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强

因为这座城市的诚意他拒绝了北大的邀约

2002年12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博士毕业的张强,跟随自己的导师,来大连考察。那是31岁的张强第一次出远门,一下火车,见惯了黄土高坡的他,就被头顶瓦蓝瓦蓝的天震撼到了。辗转来到刚刚乔迁至大黑山下的大连大学,虽然周围当时还是大片农田,但“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豪情从张强心头油然而起。及至走到南坨子海滩,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张强对大连这座城市的感情,当即就由“一见钟情”跃升到“缴械投降”。 这些年来,有无数个极具吸引力的科研机构,想把张强从大连挖走,其中,就包括北京大学。一举进京,百年名校,更高的平台,更专业的科研氛围,谁不向往?但,张强还是心无旁骛地留了下来,因为,大连大学给了他最大的信任和最高的礼遇——做“学科带头人”,创建“生物计算理论及其应用”学科体系。对于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没有比这更让人激情澎湃的使命了。

张强,原籍陕西西安。2003年5月,由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博士毕业后调入大连大学工作,2003年至2007年在大连理工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大连大学“先进设计与智能计算省部共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入选人,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有突出贡献的青年专家,教育部创新团队项目“生物计算理论及其应用”的学科带头人,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两年计算机领域的“中国高被引学者”(论文在世界范围内他人引用率最高),是大连大学首位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的青年俊才,其研究成果“生物计算中数据编码与模型构建理论方法研究”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

张强带领的科研团队注重科技成果转化,与企业联合开发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维运动捕捉系统”突破国外技术壁垒,已在国家体育总局、国家女子举重队和竞走队的运动数据分析中得到应用。

大连给了他最大的信任和最高的礼遇 大事小情中体现出的大连人的包容和热情, 让张强的心越来越定 就连大黑山的杜鹃和白雪, 都习惯了山脚下的校园里,有一间实验室的灯光, 彻夜不眠

一句千金之诺+一盆虾爬子=死心塌地

与“学科带头人”这项殊荣并重的是,大事小情中体现出的大连人的包容和热情,让张强的心越来越定。

刚来的时候,大连大学时任校长跟张强说:“你只要全心工作就好,所有的后顾之忧交给我们来解决。”其实,当时的张强可谓“来”之不易,因为他在职读博时工作过的西安原单位还扣着他的档案关系。为了让原单位心甘情愿放人,大连大学专门跟对方做了多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诚恳沟通,其中之艰难可想而知,最后终于圆满解决了这个最大的后顾之忧。

张强记得,正式上班头一天,同住教师家属楼的本地同事,煮了一铜盆虾爬子,特地敲门送了来,并手把手教他和爱人怎么扒着吃;张强还记得,去大工办理博士后入学手续那天,是学院里一个同在大工读博的同事,起大早带着他辗转倒了N趟公交车,耗费一整天帮他办妥了所有事宜……这些都深深打动着他。

(5+2)+(白+黑)=大学创业者

对大连这座城市全身心的认可、投入和相容,让张强开始了十三年如一日“5+2”加“白+黑”的“玩命征途”。就连大黑山的杜鹃和白雪,都习惯了山脚下的校园里,有一间实验室的灯光,彻夜不眠,直至亮成大连大学人心中的“灯塔”。

本世纪初以来,大连大学每年都会从国内国外引进100多位像张强这样的博士牛人,他们给自己的定义是“新大连大学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创业者”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推动着张强和同仁们在“创业”路上搏命。而99%的汗水+1%的天分,则让张强带领自己的计算机博士团队,赢得了2006年的“国家级科技进步奖”和2013年的“国家自然科学奖”。

同事周东生还记得,2013年去北京提报国家自然科学奖的情景。“提前一个月去北京驻扎,准备PPT答辩材料。就在正式提交前三天,担任课题组组长的时任校长提了很多修改意见。张强老师带着大伙儿,三天三夜连轴转,终于赶在提交日当天早上6点完美定稿了。”周东生回忆道,“其实熬到第二天晚上12点的时候,大部分同事都熬不住了,我甚至抱着电脑迷迷糊糊睡着了,同事以为我昏倒了一把推醒我,我抬头一看,张老师居然还是两眼放光精神抖擞的状态,我问张老师你不累吗?要不咱们换班?张老师狠狠喝了一口红牛+咖啡+茶的超级兴奋剂,摆摆手说,‘我是负责人,我不能睡觉,你们累了轮班休息,我必须坚持到最后’。”这种舍我其谁、以身作则的勤奋,让整个团队,都成了跟张强一样的“科研狂人”。

生物计算+动作捕捉=“科幻大片”

即使是在新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生物计算机”这项“也许三五十年后有可能实现”的研究,听起来仍足够科幻。而今,一切都还停留在理论研究阶段。唯一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是去年哈佛大学开发的液态“DNA硬盘”,一个DNA分子单位能储存750T的文件。“一旦生物计算机发明出来,在某些特定领域将给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其运算的本质并行性将让一些以前需要运算几十年的复杂计算问题在几分钟之内完成。”

从2003年5月正式被引进大连大学,张强就开始带领团队攻坚DNA编码工作。这是一项超级寂寞和艰苦的研究,单单是把好不容易编写出来的DNA编码在主流PC机上跑一遍以检测质量和数量,就得24小时开机跑两个多月。那几年,张强每一天包括除夕都在实验室度过,实验楼的看门大爷、深夜昏黄路灯下忽然蹿出来的野猫,见证了他玩命工作的那些日日夜夜。那几年,“收成”也最好,数十篇高质量的科研论文,在国际国内权威科学期刊上发表,相关领域的不少国际同行,都成了张强的“死忠粉”。

在张强的实验室,还有一间有点像环幕电影院的屋子,在12台红外线摄像机的监控下,神奇的一幕正在上演——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实验者身上,粘满了荧光小球,实验者使出一招“白鹤亮翅”,环幕上的电子人也一分不差跟着动作,这项“三维运动捕捉”技术已经在康复医疗、运动训练和VR游戏领域成功实现了落地应用。比如,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康复科,就用它来对脑中风病人做精准步态分析;国家女子举重队,就用它实现了精确定点、定量的训练标准化。

做人+做事+做学问=榜样

在科研工作上,在学科建设上,张强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实验室编制一路绿灯一扩再扩,如今已有来自各地名校的计算机博士15人,平均年龄三十三四岁,正是让兄弟高校都艳羡的“能干事儿”的年纪。

三年前,大连大学把最新最好的文科综合楼8楼一整层拿出来,为张强装备了软硬件都超一流的“先进设计与智能计算省部共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就在几个月前,张强主持的“智能信息处理与网络技术”辽宁省高校重大科技平台通过验收,总分在辽宁省15个重点实验室里独占鳌头。

如今,来自全世界的专业研讨会邀约多了,来自国家的顶级科学嘉奖多了,但张强还是那个张强,书生意气依旧。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天道酬勤……这些用来定义张强和张强们的努力,再恰当不过了。

背负着国家使命的大连大学新一代学人,任重而道远,但他们显然无惧风雨兼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