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海鲜上桌前在这里熬通宵

当你品尝了摆在餐桌上那一道道味道鲜美的海鲜后,你可曾想过,眼前这条愉悦了你舌尖的黄花鱼,是怎样从大海的怀抱中“游”上你的餐桌? 22晚上,记者8个小时全程体验了一次生活在黑嘴子的耕海者的“夜生活”,体味了鲜美背后隐藏的那些不为人知的艰辛。

背景

  大连向海而生。海,是大连人生命的原场,生活的底色,更是这座城市自诞生以来最重要的发展的支柱和舞台。数字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市实现海洋经济总产值1040.9亿元。数字的背后,是无数与海为邻、以海为生的鲜活的面孔。他们平凡,他们所从事的职业甚至鲜为人知,他们中有把无数海鲜送上百姓餐桌的渔民渔贩,有探珍的潜水员,有晒盐的工人,有海上架桥的建设者……因了与海的关系,他们可以称之为“耕海者”。

凌晨3时,位于黑嘴子的水产品交易市场或许是这个城市、这个时段最忙碌的地方。摄影记者曾智

19时45分:浓烈的鱼腥味儿

市场内的商贩,忙起来既是老板又是力工。

  在批发鱼类的501大厅外,四五辆红色集装箱货车已等候在门前,鑫盛水产的总经理张龙正在指挥车辆进入大厅卸货。“渔船是傍晚停靠到旅顺岸边的,今天来了3000多箱,有刀鱼、黄花鱼、鲅鱼、偏口……后半夜还有两艘渔船要靠到黑嘴子码头。”连续多年荣获全国水产50强的一级批发商张龙不停地接着客户的电话,他告诉记者,“昨天零敲碎击只休息了四五个小时,在黑嘴子干了十几年的水产品批发,几乎每天都是这个节奏。”每年出差到农业部颁奖晚会领奖是张龙感觉最放松的时刻,“不用熬夜,不用接待客户,说白了就是不用劳力劳心,身体都跟着轻快起来。”

20时17分:卸鱼工的腰酸背痛

难得空闲,抓紧眯一觉。

  20时刚过,集装箱货车进入大厅开始卸货,四五位身强力壮的卸鱼工交叉站成一排飞快地传递起一箱箱刀鱼,等候在大厅门口的二级批发商们立即围拢过来,静候分鱼。半个小时后,货车空了一半,四五百箱刀鱼整齐交错地摞在地上。在记者的要求下,卸鱼工小李递来胶皮手套,记者亲身体验了一把卸鱼工作。一箱,两箱,三箱……十箱,到了第十五箱时,记者已感觉到腰酸背痛,到了第二十三箱,肩部已经没了知觉。小李告诉记者:“一箱鱼有二十六七斤,再加上盖在上面的冰块,每箱都有三十多斤,一车鱼卸下来,经常连抬胳膊吃饭的力气都没有。”

  全车900多箱全部卸完后,专门负责分鱼的小郭开始过秤,“最多时一晚上一万多箱吧,鱼多时得分到下半夜两三点钟。

22时27分:湿冷的空气钻入身体

  22时27分,向治水产总经理王颖分到了几十箱刀鱼,运回自己的摊位后,她用沙哑的声音告诉记者:“你听我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每天一进黑嘴子,嗓子就哑了。”转行干了四五年水产二级批发商,王颖穿了一身厚厚的衣服,“这里特别潮湿,很多人都因此患上了风湿病,年轻时还感觉不到,岁数大了关节疼得要命。”保持鱼类新鲜的冰块开始融化,地上的水越积越多,一股湿冷空气从地面钻入身体。

  这四五年,王颖的生物钟已经完全颠倒了,每天晚上七八点钟来到黑嘴子等待分货,十一二点外地的客户开始从她这里进货,下半夜两三点,本地客户就上来了,凌晨五点开始扫尾收摊,离开黑嘴子时已是次日早上的七八点钟。

零时11分:嘈杂的讨价还价声

记帐随时随地。

  23日零时许,随着一级批发商们将海鲜分给二级批发商后,黑嘴子的几个大厅内灯火通明,进货的商贩越聚越多。踏上大厅中部的休息区向下望去,灯光下遍地的人,遍地的鱼。张龙告诉记者,每天鱼市的交易量至少有几十万斤,大大小小的鱼贩上千人,市场质监部门也会在此时进行抽查。来此进货的我市某海鲜市场的鱼贩老刘紧盯着落地秤的刻度,记者凑到近前,老刘正与批发商讨价还价,“七块五吧,都好算账,都是老客户了,下回给你找找不就完了吗。”批发商回应:“老刘啊,就因为是老客户,我都不挣你钱啊,你别讲了,我七块六给你吧。”生意成交后,老刘告诉记者,“马上就过节了,所以早点儿进货,平常日子都是两三点钟来,今天提前了,怕别人早来把好鱼拿走了。”

2时22分:无法坚持的困意袭来

  凌晨2时许,记者强挺着的精神状态已开始接近崩溃边缘,转至贝类大厅。了解记者的来意后,正在归拢大海螺的王师傅笑道,“有点儿挺不住了吧,这很正常,你别看我们这些人现在精神头儿挺足,刚开始干的时候,一过11点就犯困,特别是过了下半夜1时,脑子都不转了,你看那位老哥,已经打起呼噜了。”顺着王师傅的手看去,一位40岁左右的男子仰面坐在傍边的椅子上睡得正香。

5时12分

  凌晨5时,鱼贩渐渐退去,大厅内逐渐冷清,批发商们开始扫尾、清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射进来,黑嘴子此刻沉寂下来,静待着的是下一个夜晚的精彩。

