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万象 新闻改革 国际交流 领导讲话 大连新闻奖 三项学习教育 记者论坛 关于记协
  记协网
合作有“道” 同享共赢——关于党报开辟网络平台的几点思考
来源:大连新闻网 2010-11-08 www.dlxww.com
张景华 修伟

    “合作还是竞争”,这是网络媒体刚刚进入市场时,大多数传统媒体做出的第一反应。随着互联网等新媒体力量的壮大,“合作”已经成为很多包括党报在内的传统媒体的选择。1993年12月6日,杭州日报下午版通过计算机网传输上了因特网,这是我国最早的党报媒体上网。1994年后,党报与网络媒体的合作在全国大范围、大规模展开。截至目前,全国绝大多数的市级党报都已经开通了网络版,或者已组建自己的新闻网站。在合作过程中,网络媒体所具有的及时性、灵活性、丰富性展露无遗,在给党报媒体造成压力的同时,也为其所用,逐步扩大党报的影响力。各级党报作为国家和各级地方最具权威性的媒体,也在与网络媒体融合的过程中探索着适合自身特点、又保存个性的“合作之道”。

    大连日报作为辽宁省比较重要的党报媒体之一,于数年前也以大连报业集团的名义开通了网络版,组建了大连新闻网,通过科技手段将每日的新闻进行更全面的网上展示。综观大连日报电子版以及国内其他党报网站的发展状况,笔者认为:网络媒体与党报的合作之“道”在于三个互补,即新闻时效性的互补、报道出发点的互补、读者与市场的互补。只有如此,才能体现出党报作为传统媒体的个性和网络作为新媒体的特点,使这种合作呈现出1+1﹥2的效果。

    新闻时效性:新媒体之“新”给党报带来的改变

    毋庸置疑,网络媒体在新闻时效性方面存在着先天优势。从2001年的9·11事件,到新近发生的一系列国内、国际重大事件,网络媒体均以其迅捷、快速、全面、多元化展示、互动式交流的形式占据了传播时效性的绝对优势,甚至有些党报不得不转载网络上的新闻。与此相比,党报作为纸媒的劣势便凸显出来,即使是党报记者先于网络媒体记者到达新闻现场,但因为出版、印刷等诸多流程的限制,其时效性也明显落后很多。由此可见,在新闻时效性方面,党报是落后于网络媒体的。

    但是,党报与网络媒体形成合作,也是有着一定的基础的。笔者认为:充分利用新媒体之“新”,让党报的新闻时效性增速;利用党报的权威性,可以为新闻内容增彩。两者结合,将使网络媒体受益,更将给党报带来新的变化,具体可以探索采取以下几种方式。

    (1)党报媒体记者变身“实时报道者”和“深度分析者”。各党报专属网站不应该仅仅扮演报纸新闻的转载平台,更应该开辟实时新闻的发布平台。新闻的生命在于“快”,而新闻也只有在发布出来后,才能体现出价值。

    党报媒体作为党和政府的喉舌,报道新闻的准确性、权威性等优势不应丢弃,但这与客观陈述新闻事实并不矛盾。在现今的社会,网络的发展已经让每个平民都成为新闻的发现者和报道者,在各种各样的新闻信息中,党报应成为中流砥柱,其“以正视听”的稿件不仅应出现在新闻发生后的第二天,也应在新闻事件发生的同时,传递出党和政府的声音。这就需要党报媒体记者具有敏锐的政治嗅觉、坚定的政治立场、精湛的报道技艺、深刻的理论功底、深刻的文字功底,以网络为发布平台,在众多的网络新闻中起到一锤定音、一针见血的作用。

    (2)党报网站变身“舆论引导者”和“理智互动者”。在网络井喷式发展的今天,打开各式网站、论坛、博客,都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思想在交流,而在这些林林种种的观点中,有的略显偏激、有的太过主观,这既是当今社会部分矛盾凸显的表现,也是部分发表观点的人的直白表述,更有些是带有某种目的的评论。在此种情况下,各级党报应该充当起党和政府的沟通桥梁,引导舆论健康发展,化解各种基层矛盾。在网络层面,党报更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阐述自己的观点。

    有人说网络媒体关注于“时”,党报关注于“效”,而当党报与网络媒体相融合后,则应在注重“时”的同时,更关注于“效”——通过网络发布准确、正面的及时消息;通过党报分析、引导正确的舆论导向,并将两者结合,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特别是党报通过网络手段的互动环节,应利用其政治敏锐度,理智地回应网络上各种观点,避免突发事故引发一连串的不良反应,维护社会的稳定、百姓的利益以及党与政府政策的顺利实施。

    报道出发点:将新媒体的“草根性”移植于权威的土壤上

    有人说:在网络时代,人人都是新闻的发现者和报道者,很多信息和新闻都带有“草根性质”,因此使得网络这一新媒体也带有“草根性”。也有专家指出:网络只是一种传播手段,是包括党报在内的传统媒体都可以运用的传播武器,两者并不存在着“你死我活”的关系,只要将新媒体的“草根性”移植于党报权威的“土壤”上,就能使两者实现共赢。

    笔者认为,从报道出发点来考虑,党报移植网络媒体的“草根性”可以采取以下几种方式:

    政法新闻——作为党报,必会将国内外相关的政策、会议、政治事件等作为报道的重要部分,而这一部分也是办报者和广大读者比较“纠结”的部分。报道得过于“专”,对于读者的吸引力往往不强;报道得过于“白”,,则又失去了报道本身的意义。对此,党报应借鉴网络媒体的报道方式,寻找最为贴近民生、百姓的切入点,传递出最为有力、最为准确的新闻信息。

