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社会

这位大连老人的爱情感动了全中国

2017-09-05 05:22 大连日报

    本报讯 “缝纫机已买好,放在一久家,我去看了一下……我可能5月10号前后才能回去,您不要着急……”“我在此工作很忙,但一切都好,一点不要挂念,我到药房给您买了一盒暖宫丸,其余的药买不到,我设法去医院开。”——一位老人找不到家了,只知道自己是大连理工大学的,连自己叫什么也不记得了。被民警找到时,他身上只有两样东西,一件是这封40年前他写给爱人的信,另一件是一张17年前爱人离世的火化证明。仿佛对他来说,只要这两样东西还在,老伴就在,家就还在。这两天,这封写于1977年4月30日的家书感动无数网友。网友们评论:“就算忘了全世界,也不会忘记他最爱的人。”“老人用岁月诠释了爱情最美的样子!”

    这封信的信纸已经泛黄,抬头是“国营辽宁省庄河县长岭农机修造厂”,落款是“生”,信的开头是“亲爱的馨”。记者昨日从大连理工大学了解到,信中的“生”和“馨”正是大连理工大学仪器厂离休老干部张连生和已故爱人孙懿馨的名字。现在老人已经回到了家。

    张连生的女儿回忆,1973年到1977年,她的父亲在拖拉机站工作,这封信就是写于那个时期。她说,虽然生活并不富裕,但父母感情非常好,从来都是出双入对,没见他们吵过嘴。“母亲人长得漂亮,喜欢打扮,父亲出差回来也经常给她买衣服”。

    张连生和孙懿馨相识于大连理工大学(原大连工学院),同在仪器厂工作,张连生在楼上负责设计,孙懿馨在楼下指导学生实习,共同的专业和志趣促使两个年轻人迅速相识、相知、相爱,和和美美过了一辈子。张连生的女儿回忆,母亲对父亲的工作无条件支持,父亲下乡时,母亲一手操持家务、照顾三个孩子,毫无怨言。父亲回城时,曾说过“无论如何要为党好好工作,多培养学生”。

张平媛记者谢小芳

城市活动More

  • NEW
  • 旅游新要素成为旅游学界、业界和社会关注、讨论和研究的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