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印象

大连骑警:千锤百炼打造马背上的英姿

2017-06-29 01:08 地铁时报

王文财和同事正在执行任务。

王文财和同事正在执行任务。

女骑警贺玲。

女骑警贺玲。

王文财(左一)和王鹏宇(左二)正在进行刀礼训练。

王文财(左一)和王鹏宇(左二)正在进行刀礼训练。

训练中,王鹏宇已经汗流浃背。

训练中,王鹏宇已经汗流浃背。    

    2017大连夏季达沃斯年会于6月27日开幕,作为负责达沃斯礼宾及安保任务的警力之一,大连骑警让国内外来宾领略了城市名片的风采。提起大连骑警,人们脑海中便会浮现出一个个骑着高大骏马、光鲜亮丽的身影。而骑警们的飒爽英姿,是靠每日高强度、严格的训练打造而成的。记者日前探访了大连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女子骑警大队,记录他们训练过程中的坚持与拼搏。

    每一名骑警必须熟悉所有马的习性

    在女子骑警大队的马厩里,训练教育中队中队长贺玲正在照料一匹名叫“狮子山”的警马,“它这两天一直咳嗽、咳痰,可能得了气管炎,需要输液。”贺玲说。

    据了解,大连的警马都是香港赛马会赠送的退役赛马,它们性格各异。贺玲从警十几年,和许多警马搭档执行过任务,“这些马都是纯血马,它们性子比较烈,智商相当于五六岁的孩子。”回忆起曾经搭档的战友,贺玲说,“小岛怡情”温顺、善良,却不敢上台阶;“龙兄虎弟”怕下雨,一下雨它就把头藏在前蹄之间避雨;“不同凡响”滑头、爱打滚儿,还喜欢蹦高,把贺玲摔到地上,还回头得意地看着她……在她的调教下,这些昔日的赛马都成为了优秀的警马。

    “每一名骑警必须熟悉所有马的习性,熟练掌握相应的马术技巧,才能和马默契地完成各项任务。”贺玲说。

    和马朝夕相处培养默契还要斗智斗勇

    贺玲告诉记者:“培养骑警与马的默契

    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骑警要和马斗智斗勇,让它服从指令。骑警和马几乎形影不离,在每天的训练中,骑警要牵着马打圈,在不断的重复中,让马熟悉指令,然后进行马背训练,让马服从骑警的手脚控制进行慢步、快步、舞步、跨越障碍等技术动作。”

    平时,骑警都亲自打理马,为马梳理鬃毛、清洁身体、清理马蹄等,一边打理马,一边和马交流。从面部到马蹄,要用十几种清洁工具,这样马才能保持健康。马的尾部有一块角度为30度左右的视觉盲区,生人如果靠近盲区,马会感到不安,耳朵就会伸向后面,有的烈马甚至会用后腿向后踢。贺玲说:“训练或巡逻时,如有人靠近马的盲区,为了顺利执行任务,我们要时刻观察马的情绪并且安抚它。”

    采访中,记者听说了一个趣闻:肠胃病是马的常见病,马患病时会不断刨蹄并且回头看自己的肚子。这时,马就要停止工作接受治疗。聪明的“名弹力”掌握了这个规律,只要知道自己要去工作了,便不停地刨蹄、看自己的肚子,示意骑警在自己病了。起初,骑警们都被它蒙骗了,可它总不工作便引起了骑警的怀疑。骑警们发现,“名弹力”一回马厩就悠闲地吃着草,毫无病态,可它一听到周围有动静便立刻停止吃草,保持警惕。最终,“名弹力”还是露出破绽,被抓个现形。他可能自知理亏,像个犯错的孩子,不好意思地低着头。

    日复一日刻苦训练磨练出过硬的骑术

    除了执行任务,训练是骑警们每天的必修课。新来的女骑警几乎都是独生女,此前基本没有吃过苦。但自从成为一名骑警,她们像变了一个人,不论风雨交加,还是烈日炎炎,她们身穿厚重的防摔服在

