟通,都没有办法,”宫玺坤说,最后,还是时任市长魏富海签字批示,希望可以将此作为服务窗口搞一个试点。“现在看这些事都觉得很平常,但是当时,的确难度很大。”

  现在,这个几经周折的名字已经改成了“中国全聚德集团大连烤鸭店”。宫玺坤说,这也是全聚德连锁加盟体系成熟之后的变革。当年,宫玺坤找到北京全聚德和平门烤鸭店谈合作经营,尽管当时和平门店是全亚洲最大的单体餐馆,但是当年中国还并没有连锁加盟这个概念。“对于如何合作、什么模式,全部是我们摸索进行的,”宫玺坤说,最开始双方商定,全聚德负责提供鸭坯,大连店可以使用全聚德字样,有全聚德提供来自北京的烤鸭师傅,每半年一轮换,大连店按照销售额的一定比例向北京全聚德上交。“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经验,堪称中国最早的连锁加盟雏形了,”宫玺坤笑言。直到4年之后,肯德基才在北京落户,加盟连锁才开始在中国有规模地出现。而6年之后,全聚德才成立集团。“我们与全聚德的合作一直非常愉快,因此,成立集团之后双方的合同也一直延续。”

  这些年,全聚德的烤鸭从当年的22元一套,到现在的198元一套,价格已经翻了数倍,大连的几家店面也几经扩充。但是,宫玺坤却一直坚持在维护全聚德的传统制作工艺上从不怠慢。作为全聚德最早的“加盟商”,开始的时候,宫玺坤从北京请来了最有经验的烤鸭师傅,而为了守护品质、培养大连团队,他留这个技术核心团队在大连呆了整整8年。“用果木炭火,沉下心来,才能烤出有味道的鸭子。”宫玺坤说,坚持做一件事,感觉很好。而更让他骄傲的是,改革开放40年,从最早的全聚德一枝独秀,到现在大大小小的餐饮店星罗棋布,全聚德大连烤鸭店和他一起见证了一个城市餐饮的成长。记者孙霞

城市活动More

  • NEW
  • 连续一周的强冷空气,并没有冷却大家对我是亚洲天使暨第14届瑞丽模特大赛的热情。
  • HOT郑怀宝篆刻《心经》展
  • 怀宝先生的篆刻作品,不仅表达了他的艺术追求,也从某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