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万象 新闻改革 国际交流 领导讲话 大连新闻奖 三项学习教育 记者论坛 关于记协
  记协网
李洪波:从“5•12大地震”看中国记者的职业素养
来源:大连新闻网 2010-10-22 www.dlxww.com
半岛晨报 李洪波

  2008年5月12日,四川遭遇千百年来的罕见特大地震,我有幸先后三次亲赴灾区前线采访,见证了“5·12大地震”的震撼与伤痛,也感受了中国记者在大灾面前的敬业精神和勇敢品格。

  在伟大祖国迎来六十华诞之际,我们感叹祖国母亲繁荣昌盛,也为自己的光荣职业自感骄傲。我们在党和祖国的培育下成长,坚定的政治素养和高尚的职业道德是我们的生存之本。好好工作,严于律己,这是我们回报祖国母亲的最好礼物。

  灾难面前

  我们不是单纯的记录者

  “5·12大地震”震撼了全世界。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来,中国记者所面临的最艰险的采访任务之一。在这场灾难中,记者不再只是旁观者和记录者,也是见证者和亲历者。

  2008年5月12日15点,地震发生刚过半小时,四川周边各省市的各家媒体的很多记者就已经前往震中,速度非凡。一位成都的记者现在回忆他第一时间进入灾区的画面,觉得那是世界末日,天崩地裂。他和同事在震中汶川呆了一个多月,在那里,他们像救援官兵一样,参与救人。当时,一位映秀镇的16岁少年被重达几吨的石板压着,可是被成功解救出来10分钟后却停止了呼吸。他们见证了一个生命从获救到消失的过程,顾不上流泪,另一个生命还在等待。他们像灾民一样,白天顾不得喝一口水,晚上找个空地就得睡下。这种经历,对于年轻人而言,只有在抗战电影中才能看见。

  2008年5月19日,地震后的一个星期,我和3名同事去了灾区。出发的前一晚,我彻夜未眠,活了20多岁,我终于有机会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了。当时我真的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还偷偷写下了一封“遗书”。

  到了灾区,眼前的一切都是前所未见的,死亡、塌方、悲伤、绝望……几乎所有痛苦的感受都汇集到了一起。在四川绵阳的一处帐篷医院,我第一次亲眼见证一个生命的离去,死者是一位26岁的小伙子,如果没有地震,2008年的5月31日是他的婚期。他的未婚妻跪求在医生面前,可是医生已经没有办法。未婚妻为他换上一件干净的衬衫,然后哄他笑。小伙子来不及笑,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他的未婚妻绝望地坐在地上抽泣着。我很想扶起坐在地上的她,可是真的没有了力气。

  女孩被亲人搀扶了起来。我也离开了他们的帐篷,可是,我的眼前,几千名类似的伤者,哭声不断地从帐篷里传出来,当天下了毛毛雨,我感觉天都是悲伤的。

  当天,和我在同一地点采访的国内外媒体记者至少有50人,但大家都在沉默,就算走起路来,步调也是轻轻的,因为我们不忍心打扰到每一个人。而在那样的情况下,其实我们和灾民是一起的,我们不是在观望,灾民的每一丝疼痛都牵动着我们的神经。可以说,那是一次没有“采访”的采访,我们所看见的一切,所感受的一切,都是最真实、最彻骨的灾难史。

  悲痛面前

  誓将生死置之度外

  去灾区采访的记者大部分都是年轻记者。在这一群以80后为主,从小就没有吃过什么苦的队伍中,甚至还有很多女记者。

  灾区采访的危险无处不在,为了最真实地了解灾情,我们必须深入重灾区一线。可是,路断了,山塌了,我们怎么走?我们只能攀越已经被震的松懈下来的大山,那是必经之路。有一次,我们兵分两路,因为担心走同一条路,一旦发生意外,大家都活不成。当时对方同事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们真的担心了一下午。天黑了之后,我们两组成员才安全碰面。

  第一次去灾区时,余震每天都有,我们晚上就直接睡在一个空院子里,帐篷里没有铺盖,我们就把衣服脱下来铺在下面。有时候,晚上睡睡觉就会感觉地在动,然后大家都跑到帐篷外头。还有一次,半夜下了雨,帐篷里进了很多水,很多人睡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已经泡在了水里。

