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堂

在更高更好的平台重新启动职业激情

装置了全套国际一流设备的大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介入科手术室,看起来很有美国医疗剧的高大上代入感。自从去年11月从沈阳调来大连,王毅堂已经在这里做了800多例输卵管介入手术和输卵管造影术,几乎是当年在沈阳时一年的手术量,而大连也因他的到来,一举跃升为国内输卵管介入治疗领域的技术高地。 真正对大连动了“真感情”,还是去年夏天去新妇儿介入科手术室参观时带来的震撼,“大连的现代化程度、对建设的重视、对人才的重视、对技术创新的追求,这种种向上的力量汇聚而成的魅力,让人热血沸腾。” 常规手术服内再套一件10公斤重的铅衣,戴上装备了铅玻璃防护屏的头盔,脖子上围着像婴儿围嘴儿似的特质铅领巾——在介入手术室披挂上阵的王毅堂,看起来不像医生,而更像“钢铁侠”。尽管一台不过半个小时的手术下来就会满身大汗,但王毅堂很享受崭新的城市、崭新的医院和崭新的“战场”。他按下墙上大触摸屏的MP3键,环绕立体声的钢琴曲,瞬间让整个手术室宁馨起来。

王毅堂,原籍辽宁沈阳,来连时间:2015年11月7日。

2015年大连市快速提升医疗软实力引进高端人才,大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介入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中华医学会介入专委会妇儿介入学组全国委员,《中国介入治疗规范化教程》编委,主编《输卵管堵塞介入治疗规范》。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曾先后于天津医科大学附属中心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一院及广州中山大学附属一院进修深造介入治疗专业。十九年来主持开展介入治疗项目达二十余项,填补省内空白三项。成功抢救各类危重出血病人如盆腔大出血等达200余例,完成各类介入手术13000余例,其中治疗输卵管阻塞患者10000余例,治愈率达95%以上。在输卵管堵塞介入再通治疗、输卵管积水介入栓堵治疗、精索静脉曲张、子宫肌瘤和子宫腺肌病等疾病的介入治疗方面居于国内领先地位。

大连之于王毅堂,有一种静水深流的吸引力。 早年间曾在大连读过医学院的父亲,常常念叨“后悔没留在大连工作”; 这些年多次来大连开专业会议,王毅堂就对这个城市的干净、美好和热情包容极有好感。 尽管已经是知天命之年,王毅堂还是义无反顾选择了大连; 尽管比高端人才引进的最高年龄超龄了几个月,市人社局还是为王毅堂开通了绿色通道。

这个平台太有吸引力了

从2006年开始,王毅堂就凭一手笑傲全国的输卵管介入手术,成了“全国介入学术大会”的红人。2015年6月,王毅堂来连参加“第十二届全国介入大会”,并在会上做了专题讲座,他没想到,大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业务院长就坐在听众席里,面带微笑地倾听着。

会后,业务院长亲自开车,载着王毅堂从东港国际会议中心一路向北,直奔新妇儿,去看医院花1000多万购进的最先进的介入手术设备。看到王毅堂眼睛里那种高手邂逅名剑一般的光芒,业务院长微笑着问:“怎么样啊老王?有没有想法?”

输卵管介入治疗手术,大连一直没开展起来,以前,只要有相关病例,妇产科医生们都会推荐病人去沈阳,找王毅堂主任。大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想”王毅堂不是一天两天了。只要能把王毅堂请来,不仅将填补新妇儿的介入治疗空白,还将填补大连医疗空白。

王毅堂很心动。大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是东北地区唯一一所以妇产科和儿科相结合的医疗中心,在综合医院按部就班了十几年,这个平台的“更大”“更好”和“更专业”,实在是太吸引人了。而大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许给王毅堂的承诺是:“只要你肯来,学科带头人非你莫属。”

大连第一例宫外孕介入手术

已经51岁,值得撇家舍业换一个城市重新开始吗?王毅堂向80多岁的父亲咨询,没想到老人家第一反应是:“好事儿呀!大连多好啊!为啥不去啊?”父亲做了60多年医生,最了解“专业上能有精益求精的机会”这件事儿的吸引力。但最终,王毅堂还是努力了足足5个月,沈阳原单位才百般不情愿放人。

2015年11月7日,王毅堂正式来大连报到上班,新妇儿住院部一楼的介入科,终于迎来了盼望已久的当家人。20天后,整个介入科的医生和护士团队就全员配齐了,病房也装备妥当了。

2015年12月2日,王毅堂带领团队,在崭新的介入手术室,用崭新的先进设备,为一名从内蒙古慕名而来的患者,做了大连第一例宫外孕介入治疗手术。“半个小时就做下来了,非常漂亮。”

宫外孕的常规治疗是做腹腔镜手术,在肚子上打洞,把在输卵管里着床的异位胚胎取出来,严重时需要切掉一侧输卵管。而用介入手术治疗宫外孕,只需要在大腿根部扎个1毫米左右的小孔,做股动脉穿刺,建立血管通道,将介入导管送达给异位胚胎供血的子宫动脉分支,灌注杀胚药(比全身用药作用强20多倍),同时把血管用栓塞剂做暂时性栓塞。既有药物杀灭,供血来源又被堵死,异位胚胎很快就萎缩脱落随经血排出了。最重要的是,栓塞剂两周之后就自动溶解吸收了,输卵管功能保全了。

从那以后,新妇儿介入科的介入手术治疗就迅速铺开了,其中一多半的病源,都是从外地慕名而来的。王毅堂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早上7点半到医院,上午做两个介入手术,下午做15个输卵管造影,下班后带领团队去病房查房,还要毫不藏私地手把手带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进修医生……虽然已是知天命之年,但王毅堂很兴奋又找到了久违的创业激情。

豪气冲天的军令状

王毅堂的“输卵管DSA动态造影术”也是一绝。今年4月,一位患者从深圳千里迢迢找到大连,她尝试了多次试管婴儿都失败了,B超、宫腔镜、腹腔镜和传统造影术都做过了,始终没找到原因。王毅堂为这位患者做了DSA动态造影术,因为他使用的是自己升级改造的硬质造影管,能将传统造影术一直忽略的宫颈部分也成功造影,所以终于在最后的造影片上查到了“罪魁祸首”——那是一个增生的巨大的宫颈憩室。这次造影成果,成为国内介入领域的经典案例。

从冬到夏,半年时间转瞬即逝。忙碌而充实的王毅堂深觉痛快,因为“来得值”。大连这座城市、新妇儿这所医院,给了王毅堂最真诚的礼遇。当时办理调转手续时,大连为王毅堂开设了绿色通道,并同时为随他来连的妻子安排了工作;介入科组建之初需要配备大批专用医疗器械,王毅堂把十几页的申请报告打给院领导,结果特事特办一路绿灯,原本正常需要半年左右才能到位的器械,只用20多天就一件不少地采购齐了。

在广阔天地里大展拳脚的王毅堂每天都忙得兴致勃勃,相濡以沫的妻子却偶有抱怨:“大连的大海这么美蓝天这么蓝,你总跟我说等闲下来好好去看看,结果却天天不得闲……”至今,王毅堂只带妻子去看过一次海——还是“偷懒”开车走了趟跨海大桥。

“三年内,把大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介入科,做成国内一流的妇科介入团队。”这是来大连第一天时王毅堂立下的军令状,“我相信一定能做到,但要做的工作真的很多很多。”最近,广州有个儿童血管瘤介入治疗培训,“我得去学。”王毅堂又兴奋起来。医无止境,这是王毅堂的动力,也是王毅堂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