    经济新闻——国内外和地区性的经济新闻,是网络媒体和党报传统媒体共同关注的重点之一,也是百姓关注的热点。经济新闻的报道,应不仅仅专注于新闻事件本身,更应探寻经济事件给地区经济发展、产业升级、结构调整、百姓生活带来的影响。同时,党报的经济新闻语言应借鉴网络媒体的平民化语言,将经济事件说透、讲实,回归到“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出发点。

    社会新闻——这是网络媒体关注的重点,也是一些社会矛盾集中展示的平台。在我国部分地方性党报之中,对于社会新闻的关注显然比不上网络媒体,这也是网络媒体“草根性”特点最为突出的部分。应该看到,正是党报对于社会新闻报道方面经常存在的“失语”,导致一些社会新闻在网络上越炒越大、越传越歪,最终造成有损于党和政府形象的不良影响。因此,笔者认为,党报在与网络媒体融合的过程中,应坚持新闻作为“社会医生”的原则,对于一些社会不良事件、丑恶现象进行应有的鞭挞。同时,也应在党报门户网站上,利用论坛、博客等手段,对热点社会新闻进行客观报道与分析,引导舆论健康发展,也使得广大群众对热点社会新闻的意见借助党报网络平台,得以顺畅、充分又不失激进的表达。

    其他新闻——对于一些文娱新闻、体育新闻等百姓喜闻乐见的其他新闻,目前在国内,虽然有许多党报做得有声有色,但受版面限制,在报道的丰富性、趣味性等方面总体上还是落后于网络媒体。在此方面,党报借助网络平台的空间同样十分广阔,应以亲民的视角,与读者互动的形式,声音、图片、画面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更为全面的展示,让新媒体和传统媒体完美结合,共同为读者服务。

    进入新世纪以来,已经有越来越的党报创建了自己的门户网站,“网报融合”显示出越来越大的生命力。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在2008年9月成立了“新媒体事业部”,把新媒体作为集团的主营业务来发展。2009年上半年,集团又注册1亿元,成立了“广州日报新媒体有限公司”,在集团层面对新媒体的投资并购、技术研发、运营拓展等进行完全市场化的运作。党报与网络的融合,正符合了胡锦涛总书记对新时期媒体发展提出的要求:“必须加强主流媒体建设和新兴媒体建设,形成舆论引导新格局。要从社会舆论多层次的实际出发,把握媒体分众化、对象化的新趋势,以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为主,整合都市类媒体、网络媒体等多种宣传资源,努力构建定位明确、特色鲜明、功能互补、覆盖广泛的舆论引导新格局。要把发展主流媒体作为战略重点,加大支持力度,扩大覆盖面和影响力。”

    读者与市场:各取所需的“超市型策略”

    当网络作为一种媒体出现在市场之时,对于传统媒体的影响当即显现,社会上也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菲利蒲·迈尔教授在《正在消失的报纸:在信息时代拯救记者》一书中言之凿凿地预言:“到2044年,确切地说是2044年10月,最后一张日报的读者将结账走人。”但与这种悲观论调截然相反,有些新闻学者也列举大量数据认为,报业仍处在上升阶段,我国报业的各项指标都会持续增长。实践证明:近年无论是网络媒体还是党报,大家都在合作中找到了适合自己发展的路子,所谓合作有“道”,深黯此道的媒体人结合各方优势,已经打造出一种读者与市场各取所需的“超市型策略”。

    对于广告市场的争夺一直是各类媒体的重点,而每逢新媒体出现,广告市场都会出现新的格局。近年来,互联网广告的增长迅猛,已经成为最有发展潜力的“吸金产业”。根据国际知名的艾瑞咨询机构统计,2009年,我国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已达到207.4亿元,同比增长22.0%。同时艾瑞咨询预计,今年中国网络广告市场规模将有望突破300亿元。不过令人可喜的是,2009年党报广告经营同样有精彩表现——各级党报纷纷利用新中国成立60周年、社庆60周年的“双60”契机获得了经营上的递进式发展;《精品购物指南》国庆当天出版488个版,单期广告收入超4000万元,成为中国广告历史上的奇迹;《广州日报》在一线城市受金融危机影响较大的大背景下左右突围,连续第16年位居中国报业广告第一位;《长江日报》采取发放消费券等举措,不仅带动了广告额的大幅提升,还拉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分析此类党报的特征,不难看出,这些党报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纸媒,而是融合了新媒体的特点,顺应了媒体发展的市场需求。

    早有新闻理论家指出:各类媒体对于广告市场的争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读者的竞争。而当今社会,随着信息渠道的增多和人们对于信息丰富性的要求,更多人在电视前的时间比在报纸前多,在电脑前的时间比在电视前多,这就要求媒体人要从读者的视角审视问题,将网络与党报融合,争取更大的读者群体。可喜的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党报走上了与网络的合作之“道”,在共享中追求共赢。

    20世纪20年代无线电广播的兴起,没能将报纸送上“绞刑架”;1936年以后电视的繁荣,也没有像某些人预料的那样会将报纸送上“断头台”。在世界新闻传播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因为一种新媒体的诞生而终极另一种媒体生存的先例。不过,传统媒体也是在新媒体的冲击下,经过不断改造和完善自我,找到合作的渠道,才“凤凰涅槃”般获得新生的。当然,如果党报在新媒体的冲击下无动于衷,仍然墨守成规,即使是机关报,那迟早要被市场所淘汰。即使不被新媒体淘汰,也会被同质媒体所淘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自然和社会的发展规律,永久不变。

大连市新闻记者协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