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第一天空气质量没受大影响

  记者与有关部门一道实地检查是否有机关事业单位违规燃放“开门炮”。在甘井子区范围内、记者用2个多小时实地查看了近20家机关事业单位,没有看到这些单位燃放“开门炮”。据一路观察,在上班头一天,企业燃放“开门炮”的现象较往年有减少,与记者同行者也有此感受。
  初七上午,市环保局网站,环境空气质量发布系统显示,当天9点大连10个国控空气质量监测点位中只有开发区点位为中度污染,首要污染为PM2.5,其余9个站点空气质量为优或良。当天10点,记者查询到,10个国控空气质量监测点位中,有2个点位的空气质量处于污染范畴,其余点位为优或良。
  来自市环境监测中心的消息显示,初七上午,燃放开门炮的单位较少,空气质量没有受到大的影响,除开发区、七贤岭两个点位9点和10点PM2.5超标外,其他点位空气质量均为优良状态。

开门炮减少,环卫早收工两小时

“开门炮”一响,硝烟遮云蔽日,行人掩鼻疾奔。
  初七是蛇年春节节后的首个工作日,为及时清扫“开门炮”红色垃圾,全市环卫工人从凌晨4时许开始陆续上岗。据统计,初七上午的开门炮,共炸出400吨红色垃圾,略少于去年的420吨,出动环卫工人5500多人,各种环卫作业设备217台。由于多数路段的开门炮明显少于去年,扫红作业结束时间比往年提前两小时。
   在一些重点商务区,从扫红情况来看,由于银行和商家燃放量不减往年,加上新增加的商服网点,“开门炮”炸出的红色垃圾没有出现较大幅度的减量。据了解,扫红量最多的是负责中山区人民路等路段的福美环境清洁有限公司,扫红量为60吨,而扫红量最少的是成皓宇环境清洁有限公司,扫红量仅为2吨。
  由于开门炮多以礼花炮为主,加上今天上午风力不大,多数区域的环卫作业强度明显低于去年。大连中岛环境清洁有限公司的王素清所长告诉记者:“今天的开门炮清扫作业太轻松了,许多从别的路段调集来的人员用不上了,要是年年都像这样,就好干多了。”
  不过,由于燃放鞭炮的单位不多,空气质量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除开发区、七贤岭两个点位9点和10点的PM2.5超标外,其他点位空气质量均为优良状态。
  早8时,记者在市环保局网站看到,10个国控空气质量监测子站的监测结果显示,其中7个为优、3个为良。上午9时,结果为优的监测点位下降至5个,另有4个为良,此外,开发区点位为中度污染,空气质量指数AQI为157,首要污染物为PM2.5,测量值达到了119微克/立方米。除开发区外,七贤岭点位10点PM2.5也超标,其他点位空气质量均为优良状态。据悉,初七我市风力虽不太大,但气压较高,利于污染物的扩散,因此空气质量受“开门炮”的影响并不大。

我市多家企事业单位与“开门炮”说再见

  中山广场是金融机构云集的地带,往年每逢春节后上班第一天,这里总是响起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初七上午,记者在中国银行辽宁省银行、工商银行大连分行、花旗银行大连分行等多家银行门前注意到,这里相比往年安静了许多,红灯高悬与彩旗飘扬,取代了大张旗鼓的鞭炮齐鸣。
一些单位和企业燃放“开门炮”讨吉利,空气污染严重。吕文正 摄

  记者了解到,今年春节,我市多家中外资银行响应“厉行节约,保护环境”的号召,不放“开门炮”,用实际行动“除陋习、树新风”。
  一位银行工作人员说,春节后上班第一天放鞭炮的历史由来已久,很多企业都会这么做,主要目的就是为讨一个好彩头。今年春节,我市多家银行决定从自身做起,改一改老规矩,跟“开门炮”说再见,减少空气污染,过一个更加绿色、环保、平安的新春佳节。
  采访中,多家银行员工纷纷对“禁放”表示大力支持。他们说,银行的声誉和口碑来自于全体员工的辛勤努力,而不是燃放鞭炮,不放鞭炮同样可以烘托出浓浓的年味,“主动不放鞭炮”也体现了银行业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
  除了一些银行外,我市其他很多事业单位也同样摒弃了“开门炮”这一陋习。大连机场今年早在春节之前就作出了不放“开门炮”的承诺。大连国际机场集团董事长才力告诉记者,当前糟糕的雾霾天气困扰着人们。保护环境,减少污染物的排放,“让我们呼吸干净的空气”需要你我他从自身做起。像“开门炮”这种陋习,当止则止。