    训练场上摸爬滚打,直到黄昏才疲惫而归。马术对人的柔韧性和协调性要求很高,起初,每次压腿的时候都有人疼得掉下眼泪。日复一日的刻苦训练,骑警们都磨练出了过硬的骑术。

    王文财和王鹏宇是女子骑警大队的首批男骑警,2016年正式入列。入列前,他们经历了各种魔鬼训练。“骑警除了要具备警察的身体素质和格斗技能外,还要达到仪仗兵的仪态。”王文财说,大队专门请来国旗班的仪仗兵对骑警们进行仪态方面的训练:骑警站军姿时,头、肩、臀要夹着一张扑克牌紧靠墙壁,两手靠腿处、两膝盖并拢处也要夹着扑克牌,一站至少要30分钟,如果扑克牌掉了,就要加时间。训练刀礼时,骑警在军姿的基础上,手持两三千克重的军刀,保持长礼或短礼30分钟。

    王鹏宇说,骑警在地面的严格训练都是为马背训练打基础。骑警和马都要保持立正姿势,在马背上,骑警身体重心始终保持在马背的中轴线上,除了要上身端正外,从侧面看,骑警脚后跟、臀、头要在一条直线上。即使奔跑时马背再倾斜、再颠簸,骑警的上身也要挺直。骑警们都是经历了千锤百炼,才能达到要求。

    挫伤和骨折都是家常便饭

    魔鬼训练不仅打造了骑警们的飒爽英姿,更重要的目的是保障骑警们的安全。王鹏宇说:“骑警只有掌握正确的骑姿,才不会坠马。而在训练过程中,坠马是常有的事。”王鹏宇在初次跨越障碍训练时,由于经验不足,被马直接弹了出去,他落地后滚了四五圈才停下来。“当时摔得脑子一片空白,幸好没有受伤。但不管摔多少次,我们都要回到马

    背上,否则会影响人和马之间的信任,就很难再驾驭那匹马了。”

    王文财也有过坠马的经历,他给记者放了一段他坠马的视频。视频中,王文财坠落到马蹄下,险些被马踩踏。他说:“马不会主动伤害人类,我在坠马时,马有意识地避开了我。”据了解,女子骑警大队中流传着有一个感人的故事:一匹警马在加速跑训练中,突然前蹄失控,致使马背上的女骑警飞过马头,重重地摔在地上。为了避免踩踏落地的女骑警,它以最快的速度迈出一大步,越过女骑警的身体,而它却落地不稳,导致自己的蹄子骨折。

    对于骑警来说,颈椎、腰椎挫伤甚至骨折都是家常便饭。2004年,贺玲和“不同凡响”搭档去北京参加公安部的大练兵展演。由于展演现场临近工地,训练时,噪音惊到了“不同凡响”,它后腿一蹬,踢中贺玲的右腿,贺玲当即跪倒在地,大腿顿时肿了起来。为了不影响任务,当晚,她从宾馆借来一块冻肉进行冷敷,然后再热敷。“幸好没有踢到膝盖,也没有伤到筋骨。不过大腿的脂肪层断裂了,消肿后,受伤的地方微微有点凹陷。”贺玲笑着说。

    每天严格的训练,对马精心的照顾,随着时间的推移,骑警和马渐渐互相信任并建立友谊。人与马相互配合,出色地完成各种场合的礼仪、巡逻等任务。

    夏天,汗水浸透了他们的制服,冬天,他们全身几乎冻僵。虽然吃了不少苦,王文财和王鹏宇对记者说:“在巡逻时,市民的友善和配合,国内外游客的热情与赞扬,让我既感动又自豪。师姐们让大连骑警名扬四海,我们男骑警不仅要传承师姐们艰苦拼搏的精神,还要做得更好!”

本报记者秦龙

城市活动More

  • NEW
  • 由中国歌剧舞剧院精心打造的《国之瑰宝》音乐会将在大连开发区大剧院奏响。
  • 师索民书法作品展明日开幕
  • 由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大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大连市书法家协会、大连美术馆联合主办的“耽古偕行——师索民先生书法作品展”将于4月28日下午2点在大连美术馆隆重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