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

联合对抗甲状腺乳腺术后瘢痕

2018-09-18 00:42 大连日报

    尽管微创手术越发普及,但在瘢痕产生的诸多原因里,手术切口仍是其中的一大类别。尤其是乳腺、甲状腺这两处切口,给患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负担。已经与乳腺癌打了20多年交道的市中心医院乳腺外科一科张海青主任介绍,与欧美国家相比,一方面我国乳腺癌诊断的平均年龄是45~55岁,较西方女性年轻了10~20岁,35岁以下年龄段患者约占10%到15%。另一方面,我国已发现的乳腺癌患者中,20%为早期,80%为中晚期,这一数据恰好与欧美国家的数据相反。而这两个特点也决定了在我国的乳腺癌患者中,有保乳及乳房重建需求的患者虽然数量不少,但能最终实现的患者人数始终徘徊在20%左右。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乳房缺失、术后瘢痕都深深困扰着女性患者,为此,大连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科携手该院乳甲外一科成立瘢痕治疗及乳房再造MDT,希望通过不断探索能在不久的将来解决这一难题。

    乳房再造

    修复的不仅是身体更是心理

    乳房全切术后,能坦然面对残缺的女性少之又少,有的甚至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和勇气。尽管一半以上的患者希望找到整形医生和乳腺外科医生探讨再造乳房,可是既往的手术方法,涉及到住院、全麻、供区缺损、受区成活率低等风险,多数患者没有勇气再次躺到手术台上,张海青主任介绍,目前,国内乳腺癌术后患者乳房再造率很低,不足10%。

    大连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王琳表示,经典的手术是在乳癌手术切除病灶组织和必要的腋窝淋巴结清扫后,即刻或者放化疗后择期用腹直肌或背阔肌进行皮瓣转移再造一个真的乳房。12年前,她就已赴韩国、日本学习并掌握了这项技术。最新的手术方法是在局麻下完成,将自体脂肪注射到缺损的乳房区,既可以软化瘢痕,又能根据健侧乳房再造一个真实、绿色的乳房,通常进行2~4次门诊手术即可,在发达国家接受者众多。

    不过该技术对于术者和医疗机构的门槛要求很高,王琳团队从事自体脂肪移植已长达15年,完善的术前检查、精细的手术过程、缜密的术后随访,各个环节无缝衔接,还有日本“活细胞隆胸之父”吉村浩太郎博士连续五年的加盟,让每名患者都能拥有自己的乳房,乐观自信地面对生活。

    瘢痕淡化

    趁早治疗效果更佳

    已经形成的瘢痕分为增生期、成熟期等不同阶段,有凹陷性、隆起性、瘢痕疙瘩等不同类型,所以治疗方案截然不同。一般说来,受伤后半年之内是治疗瘢痕最有效的时期,通过药物、激光、注射等方法能有效的抑制瘢痕增生。对于一些畸形错位的瘢痕,应用微创的整形美容手术是目前治疗瘢痕最常用和最有效的方法。对于小的疤痕,可以直接切除,然后用特殊的美容缝线,小针细线分层对合、减张准确缝合。对于超过3cm以上宽度的瘢痕,需要局部整形、转移皮瓣,皮肤组织扩张器或游离植皮。对于更大的瘢痕,则有更复杂的治疗方法。王琳表示,相比治疗,瘢痕的预防更佳重要。首先,外科手术减少瘢痕要从细节出发,如手术缝线的选择、手术切口的设计、易产生瘢痕位置的规避等,还要进行无张力缝合,减少牵拉弱化瘢痕。其次,患者要注意防晒,避免色素沉积,更要第一时间进行治疗。

    近年来,中心医院整形美容团队与院内的脑外科、手足外科、甲状腺乳腺外科的合作越来越多,与此同时,科室接诊的瘢痕患者及乳腺修复重建患者也在不断增加,正是由于多学科合作经验的不断积累及患者需求的增加,促使大家要实践多学科联合诊疗模式MDT,让患者打破信息壁垒,可以得到更及时更专业更周到的医疗服务。

城市活动More

  • NEW
  • 怀宝先生的篆刻作品,不仅表达了他的艺术追求,也从某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
  • 奥运文化主题展开幕
  • “传承奥运,展望2022”奥运文化主题展于8月8日在国家体育场鸟巢开幕,免费面向公众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