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金融

“亚洲书店” 成了一种东方文化符号

2018-09-11 04:59 新商报

  近十几年亚洲发展出了特殊的书店新形态。与欧美两极化的巨型连锁书店和精品独立书店不同,亚洲区域内,书店模式开始与生活方式紧密结合。这些书店位于人口密集、土地价格最高的城市核心区,空间设计舒适有个性,成为城市人最重要的精神消费地。

  1

  一个很好的文化连接器

  今天我步入的书店,已经是一个大型文化消费场所。书店是一个连接器,用无形的商业逻辑连接文化和消费。

  “书店里为什么不能有宠物店呢?”这倒让我眼前一亮。走进言几又在成都ifs的店铺,首先吸引人的是一个进口食品超市,它时尚透亮,透着物质的丰富。再往里走,犹如一个神奇世界,这边是学者谈论严肃文学和文学评论的空间,那边是洗剪吹发型屋。除了常见的儿童区、文创区,照相馆门口排着几个女孩,咖啡书旁边是手冲咖啡讲座,小剧场里有小型的音乐会。西安即将开放的言几又请来的是茑屋家电的设计师池贝知子,她对设计理念和生活方式有着独到见解。

  30年前,日本经济腾飞,茑屋书店诞生。20年前中国台湾经济进入快速发展期,诚品诞生。一个社会的精神产品伴随其经济的步伐,书店本身的形态,在售卖书籍的基础上,做了极大的延伸。文化、品牌和商业不应该矛盾,复合化、多元化的核心逻辑是:书,是一个很好的文化连接器。

  2

  书店的形态并非只有一种

  2014年,但捷成立“言几又”书店,在北京中关村成了热点。北京成为言几又迄今销售最好、读者最活跃、质量最高的单店。而成都紧随北京之后,成为全国拥有书店数量第二多的城市。如果说茑屋书店占据着每个日本城市的文化心脏,成都则以包容的心态吸引了全中国所有的有影响力的书店品牌进入。“这个城市很容易从温饱跃升到文化消费和精神追求上去。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在书店消费里的差距越来越小了。”但捷说。

  知识给亚洲带来新的消费领域和人群。在中国台湾和日本,匠人的瓷器、茶等等有故事和文化属性的产品,在但捷看来就是知识消费的一个样本。茶和瓷器需要有大量的知识储备,来完善对于这个消费的体验感,比如教人看展览的书、教人插花的书,都会与其产生大量的连接。而亚洲的好书店能做到的,是将这些连接真实呈现出来。

  书店的形态并非只有一种。重庆的书店有自己提前于时代的判断;西安的书店请的作者,要面对城墙和碑林;曼谷高楼里的书店仿若外星;北京的绘本书店为自己色彩斑斓的地毯喜悦而烦恼。这些书店老板聚集在一起,各自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

  茑屋和诚品,是亚洲人共同的精神符号。书早已不仅仅是书。茑屋书店创业以来已经拥有1000多家店铺,和6000多万会员,占日本人口的一半比例。他们更加深谙这样的文化消费所能带来的极致。他们触觉敏锐,将创意不断融入生活中的共性。

  纵深

  最雄厚的资源

  在数据部

  表面上看,去年言几又全国2000多场活动,没有给36家店带来实际的收益。但捷说这并不重要,文化空间应该连接的是人和文化,人和生活,更进一步是人和人。“体验感的提高会使用户黏性大增。”

  选书部20多人,文创采购部20多人,但言几又最雄厚的资源在数据部,总共50多人。“什么东西好卖、新鲜、属于哪个人群,这些全部由数据说话。”数据部呈现出来的结果往往是在意料之外的:网络文学所代表的畅销书在很不显眼的角落里;最被关注的文学作品是《红楼梦》;讨论热度最高的书店是三联书店作家们受到年轻人的欢迎和喜爱;一场李敬泽和周国平、蒋方舟、阿来对谈的活动上,大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很有意思……    文/x喵

城市活动More

  • NEW
  • 怀宝先生的篆刻作品,不仅表达了他的艺术追求,也从某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
  • 奥运文化主题展开幕
  • “传承奥运,展望2022”奥运文化主题展于8月8日在国家体育场鸟巢开幕,免费面向公众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