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印象

535张明信片再现城市旧影

2017-06-29 01:08 地铁时报

星海广场早期的海水浴场

星海广场早期的海水浴场

今造船医院的前身

今造船医院的前身

今友好广场的前身

今友好广场的前身

今旅顺长江路的前身

今旅顺长江路的前身

上世纪20年代左右的星海广场区域

上世纪20年代左右的星海广场区域

    

    那个车马很慢、通讯业还很不发达的年代,一枚小小的邮票和一张薄薄的明信片成了传递异国风情、拉近彼此距离的最佳方式。然而时过境迁,拇指阅读盛行的今天,很少有人会再以邮寄明信片的方式讲述旅途中的遇见、惊喜、感动……于是,明信片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野。但刘勇(网名“猴子哥哥”)、迟连起(网名“远方”)、柳林(网名“大连飒飒”)、周兴(网名“巴比葫芦”)4位有心人,却小心翼翼地将有关大连历史的明信片收藏了起来,集结成了《大连老明信片》一书,以让更多人看到我们这座城的昨日。

    4人因爱好历史结缘网络、相交于生活

    刘勇说,“我和柳林最开始结缘于微信朋友群。因为对他发的一张片子感兴趣,于是我就私信添加他为朋友想多交流交流。但柳林对于我这个网络好友似乎不是很信任,并不愿意多聊。”后来在一次历史爱好者交流见面会上,这对网络上相识已久的朋友终于见面了。经过短暂的交谈后,柳林觉得刘勇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大哥,而且他们发现彼此竟然曾竞拍过同一张历史题材的图片。因为有了这层特殊的渊源,自那次会面后,他俩网络上的缘分便延续到了现实生活中。后来,刘勇又结识了周兴,而周兴和迟连起又是好朋友。所谓“友不在多,投缘为好;人不在众,志同为佳”,在这种“帮传带”的关系下,4个职业、年龄各异的土生土长大连人,凭借着对历史文化这一共同爱好,最终相交到了一起。据了解,4人家中关于历史的藏书皆很众多,其中,刘勇还特意腾出一套房子用来收藏研究喜爱的历史书籍。刘勇说,4人的相识尽管不是很早,却有种英雄惜英雄、相见恨晚的感觉,“可以用一见如故来形容。”

    “前段时间,网上一张《马关条约李鸿章》的历史题材图片,在离竞拍还有3天时间的情况下,价格已经飙升到了200元/张,而且它还不是‘实寄片’,是‘空白片’。”最终因价格问题,他们放弃了竞拍。据柳林说,所谓的“实寄片”是指已经产生邮寄关系的片子,相对于“空白片”,“实寄片”更有研究价值和意义。平时为了节省成本,除了海淘、二手市场等线下购买方式,他们的主要收藏渠道还是通过“孔夫子”、“7788”等线上方式,但

    4个人近几年在收藏上的费用加起来也近乎百万元了。

    一拍即合决定自费出本关于这片土地的书

    4人虽因历史结缘,但真正让他们走得更近的是明信片。“刘勇喜欢研究甲午战争历史,迟连起喜欢研究辽金山城历史文化,柳林热衷于研究老建筑,我则对辽南史前文化情有独钟。”周兴说,私下里,他们经常会聚在一起,交流彼此的收藏心得。而在接下来的相处过程中,4人竟意外地发现,他们对大连的老明信片都有着浓厚的兴趣。

    “在收藏方面,我的藏龄比柳林大,但在购买明信片上,柳林可以说是我的老师。”刘勇说,当他开始买明信片时,柳林第一句话就告诉他“哥,这个东西上瘾”。对于柳林的好言相劝,刘勇并没有领情,但等到刘勇真正开始收集、购买明信片时,才发现这已成了戒不掉的瘾,“只要一看到好明信片就想收藏,欲罢不能。看到好明信片花落别处,就会难受很长时间。”好在通过明信片回溯城市历史变迁的快意感大大地填补了遗憾,但这种快乐却是很多人感知不到的。“房子被拆,不仅是记忆的消除,更是城市文脉的阻断。”刘勇说,爱家乡就要知历史。作为大连人,对于发生在生我养我的土地上的事情怎可不烂熟于心?于是,为了留住这座城的老记忆,也让更多人能了解到这座城市,4个人去年7月一拍即合,决定将明信片集结成画册,自费出本关于反映大连历史的书。