  最危险的两次采访,两次都与死神擦肩而过。第一次是去彭州的银厂沟,这里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海拔高达2000多米。如果没有地震,从彭州龙门山镇上去只需要半个多小时,可是地震将沿途的盘山路都损坏了,还吞没了两个村庄。我们往返全程总共用了8个小时,途中遭遇了泥石流。当时,深山里没有手机信号,抬头看是正在向下倾泻的泥石流,往下看是陡峭的悬崖,心都悬在了嗓子眼里。为了安全,我和另一个同事从车里下来,一个在车前走,一个在车后走,这样的话,如果泥石流瞬间冲下来,我和同事,还有司机这三方或许会有一方躲过劫难。

  地震一周年时,我们再次回到灾区,这一次终于成功进入了震中汶川,但是因为交通阻塞,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我们走了14个小时,沿途90公里的蜿蜒山路,我们经过10几个长达上千米的隧道。只要一进隧道就会堵车,隧道里的汽车尾气味浓到刺鼻,我们只能从隧道里摸黑跑出来,上千米跑下来,我们成了“黑人”,衣服被尾气熏黑,脸也被熏黑了。

  在进入汶川的都汶公路上,沿途不知有多少人在地震中遇难。一位村民说,地震后,他们跑去救人,眼前到处都是被砸断的胳膊腿。时隔一年了,我们还能清晰看见当时被大山砸到山底下的汽车残骸。

  见到此情此景,我们真的不会再害怕自己的安危了,因为即便死在那里,也是值得的。

  艰苦面前

  记者队伍中没有“大腕”

  “5·12大地震”后的一年期间,先后赴川采访的国内外记者人数多达数千人次。这其中,大部分记者都是各家媒体中的骨干分子。比如,中央电视台的敬一丹、白岩松、张泉灵,凤凰卫视的闾丘露薇、陈鲁豫、吴小莉等。

  但是,在大灾面前,所有大牌的名记者都变成了最普通的新闻工作者。所有人都必须放下昔日的光环,大家所能发挥的就是职业的本能,人性的本能和生命的本能。

  地震后不久,敬一丹就去了四川绵阳,在那里我们看见了她,荧屏上的敬一丹是端庄大方的,走进灾区的敬一丹又是平易近人的。印象很深刻,灾民看见她之后特别兴奋,有几个人跑上前来想给她一瓶矿泉水,可是她马上回绝了,她自己带了一壶水。因为,那正是灾民缺水缺粮的时候,灾民的一口水我们都不能喝。

  在进入擂鼓镇的时候,我们遇见了白岩松,擂鼓镇灾民聚集地的入口有一块大石头,那是从山上砸下来的。白岩松就站在这块石头下,他朝我们挥了一下手,眼神里流露出来的表情是,“都是同行,大家辛苦了。”一个眼神的交汇在那一刻充满了力量。当灾民们看见白岩松这样的“大腕”时,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温暖。

  还有凤凰卫视的闾丘露薇,地震时,她正在休假,但是知道地震后,她第一时间停止休假赶到了灾区。闾丘露薇连伊拉克的战场都去过,可是站到自己的祖国的灾难场,她的心痛无以言表。此后的一年多,闾丘露薇一直持续关注着灾区,她的报道和博客都引起了观众和读者的强烈共鸣。

  还有中央电视台的张泉灵,在汶川的一家小面馆,我们见到了她。这位央视重点栽培的女记者,有大事发生,她就一定在现场,而且一定在最主要、最艰难的现场。普通人或许很难相信,一位全国闻名的明星级女记者,女主持,竟然和灾民一样坐在一家又脏又小的面馆里吃着不晓得是否干净的拉面。

  这就是中国的记者,永远都会跟党和人民站在一条战线,把新闻事业放在首位。大事面前,忘我的职业精神会超越一切艰难。新闻让新闻工作者的血液里充满了对不可知的冒险与狂热,心甘情愿奉献青春,挥洒血汗。

 

大连市新闻记者协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