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门诊开了两年就诊不足百人
  “2009年开设戒烟门诊的时候,还以为前来戒烟的烟民会很多。”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方珊告诉记者,让她没想到的是,戒烟门诊开设了两年,前来就诊的烟民还不到百位,而且绝大多烟民听说戒烟不但要靠毅力,还要用药时,基本上都选择转身离开。“虽然现在很少有烟民前来治疗,但是我相信随着‘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条例的颁布实施会有更多的烟民来问诊。”
一周才来一个咨询的烟民
  5月19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经过引导护士的介绍,记者才找到设立在呼吸内科的戒烟门诊。
  记者在门诊室坐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总共来了10多位病人,但都不是来戒烟的。方珊介绍,“目前这个门诊接诊的戒烟患者非常少,他们都是因吸烟引起呼吸系统疾病后,才辗转到此门诊问诊。对于这些患者,我们会向他们提出专门的戒烟治疗方案,但是否采取戒烟治疗措施,必须取决于患者的主观意愿。”方珊说,开办门诊两年来,真正接受医学干预戒烟的患者并不多,很多时候一周才能接听到一位烟民的咨询电话。  
各相关科室协同作战应对烟民
  方珊坦承,戒烟门诊遇冷,除了宣传力度不够,烟民怕花钱之外,也有医生配置的原因。
  目前,我市有两家戒烟门诊都下挂在呼吸内科。“戒烟需要心理干预,而像我这样的呼吸内科大夫,在与病人的沟通上,不能像心理医生一样做得那么自如。”因此,方珊希望除了呼吸内科外,神经内科、心理科等科的大夫也参与进来,达到多学科合力推进的目的。她说,科学戒烟应该是三个方面:行为干预、药物治疗和心理支持。有的人靠药物在短期内确实戒烟成功了,但后来松懈了,一遇应酬场合或者不愉快的事情就又抽上了。因此,心理上的督促和疏导尤为重要。  
老烟民为健康和爱放下“烟枪” 
  戒烟真的很难吗?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方珊告诉记者,在医学上,烟瘾的学名是尼古丁上瘾症或尼古丁依赖症,是指长期吸烟的人对烟草中所含主要物质尼古丁产生上瘾的症状,所以戒烟也叫戒除尼古丁依赖症或戒除尼古丁上瘾症。在医学上,烟瘾(尼古丁上瘾症)当成是一种慢性病来对待的。吸烟的人都被当成病人来对待,因此戒烟也是一种医疗行为。 
为健康,老烟民戒掉24年烟瘾
  有24年烟龄的王老师已经成功戒烟4年。其戒烟的原因,他的回答很干脆:健康。
  王老师说,他染上烟瘾是在大学。走出校门后,王老师被分配到一家杂志社做编辑。香烟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好像是心理暗示:只有香烟才能打开思路,调动灵感。
   伴随着年龄一起增长的还有烟龄,王老师越来越觉得身体上的不适:每天起床后就要连续地咳嗽、咳痰,他患上了咽炎。
  4年前的一次重感冒让王老师下决心彻底戒掉跟随了自己24年的烟瘾。
    
为家庭,决不再碰触香烟
  “我的儿子4岁了,而我成功戒烟也有5年了。”李先生告诉记者,是儿子帮助他戒掉了烟瘾。
  儿童会经历比成年人更高的环境暴露,按每磅体重算,他们比成年人要呼吸更多的空气,也会吸入更多的污染物。再加上儿童好动、自我保护能力较差、免疫功能不健全等原因,使得他们最易受到污染物的伤害。不论儿童的年龄大小,“二手烟”都可能使他们的肺功能减弱。接触“二手烟”的儿童还特别容易患感冒和嗓子疼。年龄不到两岁的婴幼儿如果接触“二手烟”则比较容易患支气管炎和肺炎。美国环境保护机构调查,该国每年有15万~30万年龄不到1.5岁的婴幼儿因“二手烟”而患下呼吸道感染,其中1.5万人不得不住进医院治疗。 
“禁烟令”在公共场所遭遇实施难
  5月1日起,修订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正式实施。细则规定: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公共场所经营者应当设置醒目的禁止吸烟警语和标志,公共场所经营者应当开展吸烟危害健康的宣传,并配备专(兼)职人员对吸烟者进行劝阻……这意味着公共场所开始全面禁烟。
  但自5月1日禁烟令生效以来,20多天过去了,不少公共场所仍有吞云吐雾者,也未张贴禁烟标志。 
大型商厦效果明显
  酒店、宾馆、商场、医院等繁华的公共场所,大都张贴了“禁止吸烟”的警示牌。   “现在在候车室抽烟的人的确少了很多。”在北岗桥长途客运站负责保洁工作的刘姐说,只要发现有抽烟的人,上去劝阻他们都会很自觉地将烟掐灭。   在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门诊大厅和走廊里都有明显的禁烟标识和警示标语。“我们单位在禁烟方面一直做得比较好,为给患者提供一个好的环境,一些吸烟的患者和家属也比较理解和支持,比较配合医院的禁烟工作。”该医院一位医护人员说。 
茶楼、酒吧、网吧成重灾区
  走进友好广场附近的一家茶楼。几个年轻人正围坐在一起打滚子,每个人面前的烟灰缸内都存放着大量的烟蒂。而大厅内弥漫的烟雾呛得无法呼吸。当记者指着墙上“禁止吸烟”的警示牌询问服务员时,她说,如果不让吸烟他们根本就不在这里消费。
  随后,记者又走进一家网吧,虽然店内有明显的“禁止吸烟”警示牌,但依然有顾客旁若无人地抽着烟。
遵守“禁令”关键在自我约束
  记者又在一家大型商场里随机采访了十几位市民。但是,只有两名市民知道禁烟的新条例,而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已经实行了20多天的新规定。甚至有的市民认为新规定的实施并没有多少约束力,根本起不到很大的作用,还是得靠自觉。
“禁烟令”不具有法律效应
  虽然,今年3月10日卫生部颁布了《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要求自今年5月1日起“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新规已实施半个多月,但大连部分茶楼、餐馆、宾馆、KTV等公共场所仍然随处可见吸烟者,禁烟工作遭遇法律空白。对此,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海指出,之所以目前“禁烟令”实施得不好,主要是处罚条款不完善,导致法律、法规形同虚设。他建议,应该出台相应的配套措施,对违反公共场所禁烟规定的管理者和吸烟者予以相应处罚。
实习编辑:姜燕