环保的电子鞭炮市场遇冷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我市燃放“开门炮”的现象虽相比往年略有减少,但企业和商户环保意识仍不强。采访中,多数读者认为各单位与其燃放“开门炮”图个好彩头,还不如把这笔钱省下来捐给需要救助的人群。   据部分零售商介绍,尽管今年我市烟花爆竹市场遇冷,但节能环保的电子鞭炮的销量仍未有大幅攀升。

  目击:商家成“开门炮”主力助推
  初七上午8时至10时,记者对中山、沙河口两区多个繁华路段进行调查,发现几乎7成以上开门营业的商家均燃放“开门炮”,多则近半个小时,少则三五分钟。据相关路段环卫工人介绍,同往年燃放的时间和数量相比,今年初七“开门炮”燃放情况略有降低。
  调查:电子鞭炮只露“尖尖角”
  在记者两个多小时的调查过程中,仅发现中山区有1处大型商厦和6家小饭店燃放电子烟花和电子鞭炮。上午9时许,记者在中山区长江路和黄河路交会处看到辰阳古玩城的工作人员正在燃放电子鞭炮,而门前的大红宣传条幅上则写着“尊传统,爱环保,电子鞭炮也挺好”。据负责人秦阳介绍,该商厦今年仅花费1500元燃放“电子炮”,而以前每年燃放的传统“开门炮”都价值2万元以上。他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往年初七,除商厦燃放2万多元钱的烟花爆竹外,驻厦的400多家店铺各家均燃放三五百元至几千元不等的“开门炮”,这笔费用加起来就是四五十万元。而今年除了商厦燃放了15分钟的“电子炮”外,只有四五家店铺燃放了传统烟花爆竹,总费用不超过1万元。“我们这片儿往年‘开门炮’纸屑能有七八车,而今年才两编织袋子,不超过30公斤。”他表示,正在联合驻厦业户,想把节省下来的钱捐献给有需要的弱势群体。
  呼吁:践行环保可买电子鞭炮
  在对沙河口区民政街、昌黎街等十余家烟花爆竹销售点的采访中,记者获悉今年传统烟花爆竹销售情况普遍走低,多位销售人员均表示“连往年的六七成都不到”。而预计销量会有所上升的电子烟花爆竹也并不好卖。在沙河口区长兴市场附近一家销售点,负责人王先生说,今年就进了1万多元钱的电子烟花爆竹,但卖了半个多月至今还剩下七八千元钱的没卖出去。采访中,一些销售人员和市民都呼吁人们多买环保型的电子鞭炮。

