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久文

一座城市伸向他的八方援手助力一个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扎根

“就像是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我找对师父了!”提起导师周文龙,张久文感激不尽,“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都迷迷糊糊的,直到研究生阶段才豁然开朗,因为导师不但教了我学术上的知识,更教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周文龙是张久文的偶像——作为昔年本溪高考状元,周文龙毕业后留在大连理工大学任教数十年,早已成功地融入大连这座城市。张久文也想像导师那样,凭借能力与才华留在这座城市。他成功了,于是他可以得空便到滨海路、金石滩或大黑山去遛弯,他喜欢这里的山水和人情,“当初我给儿子起名字,就是在滨海路上走着时,忽然来了灵感。”

张久文,1981年出生于四川平昌,工学博士,高级工程师。大连三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3年考取大连理工大学材料系研究生。他与大连的缘分,从此一发不可收。硕博连读,他和大连建立了深厚感情,2008年~2010年,留洋英伦期间,他拒绝了英方的挽留回连。在盛辉钛业,他主持医用新材料与口腔医疗器械修复产品、种植产品系统的开发,设计出口腔种植体系统等。2011年以来,张久文带领三生科技,主持完成“医疗植入型Ti6Al7Nb合金棒线材产品制造技术”项目,实现骨科植入用棒线丝国产化,替代进口;实现口腔医疗器械精密加工,提出了具有优异骨整合表面的牙种植体系统并制备出具有高生物相容的植牙系统、提出新的纳米块体材料制备方法等。

他说一路走来,每一个细节都需要用心铭记 正如他们的产品一样,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瑕疵 对患者就会是“一场灾难” 而在他扎根这座城市的过程中 若是缺少了外界的关爱的任何一环 他们的“成绩”,可能就大不相同

行进中:感受一座城市的温暖

“在我们成功研发出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口腔种植系统产品并上市的过程中,得到了各个方面的诸多厚爱。”张久文说,在三生科技的工厂里,多是大连的年轻人,他们为了工作不辞辛苦,加班加点通宵作战是家常便饭,非常可爱。张久文说,他们能在短短的四五年时间里拿到两个二类证书,和员工们的努力付出息息相关。而同样重要的因素是在外部的助力,“新区管委会、人事局等单位,对我们帮助很大,像大连开发区人社局的韩少华处长主管博士后管理工作,我在开发区从落户到工作、项目申请,他都主动帮忙。在我刚刚离开校园时,基本是两眼一抹黑,如果让我自己去跑这些,很多部门我连门牌号都分不清,一件事跑个十趟二十趟都有可能,有了他帮忙,所有手续基本上都是一两次就完全OK了。”

不要小看外界任何的助力,那不仅可以帮人节省时间,更能让人从琐事得以解放,放开手脚去打拼。张久文说自己不是一个擅长与政府部门沟通的人,但谈起这些他仍然心怀感激,“区里领导经常会来关注我们的项目,询问我们在工作上、生活上有没有困难,闲暇时还会组织我们去采摘、聚会;在我们申报国家重点专项科技计划、科技谷项目的专利申请的时候,我们有很多细节没考虑到,他们也会帮我们出谋献策。我会和他们一道,去打破进口种植牙在国内的垄断地位,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曙光。”在张久文看来,这些援手让公司健康成长,但他不敢忘记的是当年来连读书时,导师给他的人生启迪。

在这里:他遇到了人生的导师

2003年9月,初秋天气仍然很热。张久文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放下行李走出门,在理工大学的校园里逡巡。路旁有一片葱郁的小树林,他走进去躺下来,叼着一根草茎仰望天空,细细地感悟着这座大学的空气中氤氲着的学术气氛,这让他心醉,“这才是我想要的大学!”

最初,张久文只是想在这里安静地完成学业,对之后的去向全无思考。但周文龙让他有了明确的选择——留下来!“他对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张久文说,他对导师当初为他安排的每一步,如今都心怀感激,包括刚来大连两个月,他就被周文龙“扔到”了沈阳中科院技术研究所,“他告诉我,在学校里学到的只是学术,你要走出去,去接触企业、政府等层面,让自己的学术在企业里发挥作用并得到指导,只有这样,以后在你遇到挫折时,才能对困难做出适当的评判和适宜的选择。”

不过,张久文直言自己更喜欢大连,因为“沈阳和我老家长得差不多”。但这一走,便是近两年。2005年9月,张久文回到心仪的大连。之后一段时间,他常去软件园转悠,却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在周文龙的建议下,他选择了硕博连读。当年12月,他写了一篇“大约五六千字”的总结性论文,等交给导师再发下来,他惊讶地发现,电子文档里完全是修订后的字样,一下子多出了近两万字,“那一个个红色的修订文字,就像一颗颗子弹一般击中了我的胸膛,感动,无法言表。”在周文龙的指导下,张久文知道了逻辑表达能力的重要性,“我的导师让我理解了,学术上的事情,你会做只是一方面,会讲是上了一个层次,能写出来供别人传阅,那水平才是高。”近几年,张久文累计发表学术论文12篇,其中SCI索引5篇,他认为自己所做到的这些,与导师的指引密不可分。

奋斗中:商机在不经意间到来

读博期间,周文龙依旧给张久文布置了不少“课外作业”——包括2006年~2007年让他到中航625研究所学习;2008年~2010年让他到英国进修。在英国时,一家后来被李嘉诚收购的科技公司,一度向张久文伸出橄榄枝,他考虑再三拒绝了。因为他想回大连,“当时的想法很直接,那就是这里有我的导师,又是我喜欢的城市,只要大连能接受我,那我就不走了!”最终仍是周文龙帮忙,他得偿所愿。而从盛辉钛业到三生科技,走上打造国产种植牙的道路,则是他们不经意间捕捉到的商机。

“2011年,我的一位同事到大连口腔医院看牙,在和医生的聊天中了解到,口腔医院就种植牙在找外企进行合作。当时我们就动心了,我们对口的是材料研究,要是我们能自主研发种植牙并铺向市场,不但种植牙成本能降下来,老百姓就医医保的报销额度也能高出许多。”张久文说,口腔医院的专家们是他们创业路上的领路人,“那些专家的整体年龄高出我们一大截,但面对我们这些年轻人,他们并没有觉得我们是异想天开,而是很用心地和我们研讨,告诉我们该如何去做,定期关注我们的进展,并通知我们最新的消息。”

三生科技的名字,就是在那个时候大家一起敲定的,“从乳牙到恒牙再到种植牙,我们希望这第三副牙能稳定终生;此外我们得到口腔医院的专家的热情帮助,也得到了投资商的大力支持,也算三生有幸。”张久文说,美好的市场前景诱惑与艰辛的探索历程总会相伴相生,“我们最开始做的是模仿,2012年我们用了半年时间,产品出来了,却是个‘四不像’。当时专家们并没有恼怒或失望,而是鼓励我们继续改进。”拿着如今已经成熟的产品,张久文也感慨万千,他说一路走来,每一个细节都需要用心铭记,正如他们的产品一样,任何一个细小的环节出现瑕疵,对患者就会是“一场灾难”;而在他扎根这座城市的过程中,若是缺少了外界的关爱的任何一环,他们的“成绩”,可能就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