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
  [编者按] 2月9日(农历正月初七),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播放了纪录片《远去的渔村》,讲述了大连日报社摄影记者王大斌坚持10年时间用照相机记录大连城中村——石槽村的变迁,让大连人又重新开始认识这个已经有200年历史的小渔村。如今,石槽村的外景基本上是消失了没有了,剩下的是一片工地,但对于石槽村来说正好是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个缩影。石槽村的变迁也是大连市城市化建设的一个缩影。
 [人物]王大斌:10年影像记录渔村变迁
  2月15日(正月十三)是传说中海神娘娘的生日。大连日报社摄影记者王大斌背着照相机早早就来到了石槽村码头,等着拍摄渔民们的祭海仪式。傍晚时分,渔民们带着海灯、鞭炮等来到了码头。见到王大斌他们都主动过去与其打招呼,因为在这些渔民的眼里,王大斌早就是这个村里的“御用”摄影师,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红白喜事,王大斌总是随叫随到…… [详细]
  [链接] 王大斌小档案
  王大斌,1959年4月出生,汉族,长海县人。高级记者,毕业于辽宁大学历史系,现任辽宁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大连摄影家协会主席,大连日报社摄影部主任……[详细]
 [走访]石槽村,有人守望有人告别
  见到石槽村原居民老杨的时候,他正坐在岸边一条破旧的渔船上和王大斌唠家常。他说,这个冬天他都猫在家里没有出海。因为,这个冬天太冷了,再者是现在的海域有些“穷”了,出次海连油钱都赚不回来。老杨摇摇头说:“反正岁数也大了,干不动了。再过两年我就彻底不出海了,也真正当回城里人,好好享享福。”…… [详细]
  [链接] 石槽村的美丽传说
  相传在很早以前,老虎滩只有一个小小渔村,村里住着一个善良勇敢的小伙子,名叫石槽,以狩猎为生,他经常帮助村民消灭豺狼虎豹的危害,使这一带乡亲们过着和平幸福的生活…… [详细]
 [展望]琥珀湾,将成大连的新地标
  石槽村是大连城市化后市区范围内保留的最后一个小渔村,上个世纪90年代才因南部景区规划被迁走,但石槽村的环境却依然保留着。这里海上有峭岩陡崖、礁石和沙滩,岸边有山坡草地和茂密的树林,显得寂静而又安宁。如今,这里正在进行新的规划与开发,并且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琥珀湾。据开发单位的工作人员介绍,之所以取名“琥珀”就是因为琥珀极为珍贵而且罕见。琥珀湾,在大连最秀美的海岸线傲然而建,成就大连最具价值、绝无仅有的高品质居住地…… [详细]
  [链接] 关于“石槽”的三段记忆
  离老虎滩不远的小渔村“石槽”,作为最后一个“城中村”在城市建设的车轮中,已经渐渐远去了。但关于石槽村的记忆,却依然清晰……[详细]
 [视觉大连]石槽村的记忆
  大连东南近海有一个比大连建市历史长得多的渔村“石槽村”。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方圆不过2平方公里,人居80多户。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以海为生的几十户朱姓和孙姓人家演绎了200多年的历史。
  在石槽村人的记忆里,祖先是拖着长辫子的,打官司需步行去30公里外的金州。石槽村安居大海一隅与都市隔山相望,以顽强的生命力伴随大连百年历史,石槽村人不受都市生活的诱惑,以打鱼、海上养殖为生,创造了独特的都市里的村庄,石槽村因此成为大连颇有知名度的渔村,近代史上大连周边虽经战乱,但石槽村人却固守在这片土地上,顽强地繁衍生存,直到跨入一个新的世纪。
  光阴如梭,当人们兴高采烈地欢庆世纪之交的时候,石槽村却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不是因为灾害,更不是因为战乱,而是大连经济建设的迅猛发展促使石槽渔村重新定位,在动迁规划中石槽将变成一个新的旅游度假区。同当年的“青泥洼”一样,石槽村已成大连建设发展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仿佛是一个世纪的终结,石槽村就这样留在人们的记忆中,成为大连人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风景。有人说,石槽村离都市太近,早就该拆迁了,都市里怎么能有渔村呢?也有人说,保留渔村特色,发展特色旅游是石槽村的最佳选择。不管怎么说,石槽村需要改观,至于如何规划,见仁见智,各抒己见,石槽村融入都市已成大势所趋。
  石槽村人有着特殊的“石槽”情结。当他们搬进高楼成为城市人的时候,心里依然惦记着这里的一山一水和一草一木,一有闲暇,老人们便会重返石槽村,这里走走,那里看看,关心养育了他们的一方水土,关心石槽村的发展变迁…… [详细]
编辑:陈艳琳 电话:82560883
大连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