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连小人书收藏界,阎峰樵是一个人人皆知的名字,由他绘制出版的小人书有二十余本,是大连最多产的小人书画家。有辉煌有落寞,作为那一批老作者的代表人物,阎老人生的起承转合恰恰折射出了小人书的发展历程。
少年:画第一本小人书拿到“巨额”稿费
   阎峰樵小时候家里经济条件有限,他就去菜市场帮人推人力车,一趟一毛,领到钱的第一时间就往书店跑。他还照着书临摹,画完之后,还要用线装订上,就这样,阎峰樵自己“出版”了二十多本小人书手抄本。15岁投稿成为了大连日报的美术通讯员,初中毕业后,阎峰樵成为了旅大运输公司的一名宣传干事,同时担任大连日报的业余美术编辑,经常是下班后饿着肚子直接赶到报社画插画。1958年,报社接到一项绘制小人书的“任务”,并派给了阎峰樵。“这次让我拿到了一百元稿费,当时一个月的工资才二三十元,真是笔巨款啊。”
青年:创作高峰没有稿费却收获声望
  阎峰樵的名气越来越响,上世纪六十年代,常有外地出版社慕名而来请他创作。“当时的创作就是‘任务’,不仅没有稿费,就连署名也不能用自己的真名”。1976年,阎峰樵正式成为了大连日报的美术编辑,“文革”后,他仅出版过两部作品。“读者更渴望看到政治题材之外的作品,学院派画家也被重新启用。”阎峰樵逐渐淡出小人书的作者行列。
晚年:重拾画笔要为自己留下纪念
  2006年,当第一位“连友”慕名找上家门,并请他在自己的作品上签名时,阎峰樵十分惊讶:“当年八分钱一毛钱的书,现在居然能卖到上千元?”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作品已随同小人书收藏热而身价倍增。如今在阎老的家中,当年成堆的书稿已找不到踪影,画了一辈子什么也没留下。而就在今年,大连连环画收藏协会会长勇本忠以出版策划人的身份找到阎老,请他重新出山绘制《高山下的花环》,阎老欣然答应,“得为自己留下点儿东西”。
  然而,重拾画笔对于这位73岁的老人来说并不容易,多年伏案作画给他的视力带来了无法修复的损害,“左眼1200度,右眼稍好些,所以常常把人脸画偏,只好一遍遍地重画。”老人以一天一幅的速度画着,并期待着自己的作品再次出版的那一天。  
  在大连的小人书收藏界,44岁的勇本忠堪称骨灰级“连友”。自98年涉足小人书收藏至今,他的藏品最多时达三万多册。目前,勇本忠不仅经营着连环画专营店,还是大连连环画收藏协会的会长,每年会组织一次连环画交流会,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连友”一起交流、鉴赏、淘宝。
儿时记忆是“连友”的收藏动力 
  在双联连环画专营店的书柜上,按出版时间、作者等标准分类摆放着数百本小人书,售价从二三十元到四五百元不等。每本书上都整齐地套着塑封袋,主人的珍视程度可见一斑。其实,勇本忠涉入连环画收藏纯属偶然。1998年的一天,他无意间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卖连环画的地摊儿,儿时的记忆被一下唤醒了……那次在地摊儿上的偶然邂逅,勇本忠仿佛找回了失散多年的老朋友,他开始有意识地四处淘书,并于2004年经营起了古旧书店,后定名为“大连双联连环画专营店”。“其实,这个书店并不赚钱,之所以经营它就是为了给‘连友’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勇本忠说。
小人书价格还很理性
   据勇本忠介绍,我国的小人书收藏市场起步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因门槛低、群众基础好等特点发展迅速,最近一两年更是快速升温。相对于北京、上海、天津等城市,大连的小人书收藏市场起步较晚,正处于逐渐升温和成熟阶段,收藏人数也在逐年增长。目前大连连环画投资和收藏者合计已超千人,刚刚在大连结束的全国连环画交流会上成交额已经达到六十多万元。
“目前看,小人书的市场价格还在理性范围内,几乎不存在泡沫,未来十年都不可能崩盘。”勇本忠对小人书收藏市场抱乐观态度,同时也给那些持纯粹投资意识的人提出了忠告:“由浅入深,量力而行,最好先从专题收藏入手,逐渐积累知识和培养兴趣。同时还应注意,只有那些品相好、存世量少的珍品才有投资价值。”
只买不卖渐现有价无市
  在从事小人书收藏的十几年时间里,勇本忠的藏量最多时达到三万余册。现在他已经进入“求质不求量”的收藏阶段,为了提高收藏品位,他对藏书进行了一番“洗牌”,那些存世量大、品相差的小人书被他送人或转卖,另一批品相好、版次佳、价值大的书被收入囊中。事实上,陈列在书店内的小人书只是勇本忠现有藏品的一小部分,在另一处私人“藏书阁”中还有两千多本精品,只供他自己把玩,并不出售。“舍得买却舍不得卖”,这几乎是所有“连友”的共性,“那些品相好的名家之作、获奖作品存世量本来就很少,是不可再生资源,好不容易淘到手,即便市场给出再高的价格也不舍得卖。”
  在“连友”这种收藏心理的作用下,小人书收藏市场渐渐显现出了有价无市的状态,老版精品连环画“一书难求”的现状促动一些出版社推出了再版再印的连环画,虽然价值不如原版大,但一些经典作品的再版本也具有很高的升值空间。近几年,勇本忠也以图书策划人的身份开始涉足连环画再版领域。
小人书品相标准
  十成品相:全书崭新、平整,封面封底无磨损、无折痕、无印章,如同未经翻阅。
  九成品相:全书基本崭新,封面、封底有自然磨损,有少数轻度折痕,无笔痕,可有图书藏书印章,有原灰,但可除去,除灰时不损坏书。
  八成品相:封面、封底有不能除去的轻度污迹(如汗渍、锈迹等),书边、书角微损。
  七成品相:封面、封底有中度磨损,无缺角,无破损,内页较干净、平整,有部分卷角,有个别字迹,但不能有圆珠笔、签字笔、彩色笔等笔迹,亦不能有明显污迹。
  六成品相:封面、封底失去大部分光泽,有明显的疤痕和角位受损,有明显的污迹或刻意的修补,但不能缺皮少页。
  五成品相以下的,除非罕见或作为资料备存,否则无收藏价值。