从海底到船上辛苦着快乐着

  当了8年海碰子,如今的石敬攀已经积累了一些财富——今年,他花了60万元在海岛上全款购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门头房,并开了一家烤肉店。“我31岁了,在这行里已经很不年轻了。不过,我还想再干几年,直到干不动为止。我有一个梦想,就是攒几年钱给儿子一个更好的教育环境。”如今,石敬攀已经是一名4岁小男孩的父亲,他希望几年之后,能把儿子送到大连市内念书。 详细>>

拿着清单捕捞不再与海搏命

  潜水员、水鬼、海碰子……在大连,有这样一个与大海最亲近的群体,他们被外界加诸了许多标签,但其真实的生存态却似乎始终笼罩在一层神秘面纱下;高收入、高风险、职业病……隔着一层窗户纸,我们对“海碰子”这个鲜为人知的职业有着各种不同的认知和猜测。

  “现在,獐子岛上的海碰子已经是第四代了,与当年为美国总统尼克松捞鲍鱼的第一代海碰子王天勇他们相比,如今的海碰子不再‘与海搏命’,他们开始懂得与大海和谐相处,多了一份融入,少了一份对抗。”大连獐子岛渔业外宣部主任孙坤说。详细>>

胖人当不了海碰子

  “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海碰子,首先,你得身体健康,此外,胖子不太适合当海碰子,因为胖子更容易得潜水病。此外,年龄大的人干不了这个行业,獐子岛的海碰子很少超过35岁的。”38岁的杨勇告诉记者,他之前也是一名海碰子,但过了35岁之后,就明显感觉潜水时体力不支。而且,在公司组织的每年两次的体检中,他还被检查出胯骨有阴影,而这正是“潜水高压症”前兆,最严重的后果将是骨头坏死。详细>>

为了我们舌尖上的鲜

他们在腥中摸爬滚打

  下半夜,灯火通明的黑嘴子水产品批发大厅内,交织着一种气息,或劳累、或饥饿、或湿冷、或困顿,热闹中透着些许无奈。

  忙完上半夜,有些批发商在等待买主时,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期许;有些商贩则在附近的饭店买来了饭菜,就着浓浓的鱼腥味儿解决辘辘饥肠,他们不在乎饭菜的口味,而是为了填饱委屈的肚子。大厅内有一个小卖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卖得最好的三种商品是香烟、咖啡和红牛饮料。“提神醒脑”是这个夜晚无法抹去的关键词。

  本就潮湿的大厅内,到了下半夜更是温度骤降,若不是接踵摩肩的人们呼出大量的二氧化碳,不知洒落在地上的冰块多久才能融化。地面上,融化的冰块被车辆和人们踩踏之后变成了沙冰,很多商贩利用此时在地上拖行鱼箱,省下了一笔运输费。记者北斗

观察:他们的行走盘活了市场

  占了大连水产品消费市场80%份额的黑嘴子是一个海鲜的世界,也是一个鱼贩的世界,每天千余吨的交易量不但供足了大连市场,也供给了东北市场。在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下,有一个特殊的人群却往往容易被人忽略,他们是市场中的针线,他们的行走轨迹盘活了海鲜市场。他们就是忙碌于海港与市场、摊贩与摊贩之间的货车司机。

  据黑嘴子水产品批发市场门前停车场的谷师傅介绍,每天进出市场的车辆有三四百台次,整个夜间几乎没有停歇,“抬杆、放杆,微面、小货、大货、集装箱货车,多大的车都有。”谷师傅告诉记者,“司机们的技术都很好,你看里面地方不大吧,肯定没问题,怎么着都能停好卸货。”

  刚从旅顺接货归来的货车司机大徐开着集装箱货车进入大门,沿路来到501号大厅门前,简单与商贩沟通后,干净利落地几把轮便把偌大的集装箱货车开进了相对逼仄的大厅。大徐告诉记者,自己送货已有6年了,对车、对大厅都非常熟悉,“多大的挡能进去,我心里有数,你得躲开人和鱼箱,还要留出卸货的地方。”大徐每天几乎都会跑一两趟旅顺,一趟货七八十公里,得一个小时。“一般从下午就开始准备,忙活到半夜,赶上有船临时靠岸,一般要忙到下半夜两三点钟。”

  与大货车司机相比,辗转于摊贩之间的平板车司机显得更加忙碌,他们穿梭于市场内部,或电力,或人力,来来回回搬上搬下,就这样,忙碌时商户们还经常找不到车。李师傅告诉记者:“一晚上能拉个三五百箱吧,我们一般有固定的几家客户,有时也临时帮别的家拉几车。”

  下半夜1时许,记者来到黑嘴子码头,有两艘渔船正在卸货,一艘往大货车上卸,另一艘往五六个平板车上卸。可能由于劳顿,大货车上的司机靠在椅背上小憩,听到了记者照相的声音,他睁开了睡眼,定了定神冲记者笑了一下,打起精神准备运送最后一趟货。  记者北斗

 

感言

离开黑嘴子8小时后,坐定电脑前准备写稿,翻开采访本,一股鱼腥味儿“倏”地呛进了鼻孔。回想起早上离开黑嘴子回到家中,浑身散发着鱼腥味儿时家人皱起的眉头,心中不免有些难过。与那些每天与海鲜摸爬滚打的耕海者相比,这一夜的经历又算得了什么?为了我们舌尖上的“鲜”,他们接收了多少的“腥”,在我们品尝着美味海鲜的夜晚,他们又在怎样透支着自己的身体?一位批发商如是说:“我承认我做水产品挣了些钱,但我还是羡慕你们的生活,你们光鲜亮丽着,你们黑白分明着,你们身体健康着。”记者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