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社会

连续八个小时采访过家门而不入

2017-02-03 00:10 大连晚报

  听说一名去年刚入职的年轻人正好除夕夜在岗,“报哥”一定要采访其本人,他说:“选择公交这么辛苦的行业,这样的年轻人值得鼓励。”

  听说一名去年刚入职的年轻人正好除夕夜在岗,“报哥”一定要采访其本人,他说:“选择公交这么辛苦的行业,这样的年轻人值得鼓励。”

    

  这已经是第21个除夕夜了,大连晚报摄影记者李传报,在公交车上“新春走基层”。他用镜头记录着除夕夜坚守岗位的公交司机,讲述着新年钟声敲响之际的末班车故事……21个除夕夜,就是21个年头,端了24年照相机的李传报,以同样的坚守保持着一名新闻记者的职业精神。明年,他就要退休了。

  这个除夕,记者跟随这位受到晚报人敬佩的老记——“报哥”一起采访,感受他踏实质朴的记者本色。  

  感动的故事

  除夕的傍晚,街景不同往日,商家的关门炮此起彼伏,路上回家的人们步履匆匆。没来得及吃晚饭的“报哥”,脚步也不自觉地加快,约好的采访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17时30分,解放广场28路公交车始发站,背着十几斤重相机包的“报哥”风尘仆仆、如约而至。他告诉记者要采访一对感人的公交夫妻。

  公交司机魏玉斌和鞠花夫妇,同驾一台车已有8年。妻子开早班车,凌晨4点起床,步行半个小时赶到车场提车;丈夫开晚班车,下午1点接妻子的车,直到深夜回家。由于车队人手少,夫妻俩一个月只能休两三天。“报哥”怀里抱着照相机,一边在采访本上认真记录着公交夫妇的讲述,一边由衷地感慨着:“你们两口子真不容易,一个迎接太阳,一个迎接月亮,一年365天周而复始,全家一起吃顿饭的机会一年还不到20次。”

  听得出来,“报哥”已经被这对公交司机深深感动了,他并不多言,手上的快门已启动了连拍模式。

  沿着28路车到和平广场公交枢纽站,“报哥”和记者聊了起来。20多年来,他采访的公交故事从来没有重复过,“每年除夕采访公交司机,感受都不一样。”“报哥”说:“他们每个人都有故事,都很值得写一写。每次我问他们除夕不能与家人团聚有何感想时,他们的回答只有3个字‘习惯了’。”二十多年的基层采访,让他对公交司机的辛苦感同身受,“我对公交司机这个群体特别有感情,他们很辛苦,很不容易。”  

  温暖的深情

  和平广场公交枢纽站,正在慰问除夕坚守岗位一线职工的大连公交集团总经理孙成涛,看见在现场拍照的“报哥”连忙上前拜年,握着“报哥”的手,这位老公交人无限感慨:“传报,咱俩认识二十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一点儿都没变。”

  孙成涛告诉记者:“当年我还在分公司做基层工作的时候,经常会在深更半夜接到传报的电话,告诉我某条线路的公交车出事故了。”在孙成涛的心中,“报哥”不仅是新闻记者,还是公交业务通,“很多时候,他会提醒我们工作,甚至直接指出不到位之处。”

  在大连公交集团1万多名职工中,“报哥”认识的足有上千人,公交人的许多感人故事都是通过他的采访报道而被社会广泛知晓,不仅增强了公交人的自信,同时也让365天日日坚守岗位的公交司机们赢得了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公交人对“报哥”的感情千言万语说不尽,用他们的话说,“还有谁能在除夕夜陪我们公交人七八个小时?”

  记者问“报哥”:“年年和公交司机一起过除夕,家里人包括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没想到他的回答竟然也是三个字:“习惯了。”

  珍贵的纪念

  跟着“报哥”采访,还真是一路奔波。期间,他接到一个报料,说某社区年年为辖区空巢老人送年夜饭,他二话不说,放下电话就奔往老人家里去。随后,又急匆匆赶往位于泡崖的玉浓路客运站,那里,两位同为除夕生日的公交司机恰好都在岗。记者和“报哥”赶到等了一段时间,两位司机才下班,一个简单而有意义的生日祝福定格在“报哥”的镜头里。

  离开玉浓路客运站,“报哥”连口水都顾不得喝就赶往华南客运站,他听说一名2016年刚入职的年轻人正好除夕夜在岗,一定要采访其本人,他说:“选择公交这么辛苦的行业,这样的年轻人值得鼓励。”

  见到年轻人王春鹏的时候,他正在车厢里拖地,“报哥”知道这是收车前的最后一项工作,他按下连拍快门,为这位第一次在岗位上过除夕的年轻公交司机留下了最珍贵的纪念。

  寂寞的末班车

  华南客运站离“报哥”的家不远,采访途中,其实他完全可以回家吃口年夜饭的。可是他却直接奔往101路无轨电车车场,等着采访23时50分发车的末班车。他边等边跟公交朋友们亲切交流,而记者知道他其实是在挖掘新闻线索。

  跨年的钟声还有十分钟即将敲响,101路无轨电车全年最后一趟末班车准时出发了。此时此刻,“报哥”早已在车上做好了抢镜头的准备,他要把凝神驾车的女电车司机和跨年之际的绚丽烟花定格在同一画面里。

  “咔嚓”、“咔嚓”、“咔嚓”,伴随着节奏明快的快门声,“报哥”的镜头里,留下了女公交司机起身向乘客拜年的微笑,留下了乘客赶上末班车安然回家的欣喜,还有那车窗外霓虹闪耀、烟花绚烂的除夕夜景……

  末班车天天有,而除夕夜的末班车还是有些不同。车外,爆竹声声、万家灯火,一派喜气洋洋;车内,三三两两、乘客寥寥,尤显寂寞冷清。正因为有这样的内外之别,“报哥”忙碌的身影,更加将坚守、信念、情怀和感动,弥漫在除夕夜的末班车上。

  丁酉年正月初一零时40分,这趟全城最晚的末班车收车入库了,“报哥”仍然在按着快门,记录着女电车司机将车厢清洁一新默然离开车库的最后一瞬。此时,他的照相机里已经存储了196张照片,记录了他从傍晚5点半开始、换乘了5条线路、连续八个小时在公交车上“新春走基层”的所有感动。

文/图本报记者王春燕

城市活动More

  • NEW
  • 于1月18日在大连现代博物馆四楼开展,向观众展示中国国粹艺术的不凡魅力。
  • HOT《我为大连骄傲》 讲述城市奋进故事
  • 昨日下午3时,由中共大连市委宣传部、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联合主办的原创大型音舞诗画《我为大连骄傲》,在大连国际会议中心大剧院精彩亮相。
  • 耀动华人颁奖盛典在连举办
  • 歌手杜德伟、蔡淳佳、陈志朋、歌浴森,演员左小青、莫小棋、熊乃瑾,超模纪焕博、王诗晴,老艺术家田华,同时出现在大连,是什么风把他们都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