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万象 新闻改革 国际交流 领导讲话 大连新闻奖 三项学习教育 记者论坛 关于记协
  记协网
网络版权的“攻坚战”与“保卫战”
来源:大连新闻网 2010-10-22 www.dlxww.com
天健网 冉缳 孙雨竹

    2008年10月30日,全国首例网络文学侵权案宣判,福建云霄阁网站因侵犯起点中文网1339部文学作品的版权,网站两位负责人被福建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罚款10万元(内容来源:2008年10月31日《海峡都市报》)。网络著作权纠纷,此前发生过无数次,也因此引发过数次关于网络版权的讨论。但网络文学著作权的审理和判处,云霄阁侵权案却是第一案。伴随着这个案件判决结果的公布,“网络版权”这个概念开始进入公众视角。

    在此之前,网络版权,只是“浮”在纸上的一个法律概念。网络之间的相互“COPY”曾是那样非理性的“正常”,很多媒体甚至把大量的“被转载”当作自己社会公信力和影响力的一个佐证。然而,这个过程里,他们却忽视了媒体的独创性和媒体人的自身权益。

    如果说,网络维权是一场“保卫战”,那么,网络自律则是一场“攻坚战”。“攻坚”与“保卫”就同自律与维权一样,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自律是维权的基础,维权是自律的保障,两者相互作用、相互促进、相互转化,是法律杠杆中相辅相成的两个极点。尤其是在媒体环境脆弱、传媒与受众关系紧张、媒体自身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的环境下,网络版权的自律与维权显得愈发重要。

    稿件拼接,究竟是谁动了谁的奶酪?

    采访报道是新闻媒体的第一要务。然而,随着网络的普及,海量的网上资讯让媒体与媒体间、媒体与网友间,有了“共享”的可能。在这种前提下,有关网络媒体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案件倍级增加,网络媒体权利与知识产权的关系空前密切起来。比如说,眼下最为普遍“拼接稿件”就来源于网络的“CTRL+C”加“CTRL+V”,顾名思义,就是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之间对于稿件“改头换面”式的篡改,而不支付稿酬的现象。这种现象是相互衍生的,最终的结果通常是:上百家媒体共同占用着同一个新闻资源,而原创作者和首发媒体却被大家抛在一边,很少有人给他们支付报酬,甚至连个电话通知都不会有。

    稿件拼接,严重损害了文章作者和首发媒体的合法权益。一方面,它侵犯了作者的作品著作权和修改权;另一方面,也侵犯首发媒体的网络版权。与此同时,由于相当多的文字成果“免费共享”,其他媒体,特别是不具有新闻报道资质的商业网站,在报道写作、出版发行、新闻传播等方面劳动时间大为缩短,节约了生产和流通成本,加快了更新和流通速度。可悲的是,很多被转载媒体和作者会把这看作是一种不用付费的“媒介推广”,心存感激。请其他媒体转载时,来源注明“某某”,绝大部分网站通常只是在使用这样的方式“保护”自己。

    促进信息知识迅速广泛地传播,这是新闻媒体必须肩负的历史使命。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益,则是现实赋予新闻媒体的新使命。尤其随着网络功能的不断深化,各种新型“交互工具”不断出现,论坛、博客、播客、留言板、聊天室……充斥着大量的转载与抄录,这样文章不仅没有稿酬,作者还要为此支付网话费。这是对作者的不公!这是对劳动的不公!

    媒体维权,让受众分清李逵与李鬼

    赌徒们往往豪阔大方,因为钱来得容易,不需要劳动获得的利益也就不会珍惜;而一年四季躬耕于垄亩者,往往舍不得让一粒米浪费掉。负责任、有追求的媒体,以专业的职业精神对待每一则新闻,许多时候是在艰难的环境下索隐事源、钩沉真相,正是这种躬耕垄亩的心力与行力,使得这些媒体对自己作品版权的保护意识越来越强。

    无论个人还是团体,只要是认真对待自己工作的,必然也会认真呵护其工作成果的独占性,维护其不被外界侵扰与掠夺。而对于生产文字、精神作品者,除了上述因素,保护版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防止因为他人的侵权而导致被别人误以为自己是侵权者,以便分清李逵与李鬼。

    然而,当前中国媒介,还处在旧规则尚未全部打破、新规则未能有效确立的时代。媒体既缺乏自由,也缺乏自律。八股文一样的新闻报道所见多多,不负责、欠准确的报道也时有目睹。与此同时,媒介既有不重视版权自保者,更有随意侵犯他人权益者,有些媒介甚至以盗窃别的媒体产品的方式生存。在这种形势下,如果负责任的媒体继续任由一些无良媒体侵权,即使不会被挤垮,至少也会受到很大损害。媒体维权,已是大势所趋。

