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

一位伯乐与一支团队助他奏响“新领军者”乐章

陈虎笑称,他是一个“极其单调没故事的人”。说这话时,他眼中流露出满满的真诚。作为一个工科博士,他有着与其身份相匹配的气质,说起科研上的事情如数家珍,说起生活却每每“哑火”。多年来,他的工作几乎就是全部的生活。于是,当他踏上了光洋科技这艘战舰后,他几乎立即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并迅速成为战舰上的一个重要部件高速运转;于是,光洋一步步构建起高档数控机床完整的技术链和产业链,打造出让业界侧目的“光洋模式”;于是,他从未主动去谋求过的声名和荣誉“不请自来”,他是大连市一级的特贴专家、金州特贴专家……他有故事,只是他的故事已和他的事业、和光洋血脉交融。

陈虎,1974年出生于江苏无锡,中共党员。

2001年清华大学博士毕业后,陈虎长期从事数控系统和数控机床相关技术研发。2007年加盟大连光洋,现任光洋旗下科德数控总经理。9年多来,陈虎带领光洋技术团队先后功克了五轴高档数控系统、伺服驱动、各类控制电机及机床上各类直驱功能部件直到各类五轴复合加工中心,建成了行业瞩目的完整的数控技术链和产业链。

陈虎2008年出任国家数控总线联盟工作组长,制定我国首个运动控制总线国家标准。之后又数次做为课题负责人牵头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数控技术课题。最让人激动的是,2013年,科德实现高自主化的国产五轴数控机床出口德国并亮相欧洲机床展引起业界轰动。当年,陈虎被国家科技部评为青年科技领军人才。2015年,科德数控已成为国内产销量最大的五轴数控加工中心制造商。

我只有往车间里一站的时候 才会感觉心旷神怡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北方人 我喜欢大连人说话直接爽快,做事讲义气 在这里我交到了许多知心朋友 胸中有万千锦绣,自可放怀天地,笑看风云

对大连人的慧眼还以青眼

可以这样归纳那一年冬天的“双雄会”,于德海给陈虎提供了在国内发展的平台,陈虎还他以光洋多年的平稳拓进乃至独立鳌头。

那是2007年,在北京工作的陈虎一度陷入纠结。收到美国加州大学offer,他却开心不起来。在他看来,国家培养了他20多年,让他挥一挥衣袖便远走高飞,他过意不去:“我想留在中国实现自己的产业报国梦。”其时,大连人于德海也相当烦恼。作为大连光洋集团的创始人,彼时他正在打造一支研发团队,要自主研发数控转台和摆角铣头等关键功能部件。他想摆脱一再“被人掐住喉咙”的不适与憋闷。1993年,于德海曾购买过一台进口设备,生产厂商对设备的安装、使用都给予苛刻的限制,甚至为防止挪动进行了加密上锁,一旦挪动,数百万元的设备将自动锁死报废;2006年,光洋完成了应用自产五轴联动高档数控系统立式加工中心的整机验证工作。于德海想从国外购入光机配置自主数控系统,但美方厂商以“你们是中国企业”为由,拒绝他们的购买意向,继而提出种种购买限制,包括提供工艺图纸等无理要求。于德海一怒回国,产生了打造团队自主研发的想法。团队一步步成型,于德海却感觉还缺一个可担当箭头的领军人物。恰是此时,于德海和陈虎相识,双方“瞬间”便碰撞出了相互理解和钦佩的火花。一个是慧眼识珠,一个是还君青眼。一席谈话相见恨晚,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期冀与诉求、理想与抱负,于是一见如故惺惺相惜。“于总身上有大连人的豪迈和豪情,他对事业的执着打动了我。”陈虎当即拒绝了美方的邀请,在妻子即将临盆的情况下,背上行囊,踏着大连飘飞的白雪,加入了这个当时在业界声名尚浅的公司。