  老版珍品“一书难求”的现状,让一些出版社和图书策划人看到了市场空白点——老书再版。近几年,以人美、上美为代表的几家老牌美术出版社陆续再版了一批昔日受读者欢迎的连环画,如王叔晖绘的《西厢记》、尤劲东绘的《人到中年》、沈尧伊绘的《地球的红飘带》以及贺友直绘的宣纸本《山乡巨变》等。由于再版数量仅有几千册,一上市几乎当天就售罄。
再版小人书粉丝全都是大人
  新华书店里,与那些供人随意翻阅的书架不同,大厦一隅的三个“经典收藏连环画”柜台却乏人问津,近五百种连环画在这里享受着封闭式的“特殊待遇”。导购员王艳波负责这个专柜已有近四年时间,每次有读者想购买连环画,都必须请她先“开锁”。书店这样做不仅是出于防盗的考虑,更是有保护书籍的目的,因为购买连环画的读者对书的品相十分挑剔。“在我这里购买小人书的读者大约有三四十人,多是60后、70后,其中有几位隔几天就会给我打电话询问是否有新书到货。”在王艳波的眼中,这些大人对小人书的痴迷程度十分“可爱”:“在翻书前不是先洗手就是带上手套,一页一页地翻,一看就是一天。就连和他讲话都得特别小心,因为他怕口水玷污了书页。”
一次性购买千元的大有人在
   据王艳波介绍,图书大厦在售的小人书大部分都是精装本和收藏本的套书,售价从几百元至上千元不等,单行本的定价也都在二三十元左右。其中最贵的一套是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宣纸版《水浒》,共26册,定价1800元。面对价格不菲的小人书,“连友”表现得十分慷慨,“一次性购买上千元的大有人在,除了喜爱还有收藏的目的,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在网上购买打折书,觉得不亲手翻看,品相难以保证。”在中山广场工作的60后孙先生就是王艳波熟识的读者之一,他经常利用午休时间来图书大厦淘书,现在家中藏品已有四百多册,其中大部分都是再版连环画。“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连环画,家中也有一些老版藏品,但很多套书都没有收全。自从在书店发现再版连环画之后,我便开始有意识地购买,希望能弥补一下童年的遗憾。”孙先生说,在他的带动下,女儿也开始迷上了连环画,四大古典名著全都看了一遍,小人书已经成为了他亲子阅读的首选。
  与孙先生单纯的怀旧情结不同,大部分“连友”的收藏动机都或多或少的融入了投资的成分,而市场也并没有让他们失望。据报道,2007年的一次民间拍卖会上,一本薄薄的50开、2003年再版的《穆桂英》小精装本以500元起拍,1000元成交;而一套包括《铁道游击队》在内的再版全套小精装本则以1.6万元的高价成交。“知名出版社出版、名家之作、获奖作品都是评价再版小人书价值的标准,此外,只有第一版第一印的再版书才有投资价值。”王艳波说。
资源枯竭让再版之路越走越窄
  市场的火爆回应,让越来越多的出版机构投入到了再版小人书的行列,这其中也不乏文化公司和出版人。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目前小人书再版现状如何?在大连连环画收藏协会会长勇本忠的介绍下,记者电话采访了远在昆明的连环画出版策划人黄昆仑。
  “我们的团队大约有四五十人,分布在全国各地,目前总共策划出版了10多种小人书,总发行量在三万册左右。”黄昆仑口中的“团队”成员全都是“连友”,他们的关系并不能定义为商业合作伙伴,因为大家都不以赚钱为目的,而是抱着玩票的心理,“我们都有各自的工作,出版小人书只是兴趣所在”。与掌握着丰富资源的大型出版社相比,私人再版小人书所走的路相对曲折和艰难。“首先要找到作者或作者家属,取得其授权,联系大型出版社审核、合作出版,最后再找个体书店进行销售。”据黄昆仑说,这样一圈走下来,扣除需要支付给作者的稿费和出版社的费用,最后的结果经常是“不赔不赚”。
  尽管小人书收藏热度多年不退,但黄昆仑并不看好再版市场。据他介绍,1949年至1991年之间出版的小人书大约有49980种,其中的精品不足2000种,资源本身就十分有限,再加上原稿流失严重和各大出版社的重复再版,有再版价值的好资源已消耗殆尽。“目前全国大约有几万名‘连友’,收藏能力十分有限,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值得收藏的已经差不多都被收入囊中,家里的书堆得已经放不下了,怎么可能再买新的呢?”此外,在“只进不出”收藏心理的作用下,小人书收藏市场已经呈现出有价无市的状态,原本就比较固定的收藏人群也在逐年萎缩,“小人书的再版之路已经越走越窄了。”黄昆仑说。
 