    目前,新闻界的版权侵权现象呈现出“前仆后继”的特征,一般柔性的反侵权虽阻止了部分侵权先行者的后续侵权,却无法完全阻挡后来者;即使刚性的诉讼手段也只能是“独家防范”。现实表明,反侵权工作是艰巨和长期的,这既是媒介自我净化的过程,也是媒体行业塑造自尊的过程。

    作为地方性网络新闻媒体,网络传播者的义务与责任也有所发展。这里所说的网络传播者包括网络技术服务商、内容服务商和用户。比如有些网站对所刊登内容侵权与否并不知情,就都会在转载文章下面发表声明,比如“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函告知,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两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这样一来,技术服务商只应对传输技术负责而不应对所传输信息的内容负责;内容服务商包括新闻机构和非新闻机构仅对自制信息内容的真实、合法性负责,而不应对链接信息的内容负责;任何信息发布者应对所制作信息的违反法纪和侵权后果负责;用户则对自己主页和所发电子邮件内容负责。

    然而,这只是一个行业的自律守则,如果把它上升到法律的高度?如何用规范的标准分清责权利?扶正才能祛邪。网媒维权,首先应该确立网络传播的新规范,营造良好的新闻职业权利保障系统,才能使媒体成为真正造福社会的舆论工具。

    媒体自律:拒绝生产“有毒的粮食”

    媒体在保障自己合法权益的同时,还应该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近几年,为了推进网络信息环境健康发展,促进网站信用体系建设,本着“合作、公平、发展、自律”的原则,由各大网站联手建立的“网络联盟”应运而生。作为“网盟”成员的各大网媒承担起网络自律责任,签署发表自律公约,推进网络媒体的自我约束和自我规范,倡导企业的社会责任。应该说,这是中国网络信息传播走向理性发展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是中国企业公民文化建设的重要一步。历史证明,任何行业的长远发展,既有赖于一个自由开放的环境,又需要它在自由环境中担起必要的社会责任。

    上世纪九十年代,卡尔·波普尔在《这一世纪的教训》一书中说,新闻媒体是惟一没有受到监督的力量,因此它必须接受社会的审查。这位扬名世界的思想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复强调社会监督媒体的必要性。事实上,波普尔的理由并不复杂:在一个封闭社会里,封闭力量担心源源不断的信息像阳光一样逐渐融化坚冰;然而,在一个开放的社会,随着传媒技术的发展与媒体帝国的形成,人们对无所不在的“媒主”同样越来越感到不安,因为一些先进的文化理念,正在受到一些只知道追逐经济利益、反而忽略社会责任和人类进步的媒体一点点地瓦解。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互联网在中国的开花结果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社会的零星改造与整体进步,网络媒介的发展为中国社会进一步走向开放、对各种信息提供交叉验证与传播的机会等都起到了无与伦比的作用。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网络传媒迅猛发展,在给广大网民提供方便快捷的信息之外,同样为他们制造了无以数计的生活陷阱。充斥于网上的无数虚假有害信息,就好像是一种“有毒的粮食”——这些粮食由于大量使用化肥、农药而被污染,导致癌症及其他各种健康问题。基于这样的现状,我们期待网络媒体率先实行行业自律。正如“网盟”成员遵守章程所言——认真遵守宪法和互联网相关法律法规,杜绝任何形式的虚假新闻、有偿新闻、侵权新闻、低俗新闻和虚假广告,切实保障公民个人隐私权,维护公民上网的合法权益,坚决抵制任何侵权、盗版行为等——有着很强的针对性。这样做,就是要在社会走向开放的过程中坚持信息自由,并且努力避免因为滥用这种自由伤害自由。

    当然,要想让网络具备一个可期的成长环境,仅靠行业自律是远远不够的。它还有赖于来自社会的群体监督,以及每位公民积极的个体实践。换言之,我们提倡商业自由,并不意味着默许对商业自由的滥用;我们号召网络媒体自律,同样希望每位网民担起责任,共同建设绿色的、“可以食用”的互联网。德国学者弗兰兹·伯姆曾说,自由秩序社会就是“私法社会”。经历了个人权利没有保障的年代,社会应当学会的是,如何才能保障每个人的私权。在此意义上,我们相信,人人都是捍卫“绿色网络”的哨兵,人人都是拒绝谎言与网络陷阱的正直之民,人人都是监督并促进中国社会平稳进步的主人翁。

    我们在互联网上播撒责任的种子,我们将在互联网上收获自由的文明。

大连市新闻记者协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