最美的景点是车间

性格决定成就。被业界誉为“老虎”的陈虎,他的赫赫虎威,藏于儒雅的外表之下,展露于忘我的工作之中。在连多年,他对大连的景致都知之甚少:“我只有往车间里一站的时候,才会感觉心旷神怡!”这是陈虎的情结所在——追求技术领先。他带领团队一次次将“家”搬到机床旁。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带伤带病上阵也时有发生。2011年,光洋新数控系统首次装备铣车复合加工中心要上CIMI展会。但就在布展发运临近之际,调试工作却还没完成,研发骨干汤洪涛突发阑尾炎。就在大家着急之际,汤洪涛在术后第三天便捂着刀口、弯着腰出现在车间,机床调试成功并顺利参展,陈虎等人在欣慰的同时,也对队友充满感激和心疼。团队的执着,让光洋成功构建起高档数控机床领域完整的技术链和产业链,拥有了国内其他同行无法比拟的优越性。于是2013年的产业寒冬中,当其他企业愁产品过剩时,已完全转向了五轴机床的光洋,愁的却是订单太多产能太小。也是那一年,光洋五轴联动数控机床出口德国,打破国外垄断和技术壁垒。

“2013年至2015年,大连经信委副主任于德虎多次陪同我们前往北京动力机械研究所,与研究所的领导沟通,推介光洋,促成了我们和北京动力研究所的合作;市发改委副主任孙德忠生前曾多次来光洋调研,为企业发展出谋划策。特别令我们感动的是,德忠副主任多次陪我们往返北京,向国家发改委汇报光洋的发展情况,协调光洋承建了行业唯一的高档数控机床控制集成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这样的光洋当然是大连市的骄傲,给予相应政策的关怀是必然。但陈虎却从未忘却,在光洋还很弱小的时候,大连市政府就对他们帮助多多,“这种帮助是持续性的,十几年来从未间断。”

这里有我的兄弟

成绩斐然,自然有人心仪陈虎。几年来,国内外许多企业都曾向陈虎伸来橄榄枝,他一一予以回绝。“在机床数控领域,不是靠钱就能够砸出成绩的,它需要我们扎扎实实去研究去做,因此有一支优秀的、有沉淀和积累的团队非常重要。光洋的研发团队,从国内自主研发的氛围上甚至是技术上来讲,已经比很多高校的研究团队做得好多了,这样如果我还做不好,那么就算我换一个条件就一定能做好吗?”陈虎表示,虽然有些企业或机构开出的条件很好,但他不相信什么“等风来,猪就会飞”的观念,何况多年来,他与团队已结下深厚情谊。

采访陈虎那天,他凌晨才从外地飞回大连,在他的办公桌上,摆着两张婚礼请柬,“员工结婚我肯定会去,即使婚礼在农村举行我也会去。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北方人,我在河北长大,大学在北京,工作到了大连。我喜欢大连人说话直接爽快,做事讲义气。在这里我交到了许多知心朋友。我和工人在一起时,大家都很随意,因为我们是兄弟、是家人。”陈虎的话随即得到了验证,他带着记者转遍科德数控1.5万平方米的地下车间。他会和员工们挨个打招呼,甚至拍拍打打言谈甚欢。此时的陈虎平和且亲切,与“老虎”的形象迥然不同。他也会指点车间里保留的一些如今已被限制进口的设备,追思当年于德海遭遇的刁难。“现在我们科德自己生产的机床,完全可以达到乃至超过这些进口的了!”科德自主研发的大理石机身机床,在车间里占据了绝大多数,而一些关键配件、机器人,已包装好准备发货了,“这些都是用我们自己的机床制造的,咱们拥有自主的数控系统与自主机床配套,谁也限制不了咱们的发展脚步!”陈虎豪迈地笑着说。他当然是可以自豪的,因他和他的团队,已然登临了技术的高点,胸中有万千锦绣,自可放怀天地,笑看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