    为筛选明信片12小时未曾离屋起身时腿已麻木

    想法一出,4人皆全身心投入到大连明信片的筛选、将注解录入电脑、联系出版社等繁杂工作中。因为大家都有本职工作,所以聚会通常都是在晚上,“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外地出差,我们天天通过微信开会,一般是从晚上9点忙到半夜12点。”经过1个多月的初步筛选,去年8月,在最炎热的酷暑季,他们又投入到了紧锣密鼓的第2轮筛选。

    为提高工作效率,4个人专门租了一间房子,“8000多张老明信片铺满整个屋子的地面,4人光着膀子坐在地上讨论、筛选。”那段时间,他们每天都是从早上8时干到晚上8时,近12个小时都待在屋内

    未曾离开,“中午吃碗面后又接着干,8瓶水喝过后仍然口干舌燥。”周兴说,因为长时间盘腿坐在地上筛选图片,再起身时,腿都木了,基本迈不开步子。

    在筛选明信片的过程中,因为每一张片子都需要精准核实,所以就要不断地实地考察、对比。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地貌以及周围环境的巨变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挑战,“据以前留下的老地图显示,鲁迅路上的图书馆原本有5栋建筑,但在实际对比过程中,其中1栋始终没找到。为了确保精准,经过几天的反复考察后发现,那栋建筑原来藏身于楼后,而且从外观上看,根本找不到一丝原貌的痕迹,这也是我始终没有发现的原因。”柳林说,类似这样的情况发生过很多次,有时候去现场对比地形的过程中,还遇到过被狗追着狂撵等情况。但这些丝毫没有削弱柳林等4人对大连历史文化研究的热度,“上班路上发现某个地方好像在地图上曾出现过,就会用手机拍下来,回家后便立马找出原图进行对比。”

    出书过程一波三折

    经过严格的筛选后,他们带着兴奋之情将精心挑选好的535张明信片移交给了出版社。但在书籍进入审核阶段时,出版方突然通知他们,明信片上附带的邮戳、文字因种种原因无法收录书中,而这一消息让他们一度沮丧,甚至动过放弃出书的念头,毕竟邮戳、文字是历史研究最真实的资料,无法收录书中实在可惜。后来几经沟通后,最终采取了在书页中进行关键性信息注释的办法补救。

    都说好事多磨,197天后,关于大连老明信片选题的画册《大连老明信片》,于今年1月中上旬由辽宁师范大学出版了。书中既纵向梳理了1904年至1940年间的大连历史,又横向全景式地再现了大连老店、剧场、广场、码头、车站等已经逝去的老城风貌,与今天的城市风貌或重合或暌违。据悉,该书80%以上的明信片均是首次在书籍中呈现的。目前,该书已被辽宁省图书馆和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

    因为该书属于历史方面的书籍,4人比较担心读者不买账,但在新书首发现场,看到挤满一屋子的男女老少时,他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据了解,此次出版的书籍共花费了6万余元。经过半年多的时间,印刷的600本已所剩无几。当被问及书中哪张明信片最有价值时,刘勇说,很难说哪一张最有价值,因为每一张都是独一无二的、最真实的影像资料。

    也许跃然于明信片上的时光早已随风远去,但冥冥之中,封印着城市风华的泛黄的明信片,往往能为我们解锁出这座城市的灵魂——那些或是久违的,或是被深深镌刻的流光碎影。

本报记者车晓沐 100多年前,在

城市活动More

  • NEW
  • 由中国歌剧舞剧院精心打造的《国之瑰宝》音乐会将在大连开发区大剧院奏响。
  • 师索民书法作品展明日开幕
  • 由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大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大连市书法家协会、大连美术馆联合主办的“耽古偕行——师索民先生书法作品展”将于4月28日下午2点在大连美术馆隆重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