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万象 新闻改革 国际交流 领导讲话 大连新闻奖 三项学习教育 记者论坛 关于记协
  记协网
葛运福:10年新闻路写尽时代特色的人和事
来源:大连新闻网 2010-10-22 www.dlxww.com
半岛晨报 葛运福

“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这是著名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的名言。为了能最大限度地的接近新闻事实,本人作为一名新闻记者,总是要到现场,把自己听到的和看到的忠实地记录下来。

世界著名艺术家罗丹曾精辟地指出:“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俗话说,隔行不隔理,在新闻领域里,亦是如此,本人在采写新闻时,一直要求自己用眼睛去发现新闻。

从事新闻职业10年来,本人一直从事新闻第一线采访,有许多独家的稿件,颇有影响。现在就几个领域的采访经历,谈谈本人粗浅的看法。

“卧底”报道要给政府帮忙

本人曾多年从事深度调查报道,期间曾多次在凶险之地暗访“卧底”,有时常达半个月之久,险象环生,杀机四伏,终于 “杀”出一条血路。

其中有2003年3月,本人历经月余卧底调查,发表连续报道《追踪毒大米》,对陈化粮问题从发生源头到市场流通环节,全盘披露其重重黑幕,迅速在国内粮食市场上引发“地震”。媒体首次将视角切入到这一“地下产业”中,工商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使得“毒大米”一度销声匿迹。

还有“垃圾猪”系列报道,当时大连城区执法部门“横扫”垃圾 猪。之外还有“垃圾油”等。

还曾孤身暗访各种黑窝点,斗智斗勇。

本人还远赴吉林,深入非法集资的“巢穴”,两度与集资2个亿的非法“集资大鳄”杨皓翔过招,上书国家公安部,终于使这个“集资大厦”倒塌,使吉、辽、皖三省5000多群众受益!

转眼间,这些大案的报道已烟消云散,本人回顾过去,这些报道在当时都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巨大轰动,相关部门立即展开雷霆行动,居民们大快人心。

而这是表现在报端,在报道的幕后,其实有许多事情值得深思。当每一个新闻在报道之初,牵涉到利益的有关部门有的出于地方保护主义,想遮丑,通过各种途径给记者施加压力,希望此事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的部门还会让黑窝点“提前消失”,让记者扑个空!

有的部门则敷衍一番,其实并不作为,而在报道的推动下,勉强地做一下表面文章。

但因为这些报道是从正面报道帮助政府,而且给了政府部门一定的表现空间,使政府部门为民服务有了施展的舞台,政府部门在意识到“有作为”对政府部门更有利。

这就使有关部门以前很浅显地以为该报道只是添乱,没事找事的观念没有了,能及时地介入,使出重拳,社会污秽现象荡涤一空,群众拍手欢呼,这些报道的社会效益空前好。

本人认为,“卧底”报道由于其从出发点上,就是为政府和百姓谋福利,为政府和百姓说话,所以这样的报道受到了政府和百姓的欢迎。

而针对个别人思想意识中的“批评报道”就是给政府添乱的落后观念,本人觉得这已不符合时代的发展。这些有益的批评报道是帮助政府和有关部门及早发现有关问题,使其不再蔓延、扩大,免成膏肓。

“爱心报道”应不厌其多

本人从事新闻职业以来,一直不间断地从事爱心和慈善事业的报道。现暂时罗列一二,可见一斑。

2001年,本人发表《承架爱心桥梁 无私跨省援助》等大型报道。对贵州遵义地区儿童失学情况进行系列报道,在社会上掀起助学热潮,短短半个月筹集爱心捐款15万元,救助失学儿童近300名,并在当地兴建起一座“大连希望小学”,在东北首开媒体跨省助学先例。

之后,在“五七”空难中,本人报道大连义工心理抚慰,之后报道大连慈善义工的组织 ——大连慈善总会成立。

从义工们的一次次活动,例如“爱心爸爸”、“救助流浪儿”等,再到一名名慈善义工的个人事迹,如佟伟、郭连荣、唐再林、张贞慧……

还有滨城的爱心人士,如王刚义、林洁、李新、万帮先生……

本人一直帮助许多弱势群体,如帮助策划了患尿毒症的女孩子娟子的“一个人的婚礼”,一直到帮助她完成了最后一个心愿,离开了这个人世;

今年独家报道了《81岁新郎36岁新娘走上红地毯》,帮助81岁的王玉江和36岁的杜凤艳的举行了婚礼;

此外帮助其他患白血病、癌症的病人的报道更是不计其数。

在这些慈善和爱心的报道中,本人在爱心中不断得到升华,感受到爱心报道给人的身心带来的愉悦和难以言表的享受。

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在这样的一次次的爱心帮助中,本人体会到爱心报道并不嫌多。当然,有人会有误解,认为爱心报道和慈善报道只是一时之需,例如汶川地震袭来,这样的爱心报道铺天盖地而来,会使人们都献上 一份爱心,解决灾区人民的危难,而之后,这报道就不待见了。

本人认为,爱心报道应是和风细雨,润物细无声,应时时都有。

同时,爱心报道还要有一定的“鉴别”,不能让别有用心之人钻了空子,利用爱心的幌子,而做一些不为人齿的事情。

而在现场生活中,这样的事情并不鲜见。本人曾报道的一名患绝症的女孩子就曾提到一个自称爱心人士的人曾骗取他的钱财数万元,而在几年前,大连曾经有过的一个慈善团体的负责人就被《新京报》质疑其爱心款的流向,更被义工告上法庭;而这家慈善团体曾在几年前被某些媒体多次报道。媒体如果不能分辨其爱心的真假,就会误导受众,使爱心款有了被“侵吞”的危险。

先进人物的报道要大书

在新闻采访中,寻找那些无欲无求、淡泊名利的、不计个人得失的先进人物,报道这些“好人”。

本人觉得他们身上都是蕴藏新闻的富矿,一直用眼睛发现他们。本人认为他们是本人学习的榜样,为人们竖起了一面旗帜,激励着人们,做一个好人。

  正因为本人喜欢写他们,亲近他们,才使本人一直走在采访的最前线,深爱着脚下的这片热土。

回忆起本人写过的许多好人,内心很感慨,在采访中,许多好人就像师长一样,他们有的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但他们时时刻刻影响着我,鞭策我前进。

这些“好人”的人生经历生动、丰富,内蕴深邃,每个人都是一部大气的正剧。

至今还能记得,我曾写过的一系列大型报道《毛泽东接见过的大连人》,其中包括“党的好女儿”赵桂兰,她曾是建新公司宏昌工厂工人,全国劳动模范,1950年出席全国工农兵英雄模范大会,至今还健在。赵桂兰曾告诉本人,她一生都难忘毛主席,主席为她签名留念,并两次合影,她为主席敬酒。

此外,本人采访过田桂英,她是大连铁路机务段火车司机,全国劳动模范,受到毛主席接见,并一起照了像, 她至今健在,居住在沈阳;

本人还采访过高玉宝,旅大驻军某部战士作家,他前后受到毛泽东接见23次,至今健在;

还采访了金道永,他1960年为毛泽东当翻译,并合了影……

本人还在“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时,报道过邓小平接见过的连人。此外,2008年8月24日作家魏巍去世的消息传来后,本人写出了《谁是最可爱的人》里有一位大连“最可爱的人”的独家新闻……

无产阶级革命家韩光老人去世,本人采访了大连人回忆这位老人的系列报道,如《韩光给开国将军当红娘》等……

本人通过报道这些人的光荣史,来发掘大连这一座城市曾经拥有的历史。

 

大连市新闻记者协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