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万象 新闻改革 国际交流 领导讲话 大连新闻奖 三项学习教育 记者论坛 关于记协
  记协网
左正红:是什么让我如此坚定?
来源:大连新闻网 2010-10-22 www.dlxww.com
大连日报 左正红

    

    从事新闻工作已经16年,为人母已经14年,在这两个看是不搭界的领域里,我总结出一条共同经验——如果你想让工作有序深入地拓展开去、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身心日益优良健康地成长起来,最为有效的方式就是有不断的良好的“言传身教”积累。在我们实际例行的现实教育当中,一切夸夸其谈、纸上文章只能起到事倍功半甚至徒劳无功的作用,因为一个人的工作信仰不会因强行的说教而更坚定,一个孩子的成长不会因强行的说教而更茁壮。

    前不久,有一批青年新闻工作者去延安重访老一辈新闻人的工作足迹,对比现今的新闻工作状态,所到之处的种种见闻让他们有着发自肺腑的感触,每句感言都是朴质真挚的,尤其是那写在清凉山上的八个大字“深入群众,不尚空谈”更深深地刻印在了他们此行的记忆里。这些对于他们今后的工作自然无形地会产生有力的促动作用。而对于没有到现场的从业者来说,那些老一辈新闻人的表现也具有不同程度的感染力,这感染力其实就是一种间接的潜移默化的“言传身教”。一个人成长之路的方向标,就是由大大小小点点滴滴的不同人的“言传身教”所得汇总构建起来的,而其中几人的直接或间接的“言传身教”会起到关键性的左右作用。

    对于我如何走上新闻之路与至今依然乐此不疲地坚守在新闻战线的信念来说,像上述延安之事便是偶得的,会适时地加固我原有的职业信念,而下面的“言传身教”却让我永远都不会偏离和放弃主航道。

    我一直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关于母亲做的一件现在想来还可笑的事。夏日的一个傍晚,在新闻战线上已经工作近20年的父亲当时已经是某地级市的总编,突然派司机来到我们家,说辽河的三江口出现了险情,他马上要到抗洪前线去,让家里准备一点随身衣物带走。没有思想准备的母亲顿时有点慌了神儿,找来一块方巾快速将父亲所用打成个包袱就要交给司机。本来这是个让人紧张担心的事,母亲的举动竟把在一旁的我逗笑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包袱啊”,一句话让母亲恍然大悟,遂找出一个手提包来。如今父亲已退休多年,但是一提起当年“包袱”的事,全家人还会笑个不停。“多吓人的事啊,当时真有点慌手脚了。”母亲笑着解释说。其实,从1970年,父亲走上新闻工作,像这样一桩桩让母亲不得不面对的突发事不少,每次她总能有条不紊面对,只有这次给我们留下了“笑柄”。“做这种工作,冒风险冲到一线也是必须的;做这种工作,有时没有自我也是必须的”这是稍大一点的我从父亲那里得到的“什么是新闻工作者”的一部分概念。

    很小的时候,我们最希望晚上停电了,只有这样父亲才能在晚上九十点钟之前在家,而且给我们姐几个讲有趣的见闻和故事,除此之外,他总是吃完晚饭就去办公室写稿子或研究他的业务。“以单位为家,敬业爱岗”这是父亲让我一直以来认识到的“什么是新闻工作者”的基本定义。

   “与时俱进,永不落伍”这是我从事新闻工作以来父亲依然对我的言传身教。因为工作在异地,每年只能探望父母两三次,每当我在家待到第二天的时候,父亲总会寻些当日或几日来他认为该看的报纸给我,“这几天的报纸”他总是平淡的一句,其实,凭着这些年来我对父亲的了解,不言而喻他提醒我不要因为几日的休假而淡出对业务的关注。对于快速变化的报业动态,每次他也会随时与我通通气。新闻工作是一门长干长新、永无止境的开拓性工作,吃老本,靠等要,是最不负责的工作状态;而不懂政治更是一把结束新闻职业生涯的快刀。父亲如今即使离开新闻一线多年,但还被认可做着仍然与新闻相关的事务,是因为在中国这30多年来的新闻事业突飞猛进大发展时期,父亲这代报人经历了报纸媒体各环节的飞跃式发展,他们不仅具有非常高的政治素质、不可撼动的职业道德修养与扎实的业务功底,更有为推动新闻事业发展把握时代机遇、勇于开拓创新的精神。

