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工难愈加撬动跳槽者的热情 换工作大家更在意啥?

  “能谈谈离开原来单位的原因吗?”面试官刘阳先是考察了对方的专业知识,然后直接问了这个问题。这位30多岁的择业者很坦率,“我希望有更多提升的机会,就是想往上爬。原来的平台管理方式不是很好,我只能跟上司接触,却不能与上司的上司进行接触和交流,我做的许多工作,上司的上司看不见,心里感觉不是很舒服,此外薪酬也没有达到我的满意,年终奖给了不到两个月的工资,这一点我也不太满意。”
  “眼下正是跳槽高峰期,人们换工作的原因多种多样。”这位招聘者告诉记者,30岁似乎成了一个“分水岭”,30岁以下的跳槽者更多是因为薪酬,而30多岁的跳槽者更多关注发展空间、稳定性和公司能给他的提升空间。前天的一位面试者原本提出的期望薪酬是年薪20万,可是因为看中公司的发展机会,他自己降低了标准。
  一位资深人力资源专家告诉记者,30岁以下的跳槽者大多不够成熟,对薪水比较看重,看到同学比他赚的多就盲目地跳槽;而30岁以上的跳槽者更关注自身增值速度,更看重这个平台给他带来的资源和权限的增值,而不是仅仅薪水那么简单。此外,还有一些跳槽者是难以忍受原来企业的企业文化,感觉工作压力太大,希望有一个更加轻松的团队,因为工作的目的就是更好的生活。2011-03-03

待遇一涨再涨为何仍难留美发助理

  眼下,对于美发店来说应该是淡季,可你要去美发店消费仍需排队等待,“缺人,尤其缺美发助理”成了美发店店主们最闹心的事儿。
  胜利地下一家美发店门口张贴的招聘美发助理的启事从年前就贴上了。店主告诉记者,直到现在,一个合适的也没招到,来应聘的也不多。“这个行业有句话:十个来学九个跑。年轻助理大多不会在一个地方呆久,流动性特别大。”店主春天介绍,为了留住人,该店对助理的待遇也是一涨再涨。记者随后又采访了多家美发店店主,反映大多一致。究其原因,一部分店主认为现在这些美发助理中大部分人比较浮躁,不能长时间安于这份工作;也有的店主承认该岗位劳动强度大,收入与之不匹配。
  “每天都是洗头、扫地、帮助客人收取随身物品,特别枯燥。”曾做过美发助理的小袁现在经营一家服装小店。他在一个美发店干了一年多,因为每天所接触的内容一成不变,又听说有人都干了6年,依然在助理的位置上徘徊,觉得自己耗不起这青春,决定还是趁早转行为好。“成长期漫长”是大多数美发助理中途放弃的原因。2011-03-03

应对用工荒从留住“农二代”开始

  在当下“用工荒”的语境下,如同“候鸟”般随父母迁徙的“农二代”学生返校情况如何?
  我市“农二代”学生另一个突出特点是:由于不少人从小学一年级起已经随父母迁居大连,从此“扎根”的学生越来越多。这部分生源可以更快地融入城市学生群体当中,与城市学生相比,除了在生活习惯上略有不同,人际交往障碍、自卑心理等以往困扰“农二代”的标签已经远离了他们。从此定居,不再做“候鸟”,成了孩子们的普遍心愿。留住农民工,应对“用工荒”,从优化进城务工人员子女教育条件入手非常重要。2011-03-02

外向阳光、有经验和能力的毕业生更受欢迎

  前日,大连世界博览广场内,2011年春季人才招聘会如期进行,吸引了近3万名求职者进场洽谈。
  百度(大连)地区营销服务中心的展位吸引了很多大学生,他们在展板上没有列明专业限制,而只提到了“对网络感兴趣”,一位招聘人员告诉记者:“我们需要活泼外向、特别积极阳光的大学生,如果性格比较内向、不善沟通,即使是计算机专业毕业,我们也没兴趣。”辽宁工业大学的隋帅告诉记者,一上午的招聘会逛下来,她投了不少简历,“我有一个感受,企业重视经验大于重视专业对口。”
  “今年已有不少来自大连理工大学、大连海事大学、大连大学的应往届毕业生,给我们投来了简历。”王舒墨说,她负责的国际市场部门从事的是国际贸易项目,不过,对应聘者是不是专门学过贸易这点,不是很在乎,“贸易是一种经验科学,不需要科班出身。当然国际贸易要求你的外语水平得相当了得。踏实肯干、执行力强,跟着经验前辈认真学习,才可能在某个领域真正入门,培养出自己的人脉和资本。” 2011-02-28

带回100个新工人,奖2万元

  在招工难持续蔓延的状况下,一些企业开出的条件越来越新鲜。
  一家水产食品企业在承诺提高工资的同时表示,在本企业工作一年以上者,可享受工龄工资;干满3个月,报销来厂路费;返厂老工人每带回来一个新工人,前5个月每月奖励50元,并在年底一次性奖励200元;全年满勤奖1000元。一家新成立的服装厂前来招聘熟练机台工,开出了月工资2400元、工作一年者年底奖励1000元、工作满5年者奖励5000元的条件。求职者上前询问 “加不加班”,招工人员连忙摇头“不加班”;“来我们企业吧?” “我们再考虑考虑”。望着求职者远去的背影,这位招聘人员告诉记者,“现在的年轻人都怕加班,要求也多,不好招啊!”2011-02-28

用工企业、找工农民工、政府牵线

  •   2月22日,大连西城重工有限公司,硕大的厂房内人烟稀少,车间里堆满了亟待加工的重工配件。
      春节前这里生产工人近百人,从正月初八开工到现在,只有不到40人回来上班。该公司瓦房店分厂平日工人不下40人,目前只有4人。

  •   在解放广场劳务市场内,记者注意到,一些农民工长时间找不到活干。这里有很多90后农民工,他们对岗位要求有自己的想法,不仅考虑薪酬待遇,更希望从业岗位对自己今后的发展有帮助。但是,这些新生代农民工又不乏缺少专业技能和工作经验者。“眼高手低”,心理预期过高,使他们在大量的低薪工作前观望。

  •   一面是企业急等用人开工,一面是务工人员“找工难”,供需双方面临着“用工荒”与“找工难”的尴尬境地。24日,农民工专场用工洽谈会在大连市总工会困难职工帮扶中心举行。此次活动直接为来连农民工就业牵线搭桥,现场有近百家的用人单位发布了用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