 
 

 

小人书的前世今生

文/于泓
  早在西汉时期,连环画就开始扮演艺术诠释者的角色。那时,连环画的鼻祖诞生于马王堆汉墓的漆棺上,该棺共四层套棺,中间两层的黑地彩绘棺和朱地彩绘棺上绘有成组的神怪,藏着不同的故事,“土伯吃蛇”、“羊骑鹤”就是其中两组。连环画与棺椁同在,似乎有些不雅,但却能成为上千年的印记保留至今,也不失为一种传奇。蛇、羊、鹤打出了江山,之后的两千多年里,这种画图叙事的方式开始流行,并慢慢积累粉丝。
  真正拿得出手的连环画直到19世纪末才问世。1899年,上海文艺书局出版社做了一件现在看来几乎是伟大的事情:它将石印本《三国志》画册推到世人眼前,并被业界公认为国内现存最早的连环画。从棺材到石印,连环画升级了,之后的演化中还夹杂着中国社会数次历史变革。连环画没有就此倒下,而是在不同时期屡现风华。
  民国时期,叶浅予的《王先生》、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以及连环画“四大名旦”赵宏本、钱笑呆、沈曼云、陈光镒等人的作品蔚为壮观。其中,赵宏本于1940年组织了连环画人联谊会,并协作绘制《嘉定三屠》等宣传反暴政、反侵略的连环画,同时创作出《阿Q正传》《爱迪生》等抽鞭似的作品。
  建国初期之后,连环画开始进阶似的发展,就好像数学中的抛物线,逐步逼近最高点。贺友直的《小二黑结婚》、王叔晖的《西厢记》、华三川的《交通站的故事》、许荣初的《白求恩在中国》、顾炳鑫与罗盘合作的《列宁在一九一八年》等作品名噪一时。
  这样顺风顺水发展了20多年,到了“文革”期间,连环画的发展遭遇瓶颈。古典题材被彻底摒弃,以阶级斗争为主的“文革题材”成为主流。直到“文革”后,《白光》《白毛女》《药》《水浒》《隋唐演义》等连环画作才陆续涌出。此间,更不乏《地球的红飘带》之类结合文学和绘画,坐在艺术价值前排的连环画。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刮起“小人书热”,题材广泛,画风多样,高峰期平均每天出版80余种。那时的小人书不仅让青少年痴迷,也是成人的主要文化食粮。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随着海外动漫作品的大量涌进,连环画逐渐失去了话语权,读者群变窄,出版与发行也逐渐萎缩。尽管创作和出版衰竭,但连环画收藏却悄然兴起。随之而来的是全国各地涌现出越来越多的“连友”,他们或是那个时代“小人书”的忠实读者,或是80后新青年,大家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和视角,欣赏着这门艺术。


