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方圆夫妇

两个小时加上一个月被软环境打动的硬投奔

高新园区,海外学子创业园5楼,方圆正带着一个小组的五六名研发工程师开会,流利专业的英文贯穿始终。有好奇的麻雀从敞开的窗户飞了进来,在咖啡台上一边蹦蹦跳跳一边唧唧啾啾。此时,海昌欣城小区街心广场上,亚当正带着6岁的儿子“休”在滑旱冰,有邻居大妈买菜经过,亚当只会腼腆地笑着说“你好”,被誉为“小区一哥”的儿子却能一嘴大连话唠上小半天儿。跟白天坐镇公司的方圆不同,亚当执行的是加拿大时间,工作日的晚上9点到凌晨4点,他需要跟多伦多的合伙人无缝对接。作为大连海外学子归国创业政策的直接受益者,加拿大小伙儿亚当和吉林姑娘方圆,早已经把安居乐业的大连,当成了此生唯一的家乡。

亚当、方圆夫妇,亚当原籍加拿大多伦多,方圆原籍吉林长春。2012年3月来连。

亚当和方圆夫妇来连创业的枫华新创(大连)软件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研发专业操盘手软件,虽然无论从人员规模还是年营业额看都属于小微科技公司,但行业地位却相当了得,在“操盘手软件的跟踪和报警功能”领域目前排名世界第三,前两名的英国和澳大利亚软件公司都是好几万人的行业巨头。他们的操盘手软件核心竞争力是“快”和“精准”,每秒钟可以处理直接从股票市场接受到的数据100万条。迄今为止,枫华新创的客户,不仅有加拿大资金规模最大的五大银行,还有花旗银行、汇丰银行等知名国际银行。

当初,听说方圆有回国创业的意向 一位负责人召集大伙儿 专门为她开了两个小时的协调会 细致到人工多少钱、五险一金怎么计算都手把手教了

“现在开始攒钱,我跟你回大连”

2004年夏天,从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软件工程系毕业的方圆,带了男朋友兼同班同学亚当回中国见父母。当时已经退休的父母刚刚在大连买了房,小区出门不远就是海之韵广场,每天带着帐篷去海边野餐、洗海澡的生活,迅速征服了只见过安大略湖的亚当。一年后,婚礼那天,宾客散去的深夜,亚当一脸憧憬、两眼放光地对方圆说:“咱俩现在开始攒钱吧,我跟你回中国、回大连生活。”

但,“回中国”这件事儿,却没那么容易。因为亚当和方圆联合另外两个合伙人创业的软件公司还太小,“去中国开分公司”想都不敢想。于是,从2006年开始,每年圣诞夜吃大餐的时候,四个年轻人都要就着红酒和火鸡,把“去中国”热热闹闹地讨论一遍,直到他们在多伦多的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说要去中国做软件,最好的时间是2010年~2012年,因为政策、人才和各种软硬环境最利好。

只用两个小时,归国创业门儿清

2011年夏天,方圆带着1岁的儿子回国,度假是顺便,考察“中国哪个城市适合做软件”才是主要目的,列入备选的是北京、上海和大连。大连当然是第一站。

方圆的父亲担任《香港商报》驻东北记者站站长期间,多次带队采访大连海创周,对海外学子归国创业政策颇为了解。父亲载着方圆,直接就去了海外学子创业园二楼,高新园区管委会在那里常设了为海外学子创业提供一站式服务的专门机构。

海外留学多年,方圆对国内“办事儿”的概念还停留在“托关系找人”上,那天,原本打算先认个门儿再说。没想到,那个星期二的下午,两眼一抹黑地敲了门之后,她却被大大地震惊了——不仅有专业热情的工作人员详细解说工商税务注册事宜,还有法律、财会、人力资源甚至是商标注册、专利申请的专员帮忙做咨询。听说方圆有回国创业的意向,一位负责人召集大伙儿,专门为她开了两个小时的协调会,细致到人工多少钱、五险一金怎么计算都手把手教了,“全是捞干的。”

后来,虽然也考察了北京和上海的几个国家级孵化器,但,方圆还是在最后的《投资可行性报告》里,把最大的篇幅,留给了大连。回加拿大两周后,合伙人们一致拍板:去大连开分公司,把研发团队转移到中国。

政府找上门服务,落地儿快得惊人

2012年3月12日,先期归国的方圆,从高新园区工商局拿到了“枫华新创(大连)软件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注册资金18万元人民币。第二天,方圆就接到了高新园区投资促进局的电话,因为工商局的知会,他们特地派了一名专员,协助她办理企业落地的后续事宜。方圆又一次没想到:大连的政府部门,居然贴心到主动送服务上门。

在促进局专员的带领下,方圆用了不到一个月,就把包括土地局在内的数个部门的手续都办妥了,其中的N套材料,也是专员帮忙组织的。“需要5到10个工作日的,肯定三四天就办结了,所有人都惊讶我怎么办得那么快。”

2012年5月,当姗姗来迟的亚当第一次坐上海外学子创业园A座513-3的大班椅,简直像个孩子似的兴奋得两眼发亮:“Amazing!(太棒了)”最让这个天秤座的多伦多学霸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么棒的办公室,租金居然只要1元/平方米/天,其中还包含物业费,第一年还免收50平方米租金,要知道,市场价至少要4元/平方米/天。最关键的是,楼里有非常便宜的百兆光纤可以共享,软件研发最迫切的宽带问题解决了。

也没挑选黄道吉日,也没举行任何仪式,在5月滨城沁人心脾的槐花香中,技术出身的亚当和方圆,带着两个实习程序员,一人抱了台电脑,就那么静悄悄地开张了。

创业期的“小确幸”和“小苦恼”

再澎湃的雄心壮志,也要落实到一行行代码上。亚当和方圆很快就遇到了难题:“人上不来。”

在最初的设想里,大连软件业名气在外,软件人才扎堆儿,招募程序员很容易。但,他们忘了,他们研发的操盘手软件,技术要求特别高,数据必须精确到小数点后6位,而且,只有具备金融基础、懂得国外金融法律的软件工程师才能胜任,更何况,为了能跟他们这两位当家人无障碍对话,英语必须达到六级以上。简直是在程序员里“掐尖儿”。所以,去年之前,方圆和亚当那间23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还是人丁稀落,很长时间只能保持六七名员工的规模,大多工位都是空的。终于,在去年夏天,第一轮招募的硕士级小组长们成功“出徒”了,新进员工的外语要求不用那么高了,学历也调整到本科了,人员规模可算实现成倍增长了,如今已经达到19人了。

虽然还是创业期,但因为产品成熟,亚当和方圆从没要求程序员们点灯熬油、吐血加班,因为根本不需要。他们实行的是加拿大工作制,早十晚五,每天7小时,周末双休,软件工程师月平均工资不仅笑傲同城“程序猿”,年底还另外再多发8个月工资做年终奖。“人才最值钱。”亚当和方圆乐于把营收的大头拿出来和小伙伴们分享。

终于步入正轨,亚当和方圆跟留守加拿大的合伙人商量好了,争取两年内把研发部门全部转移到中国。不过,创业之初大楼里共享过的百兆光纤如今没有了,这让亚当和方圆有点黯然,“现在只能走商用宽带,太贵了,才4M就要一个月1000块钱。民用宽带已经降价了,如果能尽快普惠到企业宽带来,让最细节的硬件也像政府给我们的软服务一样贴心,我们这些海归一定会更有创业劲头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