声音

老百姓多数意见大
  多数老百姓对“开门炮”持反对态度。家住西岗区唐山街的赵女士告诉记者,因为家附近有很多金融保险单位,所以每年“开门炮”都会持续1个多小时不停歇。“家里人之间说话都听不见,刺鼻的硫磺味猛往屋里钻,呛得老伴直咳嗽。”赵女士说,不是不让企业放“开门炮”,但不应该影响市民的正常生活,更不能以牺牲城市环境为代价。记者李莹
少放开门炮换一种方式开门红
   “轰——”一声炸雷,硝烟遮云蔽日、行人掩鼻疾奔、车辆小心慢行。昨日是春节假期后的上班首日,本以为近期持续的雾霾天气会遏制“开门炮”的声势,可沉寂了一年的“开门炮”还是如期炸响,而且声势不小。众多企业和商家宁肯戴着口罩放,也不肯错过这个讨“彩头”的机会。与除夕夜大幅缩减的鞭炮声相比,昨日的“开门炮”不仅炸低了空气质量,更炸出了企业公民意识的缺失。难怪网友“这厢有礼”笑言:“刚刚成功穿越‘炮火’纷飞的人民路,正在庆幸死里逃生!如果他们自扫门前雪的热情像放‘开门炮’那样积极该多好!”
  尽管相关部门早已对“开门炮”下了禁放令,但不在禁放范畴内的企业则并不为之所动。青泥洼桥、人民路、西安路、三八广场、二七广场……企业和商户集中的商务区和商圈成为“开门炮”的重灾区。“说实话,我家里过年都没放鞭,但店开门年年都放,不放总觉得心里不得劲儿。对生意有没有帮助另说,总要花点钱讨个吉利嘛!”西安路附近一位商户的说法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正是这种“宁可信其有”的心态,使得“开门炮”生生不息。
  其实,企业的“开门炮”并非春节传统习俗所说的“开门炮”,用民俗专家的话说,它绝对称不上“开门炮”,只能算是“赚钱炮”。按照传统习俗,除夕夜,全家人都要守岁到午夜,然后以放“关门炮”辞旧岁,而初一早上则以放“开门炮”迎新春。“开门炮”是欢度春节的第一个信号,这一习俗在农村尤甚,它表示这家主人在新年的第一天依旧保持着开门出工的勤劳习惯。
  然而,企业所放的“开门炮”不但变了味,而且规模越来越大。很多资金雄厚的企业甚至在燃放“开门炮”时互相攀比,不惜斥资数万甚至数十万。在争相炫耀财力的同时,对城市环境和交通及市民人身安全造成威胁,成为备受诟病的社会“公害”。而与燃放“开门炮”热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企业和商家对于除雪的参与热情明显不高。以2月3日那场降雪为例,在城市除雪指挥部通报批评的向道路上扬洒、推铺积雪以及不及时除雪的30多家社会单位中,企业占据四分之三的席位。
  值得欣喜的是,与企业相比,百姓的环保意识明显增强。据市环卫处统计,今年除夕的鞭炮燃放量明显减少,初一早晨的扫红量不足700吨,同比减少三分之一。截至初五晚上,市内四区16家环卫企业共清扫红色垃圾1800吨,比去年同期减少200多吨。而昨天的统计数字则显示,“开门炮”崩出了400吨红色垃圾,仅比去年减少了20吨,还不包括部分从初四就开始陆续放“开门炮”的小商户,而主要商务区和商圈的燃放量并不比去年少。
  暂且不论“开门炮”能否为企业崩出个“红利年”,但给城市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确定无疑。如今,部分商家已经意识到了“开门炮”的危害,开始用舞狮、舞龙、扭秧歌等活动取而代之。其实,要想实现真正的“红利年”,企业应该从“修身养性”入手,改善员工的福利待遇、积极拓宽发展渠道、勇于承担社会责任,把损人不利己的“开门炮”变成利人又利己的“开门红”。
厉行节约从“开门炮”始
  昨天是上班第一天,商场、银行、酒店、商户等等纷纷放起了“开门炮”。“开门炮”噪声震耳、浓烟弥漫、纸屑飞舞,严重违反了中央和省市关于厉行节约的要求,既危害人们的身心健康,又污染城市环境卫生和造成火灾事故,更重要的是大量资金和资源瞬间化成噪音、烟雾、纸屑。
  “开门炮”只是形式,真正要打响“开门炮”,赢得“开门红”应该是:第一个工作日准时到岗,各就各位,各尽其责,尽快转入到正常的工作状态之中。从第一天上班开始,就开好头,起好步,以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禁放“开门炮”,起到很好的表率作用,红色垃圾的总量有所下降,说明主动不放“开门炮”的单位多了。希望其他单位也能如此,认认真真做好工作、踏踏实实为百姓做实事,这才是打得响、受欢迎的“开门炮”。

事故

鞭炮没点就炸了 左手被炸稀烂
  初七上午,记者在中心医院手足外科病房见到于大哥时,他正痛苦地躺在病床上,“这年过得,正好年三十住医院了。”于大哥说,自己因放鞭炮不注意安全,炸伤了手。
  51岁的于大哥,家住庄河青堆子,按照农村的习俗,除夕早饭前要放鞭炮。于大哥回忆说,当天早上,他在一堆鞭炮中挑出几个比“二踢脚”还粗、威力还大的鞭炮。于大哥把数个鞭炮摆成一排,两个鞭炮之间相距不到20厘米,每放一个就过去把下一个扶起来。“之前放了好几个了,都好好的,谁成想最后一个出事了。”当于大哥拿起最后一个准备燃放时,鞭炮却突然炸开了。事后,于大哥分析,肯定是放前一个鞭炮时,火花喷溅到下个鞭炮上了。
  “当时左手顿时血肉模糊。”家人立即开车将于大哥送往大连市中心医院。经诊断,于大哥左手食指靠近手掌的远节多发性骨折,近节的皮肉被炸飞露出指骨,大拇指和手掌间有一道大口子,肌腱断裂脱位。医生为其进行了手术,用钢针将手指关节复位。“关节没有大的损伤,复位后,如果恢复得好,并不会影响手部正常功能。”主治医生郑志强说,下一步手术可以对指骨进行植皮,能够保住手指,不过患者却要求截手指。
  记者了解到,今年春节期间,市中心医院接治了3名因燃放鞭炮炸伤的患者,比往年同期的患者少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