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社会

重现《核舟记》之后大连核雕韩再出发

2017-07-24 05:24 新商报

  桃之夭夭,桃花象征春意,桃子寓意长寿,桃木相传有辟邪之功,桃核则沦为弃物,唯有核雕师可让它化腐朽为神奇。桃花年年笑春风,但挡不住桃树老去。曾经让《核舟记》实物再现的韩志耀如今也变老了,今年已经61岁,去年便该退休,手续至今没办下来,而且希望渺茫。

  家传手艺在他手中蜕变

  圈子里,韩志耀有个别名——核雕韩。此名似乎暗藏着一种宿命,韩志耀与桃核雕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筋骨相通,血脉相连,互相成全,谁也别想离开谁。

  韩志耀走上桃核雕这条路,是因为家传。

  姥爷家祖祖辈辈地传承这门手艺,韩志耀从小便跟着姥爷和妈妈学习雕刻桃核。不过,到姥爷这辈儿,一些精湛的技艺失传,雕的都是小挂件、手把件,题材以花篮、十二生肖、八大神仙为主,形式过于简易、单调。

  童年时代,韩志耀的第一件核雕成品是个花篮,穿绳挂在脖子上,挺有成就感的样子。

  潜移默化中,韩志耀爱上核雕。可是,家传手艺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好像有一双巨掌推着他不断地前行创新。

  二十多岁时,他摸索着以圆雕形式雕摆件,比如一些简单的核舟,从而完成了对姥爷和妈妈的超越。

  之后,便是对自己的超越。技术上,圆雕技术成熟后,转攻浮雕、镂空雕、写意雕。题材上,则是挂件、摆件、核舟大观、长篇组雕。

  冲破种种障碍让核舟重生

  2001年,韩志耀再现了失传近五百年的一件作品——《核舟记》里面那只核舟,此举奠定了他在桃核雕领域中独领风骚的地位。

  在那之前,韩志耀没读过《核舟记》,否则,明代核舟再现时间会提前。2000年,韩志耀到沈阳参展,一位大学老师来到他的展台,见他的核舟全打不开窗,就提到《核舟记》,说500年前,核雕就能打开窗户。

  《核舟记》入选过中学语文课本,明代奇巧人王叔远于径寸之木上大作文章,共计刻有:五个人、八扇窗;船篷、船桨、炉子、茶壶、手卷、念珠各一件;对联、题名和篆文共计34个字,将苏轼夜游赤壁情景定格在一枚桃核上,这奇技也算是亮到家了!

  说者也许无心,听者绝对有意。韩志耀回到大连立即找来并反复研读《核舟记》,历时半年,十易版本,2001年,只闻其名不见其物的“核舟”问世。这件惊世之作,当然获得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

  韩志耀由此获得核雕韩的别称,那是赞誉。大家都知道泥人张吧。

  《核舟记》理应由核雕之乡苏州再现,那儿的文化土壤足够肥沃,可它偏偏出现在大连,自有其必然性,为了重现核舟,韩志耀从历史、文学、技术三个层面上挖掘,冲破了多重障碍。

  从《核舟记》出发,韩志耀又创作了《扬帆》,小舟上有24扇能够打开的窗户,里面有21个人,技艺令人叹为观止。

  核舟大观系列之后,韩志耀又创作了组雕《清明上河图》,69只桃核上,刻有一百多个历史人物。这组作品,耗时三年,令他二度获得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

  随着年龄的增长,韩志耀对核雕的兴致有增无减,近年来,写意雕是最让他动情的一种追求。

  所谓写意雕,一如写意国画,以刀代笔,在桃核上以线取形、以线立意,意趣浑似天然,寥寥几刀,作品便实现了文学性表达。这种写意核雕,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给观者以想象余地,甚至参与二度创作。

  一场宿缘

  核雕韩跟桃核雕结的是宿缘,剪不断,理还乱。

  韩志耀生于1956年,本当于2016年退休,可到现在也办不成退休手续。不幸的原因是,他工作过的单位都黄了,在某一次调转过程中,档案就无影无踪了。

  一纸档案有多重要?少了它,你就没有办法退休!

  韩志耀渴望每月可领几千元退休金的日子,那样可以腾出时间研究核雕理论,静下心带徒弟,让核雕这个非遗项目传承下去。可眼下,儿子在读大学,他这根家庭经济支柱必须挺立,仍然要到处参加展会谋生计。

  核雕于韩志耀,既是事业,又是职业,既是生计,又是乐趣。难道这是天意吗?年过花甲,眼神花了,体力差了,生计所迫,核雕却不能放下。

  人与技艺俱老,写意雕如水到渠成,琢磨桃核纹理,寻找构图理念,发现桃核雕线性的演进,简捷几刀,桃核犹如窑变,韩志耀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城市活动More

  • NEW
  • 大连歌舞团系列音乐会七月专场本周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