    小时候,父亲的言传身教为我走上新闻之路做了潜移默化的启蒙,我羡慕敬仰新闻工作者那有意义的工作;长大后,父亲的言传身教已经渗入我的骨髓,新闻工作成了我不可拒绝的职业选择,伴着我一路前行的工作标准就是能像父亲他们那代报人那样工作,扎扎实实把今后的新闻之路走稳走直。

    下面我所说的戈公振和范长江两位新闻前辈自然与我非亲非故,但是他们间接的言传身教不断夯实了从业后我已有的职业信念。

    戈公振是我国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期著名的爱国进步新闻记者、新闻学者和中国新闻事业史的研究者。他曾在上海《时报》和《申报》前后工作近20年。从1933年3月起,他到苏联采访、考察两年多,撰写了一批报道,向国内介绍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他写了《中国报学史》等专著,对革新中国的新闻事业作了贡献,是我国新闻学和新闻事业史研究的开拓者之一。1935年10月,国难深重时归国,他曾和邹韬奋等人筹办代表民众舆论喉舌的《生活日报》,宣传抗战救国,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甚至在临死时,他还对邹韬奋断断续续地讲道:“在俄国有许多朋友劝我不必就回来……国势垂危至此,我是中国人,当然要回来参加抵抗侵略者的工作……”。这最后的定格,让人晓得了一个高境界的新闻人当如是,这绝不是直白地高呼爱国口号所能感化得了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新闻人亦能如此,更何况新时期的我们呢?我被戈公振深深的打动了……

    范长江可以说在现今新闻人心目中是知名度最高的新闻前辈,因为他创建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的日子(1937年11月8日)被国务院确定为中国记者节的纪念日,以他名字命名的新闻奖已成为我国新闻界的最高奖项,现在不知有多少新闻人在为这个奖项而奋斗着。

    范长江参加过南昌起义,是第一位报道红军的国统区记者。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他带领一批“新闻兵”,跟随解放军先头部队进入北平,成为新中国新闻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1950年1月,范长江被任命为人民日报社社长。这时报社闹稿荒,他提出“决胜于社门之外”,不少人对这个决策半信半疑,但他坚持不动摇。几个月后,稿子源源而来,报社工作由被动变为主动。他说,要知道,时代不同了,环境不同了,自己所处的地位不同了,从前可以的,现在就不行。他还说,靠中央党报的牌子、地位吓唬人是不行的,要自己真有领导舆论的本领才行。

    范长江曾写过一首纪念鲁迅的诗:“横眉冷对众虎狼,俯首甘随牧牛郎。层层迫害骨愈坚,种种欺蒙瓦上霜。手无寸铁兵百万,力举千钧纸一张。坚持真理勇战斗,先生火炬照四方。”这完全可以成为我们现今新闻工作者的座右铭。 胡乔木曾说过,范长江深入人民当中,又有丰富的知识,他写的东西视野开阔,曾在全国引起轰动。应当提倡做范长江这样的记者。

    范长江留下的宝贵的“言传身教”实在太多,足可作为一本生动感人的从业教科书,让如今的我不断研习、受用职业终生。

    我想在今后的新闻之路上肯定会得到更多的或大或小的有益的“言传身教”,它们是宽泛地存在相关不同情境与不同人自然流露的言行表达,这种表达不仅让人看到特定时候的生动真实,更能让人看到一种永恒传承的精神力量与实践方向。因为这些“言传身教”的不断积累与传承,会让不同时期的每个从业者包括此时的我在正确的新闻之路上坚定地走下……

大连市新闻记者协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