小人书收藏有门道

整理/于泓
收藏首选:
  1.时间上越早越好。由于全国众多出版社已不再出版连环画,因此现存的连环画中,年代越久远的越有收藏价值。新中国成立前的尤为珍贵,其他依次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文革”时期、上世纪80年代等。年代愈早且能完整保存下来的因数量有限、十分难求,便愈加珍贵。
  2.最好系名家所绘。名家有刘旦宅、赵宏本、贺友直、顾炳鑫、王叔晖、华三川等。名家所绘者有艺术和收藏双重价值,一些著名画家如范曾、戴敦邦等当初正是从绘制连环画成长和发展起来的。另外这些名家绘制的作品多曾获得国家级大奖。
  3.版本早的更好。从版本上说,最初版的(第一版第一次印刷)是最好的,大都精心绘制、装帧优美。相对来讲,时间越晚、印量越大,收藏价值越小。
  4.品相完好的更好。和集邮一样,连环画十分讲究品相,要求封面封底俱全、内页保存完好、无明显污损。当然,如遇到十分难觅的作品,封面封底稍有缺损者还是应当留存。
收集方法:
  1.全集型。连环画题材广泛、种类繁多,因而全集型具有种类全、数量多、起点高、难度大等特点。
  2.专题型。可按不同题材、艺术、时期、作者或出版社区分。还可专门收藏同一题材的不同版本。
  3.专集“文革”型。“文革”作为我国社会发展的一个特殊阶段,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反映在连环画上,自然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30多年过去了,其存世量日渐稀少,有代表性的更加难觅。
  4.专集套书型。收集套书体现收藏规格,成套品种由于内容丰富、连续性强,往往为许多人所青睐,如《三国演义》(60本或48本一套)、《红楼梦》(16本一套)、《水浒传》(30本一套)、《东周列国志》(50本一套)等。


别让小人书失去亲民本色

文/于泓
  作为一名80后,我已没有小人书情结,我小时候的精神食粮都是《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之类的舶来品。记忆中,这种巴掌大的黑白小册子因为卖相平庸而被家中的女孩们嫌弃,而它们却是几个表哥争抢的至宝,还经常因“分书不均”引发战火。那时的小人书,题材十分宽泛,除了古典名著、民间传说,竟还出现了刑侦档案、都市爱情等抓人眼球的现代题材,因为价格低廉、包装简易,大多被人看过便随手丢弃了,有点儿大众快餐文化的意思。
  经过三十年的时间淘洗,如果没有这次深入的专题采访,我还以为小人书早已退出了图书出版的历史舞台。事实上,近几年再版小人书始终是各大美术出版社的出版热点,目前出现在市面上的再版小人书几乎全是知名画家的经典之作,《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东周列国》《隋唐演义》……小人书的艺术价值和文史价值开始被重新审视和认可。只不过,小人书再版之后的包装精致了,印刷精美了,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少则近百多则上千的定价实在高得让人咋舌。
  抛开投资价值不谈,如果我们仅仅是为了给孩子选购读物,又或只是想借小人书玩把穿越,重温童年时光,是否还能找到记忆中的那本小画册呢?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原本亲民的小人书穿上华美的外衣,注定被束之高阁,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就像非要把邻家女打扮成贵妇状,一定会让她失去最可爱也最可贵的本真,变得面目全非,高不可攀。
图片资料:

 



实习编辑:姜燕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